第37章 0037. 白银隐修会
  • 原初猎人
  • 黑暗艺术大师
  • 2344字
  • 2020-02-27 20:56:26

4.25—6—PM6:40

沿海的别墅内,乔雅家纵使没有况泽语的城堡宫殿那么夸张,但也极尽奢侈。

大多时候为了工作方便,乔雅都住在城里的LOFT公寓,只是最近闹出了血疫的事,住在这种“偏僻”的地方会安全一点。

实际上,乔雅并没有上班和下班的概念,因为她工作不是为了钱,而是一种公益事业。

最让萨曼莎感到无语的是,这世界上大概再也没有比罗哲更加古怪固执的人了,由于罗哲没有地方住,虽然身怀巨款到处住酒店,但也过的是流浪生活,虽然乔雅明确邀请过让罗哲住进来,这别墅别说多住一个罗哲,再多住十个罗哲都不是问题。

但这个人脑袋似乎有问题,认为这是一种施舍,有缺陷的人才需要施舍,而他没有缺陷。

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罗哲是一个美食家,对各种菜肴的熟练度达到MAX,做菜不是加点酱油味精就完事了的,火候时机香料佐料以及一些听都没听说过的特殊厨具。

饮食男女人之大欲。

除了干自视甚高的律政精英以及和快死的人交谈以外,罗哲也就这点兴趣了。

由于没地方做饭,他买了各种各样的锅碗瓢盆放置到乔雅家里,并执意要给厨房使用费,最离谱的是这货白天跑过来做饭,晚上又回去住酒店,这操作真的让人有点窒息。

萨曼莎并不管罗哲的死活,这种人渣无论怎样都好,只是乔雅……她并不脆弱,远远要比任何人勇敢,但心肠太好了,没有自己的话,估计在即将到来的末世中,恐怕会不好过,自己已经被组织认为阵亡了,这样就好,至少守护这样的人到最后一刻。

罗哲面无表情的做着菜,虽然是开放式厨房,有着中岛,但油烟机的强力几乎是湮灭了油烟味。

乔雅坐在沙发上盯着罗哲入了神,从未见过他还有这样的一面,向来都是不近人情惜字如金的禁欲系那一款,居然会如此居家,其错愕程度完全不亚于你发现楼下天天下棋的地中海老大爷年轻时是职业杀手。

“你做的东西很好吃,如果连早饭也包了的话就太感谢了。”

乔雅发现比起罗哲做的东西,外面的都算不上好吃了。

颠勺的罗哲动作忽然卡顿一下,然后继续操作起来。

“我似乎没有这样的义务,一般来说这是关系在另一阶段才会做的事。”

罗哲平静说着。

“什么阶段?”

乔雅明知故问,要逗一逗罗哲。

把人的心房比喻说是门锁的话。

最强的锁,六亲不认。

最强的门,隔绝红尘。

可罗哲早已不是红尘中人。

“其实人的感情也是可以用数据来分析的。”罗哲平静说道:“世界上的确存在感情这种东西,非要分析的话,是可以用数值堆砌的,两个目标的关系想要进一阶段的话,一般术语称之为关系纽带,在两个对象一同经历什么并获得成长,通过纽带绑定到一起,从而达成命运共同体的错觉。普世观点把这种纽带称之为爱,不是很高明的见解,在共同分享一个秘密,或者是旅游,一起克服了什么难关,都可以达到这种效果,根据其事件的难度系数,也可以分析其所谓的爱有多深。”

乔雅整个人直接石化,不愧是……数据分析师吗?虽然自己也了解,但真的说出来就极其诡异,一个人怎么能无感到这种地步?

但是乔雅并不赞同,这太理性了,爱实际上是更感性的东西。

“那共同分享血疫的秘密,关于人类末日,文明倒塌的危机,这种事件难度系数算不算高?”

乔雅提出了一个送分题,尽管语气听起来是像学术探讨。

“这样么……”罗哲沉吟片刻,回答道:“实际上这其中还有着更为复杂的成因,如果我不告诉你上述的条件,有一定几率会进阶成另一阶段。除了关系纽带,还有一种东西叫做思考引导。比如说大人告诉小孩自己有多关心他,但这种直接给出结果的方式是会让人的心理产生拒绝的,从而产生不信任的裂痕。必须要大人做出相关的事情,并且保持不说,让小孩自己进行思考判断,这样得出来的结果,才会让小孩由衷认为大人是真正关心他的。”

就像你要告诉某个明星其实是一个很恶心的人,直接给出结果会让人主观上的进行否定,这时再拿出一些证据,也会认为是污蔑。但先拿出证据,并不说明星很恶心的话,他就会通过证据自己判断出这个明星很恶心,并由衷的认为。

乔雅再度石化,罗哲真的……绝了,某种方面来说他还是个育儿专家。

“所以说你告诉了我上述的条件,给出了我结果,感情实际上是这样的东西,即使通过关系纽带成为命运共同体的时候,也会产生心理上的拒绝,因为不是自己思考判断出来的东西。”

的确是这样,乔雅发现此时的罗哲没有那么居家了,只是一个皮囊好点的普通人,因为共同分享血疫这个秘密的关系进程被否定了。

“没错,是这样,就算以后关系纽带再进步的话,也会因为这个答案,而产生裂痕,永远也无法达到无知状态下所谓的完美。”

罗哲平静回答道。

“所以说我们算是彻底吹了……”

乔雅不得不承认罗哲说得很有道理。

“差不多是这样。”

罗哲把菜肴盛到了碟子里。

“其实没有那么复杂,以另一种逻辑来推断,在你说完上述这些话后,内心有没有后悔的成分,就能判断出你的感觉。”

乔雅质问道。

“完全没有,你呢?是否有感到气愤,关于我亲手毁灭了关系纽带。”

罗哲面无表情。

“完全没有,你只是一个经常找我拿药的瘾君子,不承认有心理疾病的自大狂,度洛西汀上瘾没有自控力的大笨蛋。”

乔雅平静说道。

罗哲:“……”

老实说,今天是萨曼莎人生中最难熬的一天,没有之一,就算是去砍砍狂化的怪物也比这要轻松不少。

松开了紧攒的拳头,萨曼莎点上了一支烟吸了起来,是的,差点忘记了,一个是连神也要恐惧的人,一个是连神也要超越的人。

萨曼莎只想让这两人直接原地结婚。

“那天来杀我的女人……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罗哲随口向萨曼莎一问。

“可能是白银隐修会的祝福道具,有着瞬间移动的效果。”

萨曼莎随口回答道。

罗哲直接被震到,打碎了一个盘子。

“你不是不能说关于你组织秘密的吗?”

罗哲就欲打开内在之眼,好好“盘问”一下萨曼莎。

“白银隐修会又不是我所在的组织。”

萨曼莎吸着烟。

“能整点阳间的东西吗?”

乔雅一时间接受不过来,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神,血疫,怪物,猎人,现在又是瞬间移动魔法道具,以及听起来像是邪教组织的东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