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0035. 西装暴徒
  • 原初猎人
  • 黑暗艺术大师
  • 2451字
  • 2020-09-01 18:30:53

4.24—5—AM11:30

两天后。

“有镍币没?”

狄狱叼着烟,翻了翻口袋没镍币后,向自己的小弟要着硬币,他总喜欢把事物的指称变得极其复杂,他把朋友唤作经常碰面的人,把领袖唤作能提出不一定正确的建议只具备参考价值的人。

或许也是和瓦解规训权力有关,不是对陈旧思想的迷信,需要的是“真知灼见”。

一个小弟拿出十多个硬币摊在手心上,狄狱只拿了一个。

然后……

他给超市外边的摇摇车投币,只能乘坐儿童的摇摇车并不能搭载成年人,他像鹌鹑一样缩在座位上,摇摇车极其吃力的摇晃起来,过程迟钝而缓慢,似乎是负荷过大的原因,本来播放的欢快音乐也卡顿嘈杂起来,似是儿童邪典。

狄狱一边坐着摇摇车,一边弹着烟灰,毫不在意路人的眼光。

互助会搜索觉醒者的指标他已经完成,就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事情会发展得如此顺利,仅仅只是宰掉了两个没有意志力抵御灵视的狂化怪物,并吸食了污秽之血,第三个就找到一个能控制内心潜在怪物的觉醒者。

运气太好了,要知道以往宰掉十几二十个彻底狂化的怪物,都遇不见一个清醒点的。

是的,狄狱的意象远远要比其他染血者更强大,几乎是碾压式的屠杀。

不仅是因为Phantom幻象,更是因为犯罪率飙升的原因,街上有些萧条,曾经的洛城别说杀人犯,就算是窃贼也很少,如今像是变成了罪恶都市一般,前几天甚至有人抢劫了珠宝店,并引起交通瘫痪,很多人除了正常上下班外都不敢出门。

饶是再没有危机感的人,都察觉到世界在发生什么变故,而网上已经炸开了各种各样的舆论,政府已经控制不住,屏蔽不过来了,但不能关闭互联网,那样的话相当于直接宣告末日。

各种舆论层出不穷,Phantom幻象是纳*残留搞出来的生化武器,会把人变成疯子,出现怪物幻觉的超级细菌,要毁灭世界。更有甚者认为现实本就是虚拟的,这是黑客帝国的世界,而现在人口太多,出现BUG了。

反正各种各样的传闻都有,还有异想天开者认为是灵气复苏,修仙的人要抓凡人去当炉鼎用,所以失踪人口暴增。就是没人知道真相,失去理智的怪物无法解答,觉醒者只关心自身,恐惧使得他们只想找到解药,而不是去网上冲浪。

今天绝对是薛绍北人生中最诡异的一天,甚至要比血疫都更加诡异,他不知道如何评价眼前这个坐着摇摇车的男人。

因为血疫的原因,薛绍北牙齿完全脱落,长出了鲨鱼一样的锯齿,指头中间生长出两栖动物的蹼,但外貌特征还像是人类,长相阴鸷,长头发扎成马尾,戴着金丝眼镜也藏不住神态中的残忍,若不是侵略性十足的表情,倒是称得上英俊。

“要说什么尽快,我已经忍不住要吃掉你了。”

薛绍北的牙齿增生着,皮肤上开始渗出血管,极力克制着渴血的冲动。

摇摇车的时间到了,狄狱意犹未尽的下了车。

“带你去互助会,你只需要签个字就对了。”

狄狱再度拿出一根香烟,几个小弟立马争先恐后的过来帮着点。

“啧……”狄狱扶额,抢过打火机,自己点上。

“互助会?全部是像你们这样的神经病么?”

再也克制不住渴血的冲动,他摘下了金丝眼镜。

咔!

像是蟾蜍的舌头突然弹出来再卷缩回去,即使是在大街众目睽睽之下,他开始吞噬了,但肉眼是捕捉不到这一幕的,薛绍北以比子弹还快的速度,脑袋瞬间变形成蒙古死亡蠕虫一样的血盆大口,把狄狱的一个小弟吞入腹中,然后再变形回来。

而狄狱的那个小弟像是人间蒸发一般,十分之一秒不到,就不见了踪影。

一切都是在电光石火间发生,像是那个位置上本来就没站着一个人。

薛绍北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脑髓中震颤着刚才吞下去那个人的记忆,他的一生,他的性格,他的经历,他的故事,都在脑海中以最为立体的方式呈现出来。

究极的愉悦似液体般流过四肢百骸,他爽得浑身抽搐癫痫起来。

而狄狱对于小弟被宰掉一点也不在乎,依旧是爽朗的开心模样,还剩下的三个小弟也全是面无表情。

“你希望我严肃一点吗?”

狄狱轻笑着说道。

“或许这能有助于我理解状况。”

薛绍北手指发抖的重新戴上眼镜,渴血的冲动有所缓解,心绪总算能平复一点,另一个人格在脑海中回荡,这种成为他人,也被他人融入的感觉,妙到毫巅。

“要不我杀个人吧,杀人能让你觉得我严肃吗?”

狄狱也不知道,每个人对严肃有不同的判断,对一些孬种来说,别人说话的声音郑重一点就算严肃。

“嗯……”薛绍北沉思了一会儿,目光看向一个女性路人,“那个人吧。”

砰!

一声枪响。

路人嘶嚎着开始逃窜,似乎是林子中被惊响四散而飞的鸟类。

后脑勺开了个血洞,跌倒在地,洞口流出血泊。

“我只是随便说说。”薛绍北认为自己能和这个人成为朋友,“你没有任何负罪感吗?”

老实说,薛绍北对自己刚才的行为极其自责,但这是没办法的事。

染血者已经是不畏惧警车的了,即使远处已经隐隐响来鸣笛声。

“杀NPC不会有负罪感的吧……又不是活人,只是符号,规训权力本身。如果连杀NPC都会犹豫的话,只能说是理性,太理性的。”

“理性永远是激情的奴隶,我们只需要冲动和真知灼见。”

这就是狄狱的哲学,他把手枪插进了牛仔裤中。

“很晦涩……”

薛绍北并不懂什么是规训权力。

“不过你说的很有参考价值,严肃……需要严肃,我要做的事需要这种品质。”

狄狱这样想着,穿西装或许能让人觉得严肃。

……

PM1:20

摆脱了警车后,某大型商场的奢侈品服装店内。

狄狱实在没有钱能买这么高档的西装,一套下来要好几万。

灰黑相间的竖条纹西装,暗紫色的领带,以及相搭的西裤和皮鞋,狄狱穿上去极有西装暴徒的风范。

因为没有钱,狄狱只好这样了,他不想抢劫什么的,自己不是那样的人。

他向老板下跪磕着头,磕得头破血流。

“求求你,求求你,给我这个贱人一身衣服吧。”

发自肺腑的卑微乞求。

他磕到头颅都开始变形,磕到面部都血肉模糊,磕到鼻血流成了血泊,洒了收银台一地,整个服装店被他的血溅射得像是杀人案现场。

而老板已经被吓成傻子,痴呆的站着发着抖。

薛绍北只觉恍如隔世,有一种超脱般的感觉,这个男人让他感受到了超脱。

是的,他不像是游戏中的NPC,他更像是玩家所操控的一个角色,没有被此世的规则所束缚,超越了这个世界。

狄狱如愿以偿的免费拿到了西装,歪歪倒倒的走着路,满脸模糊。

出了服装店后。

“老板人真好啊,送了我一套好衣服。”

狄狱爽朗的开心笑着,抹着脸上的血,几个小弟连忙递上纸巾给擦着。

“走吧,去互助会。”

薛绍北无奈笑着,真是个有趣的男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