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0028. 末路情人
  • 原初猎人
  • 黑暗艺术大师
  • 2304字
  • 2020-02-20 11:15:27

4.22—3—PM5:40

天还没黑完,建筑玻璃和红绿灯上都蒙着一层水雾,隐隐能倒映出不太明显的夕阳,在洛城这样高度发展的沿海城市,这个时间点正是人流量最多的时候。

即使高楼密集,但从外地来的人依然很难找到栖居之地,人口太多了,把所有的方格都挤得快要溢出,每个人都蜷缩在狭小的空间内过着两点一线的日子。

公车站台上,站着一对年轻男女,皆是高挑美型的款式,男人穿着铆钉皮夹克留着日剧男主一样的发型,女人则是中性化的着装,黑色高领毛衣衬着卡其色呢子大衣。

“你有见过禽类批发市场关鸟的笼子吗?”

詹子良点上一支廉价香烟,以前身处画布之中从未仔细观察这些景象,如今跳脱出来,倒是另外一番天地。

“你是指两者之间很像么?”

安芷蕾自那以后就不化妆了,颧骨周边长了一些淡色的小雀斑,但并不影响美感,反而增添了青涩,更像是点睛之笔。

人的境遇是一种筛子,筛选了落到人视野里的人和事。人一旦掉到这种境遇里,就会变成吸铁石,把铁屑都吸到身边来。

无论是抱作一团的绝症患者,亦或是有着怪异癖好的同好者,就连染血者,也是如此。

“这就是凡人的可悲之处,总以为自己是笼中的鸟,开了笼还可以飞出来。实则是绣在屏风上的鸟,年深月久了,羽毛暗了,霉了,被虫蛀了,死也还死在屏风上。”

詹子良弹着烟灰。

“但我们的日子也不多了,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彻底丧失理智……到时候,麻醉药都不管用的时候,我甚至会攻击你,或许被猎人杀掉才是最好的选择。”

安芷蕾神色黯然。

“不会的。”詹子良把烟头摔在地上,狠狠的用鞋子踩灭,“那一天还早,BOSS说以我们的意志力,怎么也能挺几个月。而且还有最佳方案,只要找到更多的像我们一样,兽化后还能保持理智的人,我们联合起来一起抵抗那些杀手,找到他们的老巢,说不定会有解药。”

“你知道的,根本不是对手,互助会里已经死了很多人了。”

Phantom幻象,并不是一种传染病,而是可怕的诅咒,令人癫狂。去求助疾控中心只能是死路一条,在网络上散布有关此类的信息也会被屏蔽,杀手会根据IP地址追踪过来。即使说出实话,也会被当成精神病。

“另外……”安芷蕾挽住詹子良的手臂,脑袋靠在肩膀上,轻声说着:“我不喜欢互助会里的那些人,他们都好……吓人。

詹子良愣在原地,是的,除了自己两人还算温和外,互助会里根本没有能正常交流的人。在诅咒的影响下,都变得疯疯癫癫,并不是像精神病院里的荒诞气氛……而像是饱含怨毒的混沌畸形秀。意象具现的怪物恐怖至极,在诅咒的影响下,感染者会对感染者有着疯狂的敌意,大家从来不同时出现在聚集地,只是零散出现几个控制力比较强的,但仍然发生过互相吞噬的局面,光是因这个就死了四个人。

大多时候只是通过软件进行接触,实则是一盘散沙,全部靠着BOSS超乎寻常的人格魅力才勉强聚集在一起,思考着对抗杀手的良策。

“大家都只是……太害怕了,所以才会那样。如果我们离开互助会的话,也只有等死了。”詹子良吻了一下她光洁的额头,察觉到安芷蕾并没有更加开心,于是决定哄一哄她,“你知道为什么我唯独不会想要吞噬你吗。”

“你具现怪物的意象就是对我的爱是吧,你已经说过很多遍了,像怪兽一样的爱我。”

“这招已经对你不管用了么……”

詹子良看着街对面的珠宝店,突然有了主意。

是的,不像死在屏风上的鸟,自己与凡人是不同的,因为每一天都要当成是,末日来活。

“我们结婚吧。”詹子良冷不丁说着。

“在公交站台?这就是你选择的求婚地点?”安芷蕾推开詹子良,没好气的盯着他,因为她想象中的求婚画面,即使不在可以俯瞰城市的高档西餐厅,也是某个诗情画意的地方。

“你放心好了,我会给你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求婚,站在这里等我。”

詹子良卷起皮衣的袖子,直接横穿马路,

安芷蕾一脸茫然。

只见他走进一家珠宝店,店铺内传来几声枪响,周围的路人都四散而逃,约莫一分钟后,他手里提着两个鼓胀的袋子,再度横穿马路过来。

砰!

砰!

砰!

连环车祸,由于詹子良突然从道路中窜出,一些驾驶者连忙刹车,后方的车直接追尾,直接交通瘫痪。

一些并未走远凑热闹的胆大者,他们全部看傻了眼,他们甚至没有实感,甚至是觉得这是在拍电影或者是什么幻觉,因为现实生活中根本不可能发生这种事。

“你杀人了么?”

安芷蕾问着。

“没有,我只是吓唬吓唬他们。”

詹子良把手枪插进裤子里,两个口袋里的钻戒珠宝首饰项链已经装不下,哗啦啦的洒得一地都是。

“嫁给我?”

詹子良从袋子抓出一把钻戒,直视着安芷蕾的双眼说着。

安芷蕾用看智障一样的眼光看着他,抓住他的手腕跑了起来。

“离开这里再说,警察要来了。”

被拽着跑的詹子良口袋中价值成百上千万的珠宝一路洒着。

“你还没回答愿不愿意。”

“当然愿意了,傻瓜。”

……

PM7:20

没有什么可以怕的了,除了诅咒以外,怪物一样的身体,就算是被子弹爆头,从高楼跳下摔成粉碎,也只是轻伤而已。

警察已经造不成任何威胁,唯一需要担心的,只有猎人以及同类。

两人逃到城北的工业区,虽然互助会成立的主要目的是找到更多同样处境的人,以往一两周每天都在重复着这件事,但是今天不一样,可以破例。

“这就是你选择的蜜月度假地点?”

安芷蕾望着周围破败的厂房,以及发电厂烟囱不断排出的浓烟,倒是还有几分荒凉的美感。

“没办法不是吗,我们必须呆在洛城。除非马尔代夫也有互助会的话。”

詹子良打着趣,也是因为互助会的BOSS能搞来大量的麻醉药,如果没有药物阻断灵视的话,不说几个月,可能就连一周都挺不了。

2千米外。

罗哲的意象远远要比普通染血者更强大。

虽然关闭了内在之眼,但依然有着染血者的本能,渴血的冲动。

他感受到了同类的气息。

这种强烈的冲动直接使他从昏厥状态下醒来。

“概念”辐射出的“形体”,根据“概念”的强大,有着相对比例的恢复能力,在吸食了两个D类和一个C类的时候,罗哲的“形体”不仅增加了,现在也恢复得七七八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