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0023. 至纯之恶

  • 原初猎人
  • 黑暗艺术大师
  • 2615字
  • 2020-02-19 17:20:49

罗哲怔在椅子上,双手不知道放在哪里,抱住后脑,憔悴的盯着那副油画,伏尔加河上的纤夫。

他发现自己理解错了。

从前对自我的认知,不过出自弗洛伊德对本我,自我,超我的了解。

本我,这是一口沸腾着的本能和欲望的大锅,要求得到眼前满足一切本能的驱动力,只按照快乐原则行事,急切的寻找发泄口,一味追求满足。饥饿,性,本我中的一切,永远都是无意识的。

自我,处于本我和超我之间,代表理性和机智,它按照现实原则行事,监督本我的动静,给予适当满足,同时也观察着超我,使其无法越线导致人格的崩溃和疯狂。

超我,这是良心,社会准则,或是自我理想,是人格的高层领导,它按照至善原则或至恶原则行事,指导自我,限制本我。

并不能说这些是错的,相反它极其正确,但这并不能代表完整的自身,也不能代表自身的本质,只是链条行进的轨迹,驱动自身的核心。

而真实的自己……

并不是独立存在的要素,不在物质世界中,也不在意识世界中,而是由故事主题连续拼接的绘图,这个比喻并不形象,只是大体类似,实际上是某种不可名状不可描述的物体。

甚至不是生命,也不是意识,而是更高维抽象的单位。

这才是自身的本质,自身的全貌。

终极的……

自我。

“所以说,此时此刻的我,也并不能代表我,而是某本小说的摘录,某部电影截出的几帧,组成某首曲子单独的音符,而现在……故事中最稳定的我,电影中最冷静的我,曲子中最平淡的我,要替在链条最前沿的我,做出决定么?”

罗哲了解到了,那种事交给他自己来做不就行了么,但仔细思考的话,链条最前沿的自己,也并不是他自己,自己存在于他之中,他也存在于自己之中。

“是的,未来的你感染了血疫,我也不能解答这是什么,因为就算是未来的你也对它了解得很少。据说这是神的血液,在人类因果命运交织之地传播,它能带给人超然的力量,带来灵视,令人目睹宇宙的终极,但凡人是无法承受‘真理’的,会撕裂人的意识,崩溃为意象具现的怪物。”

“未来的你为了压制灵视,使用安定药或镇静剂来阻断,但这不会长久。而目前最关键的问题是,有神秘组织在猎杀感染血疫的人,未来的你已经快死了,你现在要选择,是让他无意识的狂化可能会被猎人宰掉。或者是选择接受血液,令他目睹‘真理’,能够控制怪物化后的自己,能一定程度上提高生存率,不过代价是……在接触‘真理’的过程中,兴许会迷失自我,陷入疯狂。”

“你不是也这样认为么?”

“在探寻真理时会淡化自身,长期以往中化作自己都不认识的其他人物,或许某个地方还残存着本来面目,事实上在行为动机上已化为毫不相干的怪物。这不仅仅是对链条前沿的你来说,因为神的血液,兴许能崩坏整段链条,破坏‘意象’,撕裂‘本质’,粉碎‘灵魂’。”

“无人能逃脱,这不毛的悖论。”

乔雅向罗哲阐述了具体的利害,接下来要看的是他怎么做。

罗哲犹豫了,他并不畏惧死亡,可以但没必要,但自我的丧失……变成精神病么?疯子?

这正是乔雅想要看到的,若是让链条最前沿的罗哲来选择,那么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因为在存亡之际肾上腺素飙升的情况已经无法做出合理的判断,不明白其重要性。

是保留完整的自我去死,或是化成怪物,这是一个值得严肃考虑的问题。

“神的血液……什么神?宙斯奥丁之类的么?”

罗哲不解,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东西,信仰只在被需要的时候存在,与其说是神创造了人,救赎了人,不如说是人创造了神,并施加了定义。神是……不存在的。

“谁又知道呢?或许并不是那些罗列名字的有着超能力的东西,而是笼统意义的,抽象意义的,不可知的东西。”

“但现在唯一能确定的,‘不可知论’或许将迎来反例,因为血疫,神的血液,能让你目睹宇宙终极,但必须付出相当残酷的代价,你要作出取舍。”

“不用很快给出答案,我们有的是时间,即使那个猎人的速度再快,也比不上意识的速度,念头的速度。”

乔雅面无表情。

罗哲沉默了良久,盯着墙上那幅伏尔加河上的纤夫。

“你是我的意识保护机制对吧?为什么不由你来做决定呢?”

罗哲问道。

“这正是症结所在,或许你并不需要保护,你需要……进化,尽管方向是很另类的,兴许你能替人类文明节省几万上亿年的时间。”

乔雅两根指头敲打着桌面,等待着罗哲的回复。

“那链条最前沿的我,是怎样的人呢?”

罗哲比较关心这个问题,老实说,自己每天干着给人类洒精神饲料的工作,搞自己搞得不人不鬼,这实在是太可悲了。

“和你完全不一样,他自由了,由于自由的定义太过模棱两可,总之,他自由了,像你认为的自由那样自由。”

乔雅回复道。

“这样么……那没什么好说的了,他远远要比我强大。”

“没有任何缺陷不是么?如果说神的血液能崩坏人的本质的话,那也只能说明感染血疫的人太过软弱,与其说对神的恐惧是一种理所当然的事,但究其根本也只是软弱罢了,说明不了任何问题,这是一种缺陷。”

“他没有任何缺陷。”

“带我去见他,我的……本质。”

听乔雅说,接受血液,必须要去见自己的本质,终极的自我。

“我之前说过了,你并不了解你自己,这是你精神世界的避难所,而其他的地方你不会想去的,你知道的,你潜藏起来的秘密是如何恐怖与可怕,即使如此,你依然要去么?”

乔雅再次确认着。

“我确定。”

罗哲平静道。

话音刚落。

……

周围的景象全部化为幻觉泡影粉碎而去,顷刻间全部震散,这间房屋如被宇宙起源般的巨力从中心炸开,湮灭成虚无。

……

置身于空无一物的漆黑之中,并不是光线无法照射到的漆黑,而是仿佛连空间都不存在般的究极虚无。

……

甚至没有了光亮和视觉的概念,只是没有,什么都没有,无法感受,只能通过抽象的概念进行交流。

……

本质是无法目睹的,只能与其交流,通过零碎的字节,进行触碰。

……

就连罗哲的身体也彻底消散,化成简单的能够沟通的讯号。

……

罗哲明白,自己要面对的是,潜伏在躯壳下真正的自我,所有无法吐露不可告人的隐晦秘密,无法传递给他人的终极的傲慢与轻蔑,每时每刻都被压抑克制住的狂兽,在皮肤下蠢蠢欲动随时准备挣脱而出的怨毒,积压多年无处宣泄的……

……

至纯之恶。

……

“你总算来了,懦夫。”

……

并没有任何声音,更像是神经元自觉产生的念头,反馈在罗哲的脑海中。

……

“做你该做的。”

……

没有过多的话语,罗哲要融入自我的本质之中。

……

“即使你深刻的明白,狂暴的欢愉只会带来狂暴的结局,仍然要继续么。”

……

祂试图令罗哲意识到绝望。

……

“是的,吞噬我吧。”

罗哲说出最后的遗言。

……

深渊般令人颤栗的狂笑。

……

“你的意志,传达到了。”

……

撕裂……

研磨……

震颤脑髓的,是呻吟还是歌声?

但那已经不重要了。

祂将罗哲的一切悉数修正,改造成正确的模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