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0022. 意志彼岸
  • 原初猎人
  • 黑暗艺术大师
  • 3057字
  • 2020-04-19 13:49:18

复古的装潢,巴洛克艺术风格装饰,棕褐色护墙板上装裱着仿制名画,其中一幅画是伏尔加河上的纤夫。

罗哲看入了神。

轻风卷起窗帘,一束强烈的阳光照耀进来,晃得罗哲清醒过来。

“失眠症越来越严重了么?”

罗哲瘫坐在椅子上揉着眉心,已经忘记了自己是怎样来到这里的,是搭乘的轻轨,还是开的自己车,甚至忘了今天是星期几,是否是工作日。

“我来这里多久了?”

罗哲试图把目光聚焦在红木做的老式挂钟上,可一旦试图看清时间,飞蚊症就会变得严重,视线被黑影遮挡。

“这个问题没有意义,你有真正了解过你自己吗,罗哲?”

乔雅胳膊撑在桌上,十指相扣抵着下巴,知性美的面孔令人移不开眼,却在此时带着审讯一般的冷峻。

“了解自己?你问到了点子上,现在找你拿药还需要回答这种问题了么?”

罗哲向来对这种问题不屑,自己来找乔雅仅仅是为了安定药,不是做什么心理咨询,只有软弱的人,只有自卑的人,才能对自己都产生怀疑。

“不,我不是要让你挖掘你是怎样的人,只是你知道,你是谁吗?”

乔雅严肃的说着难以捉摸的怪事。

“你想要说什么?”

罗哲印象中的乔雅没有这么神棍,向来都是从容不迫的专业性,不会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

“当你用到‘我’这个词汇的时候,你应该认为自己的意思是很明确的,这大概是你这一生中最清楚再了解不过的事了。但每个人在讨论‘我是谁’这个问题时,会把重心放在‘是谁’这个问题上,而不是‘我’这个不言自明的东西。现在你再想想,‘我’这个词汇的概念是不是变得极其模糊了。”

乔雅认为罗哲需要了解这个,这样才能对接下来要做的事有帮助。

“然后呢?”

罗哲饶有兴致。

“之前说过了,我们不讨论你是怎样的人,而是你的本质是什么,脑子里的数据,还是独一无二的原子组成方式?”

乔雅平静道。

“有什么区别吗?”

罗哲暂且不管其他事,尽管已经忘记怎么来到这里的,但自己肯定有着自己的目的。

“不一样,我想说的是,你是否赞成数据理论?假设你的记忆、思想、意志、情感、人格全部转换到另一个人身上,那么你承认这另一个人是你吗?”

“或许是。”

罗哲这样认为。

“假设的确有着这样的方式,可以完全复制你的人格甚至是身体,然后同时创造这样的十个人,那么你承认这十个人,都是你么?”

“或许只是我的复制品,并不是我。”

罗哲不明白乔雅想表达什么。

“那现在问题在于,当你的人格被复制转换的时候,哪怕这些大脑和身体在分子结构上是完全相同的,也只是创造了一个复制品而已,当你被其它分子重造以后,有一些什么东西失去了,而这些失去的东西才是你。而唯一的区别在于,你的人格和身体是否是原装的,自然产生的,赞同吗?”

乔雅面无表情。

“或许是这样。”

罗哲认为有些道理,不得不说的确有些逻辑。

“那么现在有这样一个问题,假设你身上的一个细胞,用另一个结构完全一致的细胞代替了,这个‘你’还是你吗?”

“当然是。”

“假设你身上1%的细胞,10%的细胞,30%的细胞都逐渐被复制品替代,你是否还是你?如果这个比例上升到80%,100%呢?之前提到过被创造出的相同结构的你,只是复制品,已经决定了这个版本的‘你’不是你。那么分界线在哪里,究竟替代百分之多少决定不是你,而只是一个复制品?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吧?”

罗哲:“……”

“回到之前的问题,你和复制品的区别或者只在于是否是原装的,但假设你原装的身体被原子分散设备彻底粉碎为漂浮的原子,经历了一个死亡的过程,然后再重新组合到一起,这个‘你’还是你么?唯一的区别在于,原子分散设备保留了你原本的原子,而复制品使用的是另外的原子。但在原子层面上,原子是一样的,如果说复制品不是你的话,那么粉碎重组后的‘你’也不是你。”

乔雅面无表情。

“所以说……逐渐被其他原子替代的我,或许并不能改变我是我的事实,而身体彻底被粉碎后重组的我也并不是我复制品的原始版本。”

“取决于我是否是我自己的,是连续性吗?”

罗哲有被震到。

“没错,所以说你清楚你的本质是什么了。”

“这是一条由不断重叠的由记忆、性格、物理表征形成的链条。”

“你不是一组数据,而是不断更改的数据库。你不是一组原子,而是告诉这些原子如何组织的指令。”

“你不是物理世界中的你,也不是精神世界中的你,你不是一个事物,而是一个故事,一个不断更改的主题。”

“意象。”

“也可以称作灵魂。”

乔雅把一摞档案摆在了桌上,递到罗哲的面前。

“我明白了,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罗哲接过档案,但并未翻阅,太厚了导致提不起阅读的欲望。

“你感染了血疫,你体内流着神的血,汲取人内心的意象化为怪物,这也是我让你了解自己本质的原因,你已经加入了……加入了这场永无止境的狩猎。”

乔雅不再玩精神病那一套,已经没有必要了,前两次他已经证明他足够坚定了,超世绝伦的,不是人类,怪物般的坚定。

“血疫?狩猎?你在说什么?”

罗哲认为乔雅疯了,她说过她自己的事,或许是为了诱骗自己承认心理障碍,她坦露了自己的病史,患有分裂情感性精神病。

正是因为从地狱中爬出来,所以才更加渴望救赎他人,无论作了什么孽。

纵使宽恕他人所不能宽恕的,是一种高贵的行为,但对他人近乎无底线的宽容,令罗哲感觉不值。

“这不是现实世界,罗哲,这是你的精神世界,我也不是真实的,是你潜意识的映射,整段记忆链条的映射,我作出的所有判断,都是你认为我会作出的判断,我是你自我意志保护机制的具现化。严格来说,不算具现化,因为我也只存在你的意识里。”

乔雅面无表情。

“你。”罗哲沉吟片刻,说道:“也许你说得对,潜意识?保护机制?”

罗哲认为该吃佐匹克隆和度洛西汀的是乔雅,她比自己更需要这些药片。

“没错,这周围一切都是你潜意识的映射,而我是你心目中的疏导者,现在的你也不是完整的你,实际上你已经被杀了,在大概半年之后。你要替未来的你做出决定。”

乔雅示意罗哲翻阅桌上的档案,上面记载着他不曾向任何人吐露的一切。

“怎么可能……”

罗哲翻过几页,十指抽搐,身子快速后仰,坐着的椅子都后退了几公分,自己从未展示过这些……即使在最为慈爱的神明面前,也无可奉告的秘密。

“这真是我的精神世界?”

罗哲只觉天旋地转,眼睛不自禁望向红木挂钟上的时间,但一旦把目光聚焦在上面,飞蚊症就会变得严重。

“没错,现在的你并不是你,而是链条中抽取出的心境最稳定的你,这对要发生的事有帮助,而你要替未来的你做决定,是否接受血液……神的血液。”

乔雅面无表情。

“链条中最稳定的我?”罗哲扶住额头,“什么?”

乔雅继续解释道:“在你的整段链条中,这一刻是你完全松懈,完全平静的时刻,在乔雅对你坦露她的病史后,你开始信任她,也是唯一信任的人,这是你内心最平和的时刻,有所托付,有所寄托的时刻。”

“软弱的人才需要把希望寄托给他人,这是一种缺陷,我没有缺陷,这不是真的。”

罗哲脸部肌肉都在痉挛,尽管不想承认,但这似乎是事实。

“这所心理咨询机构,是你认为最安全的地方,而乔雅是你最信任的人,所以我们此时此刻才会坐在这里,这是你的避难所。你不会想去你精神世界其它地方的,但现在你必须去。尽管你没有记忆,但上次说我会带你去见一个人。”

就连乔雅也不知道罗哲会怎么做。

“我要怎么做?见谁?”

罗哲一时间不能接受。

“你的意象,你的灵魂。”

“你的本质……”

“你必须去见他。”

“只有从链条中抽取的最稳定的你,才有能力做出最妥当的选择,是否接受神的血液,对方是连狂化后也不一定能战胜的猎人,你必须要掌握它,你必须替未来的你做出决定。”

按理来说,自己应该替他做出选择,乔雅这样想着,作为他的自我意志保护机制。但这是一个极其关键重要的抉择,不应该由自己来,只有链条中最稳定的他,才有这个资格。

罗哲颓力的坐在椅子上。

找到了么……

梦寐以求的源代码。

自己的本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