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0021. 屠宰

  • 原初猎人
  • 黑暗艺术大师
  • 2144字
  • 2020-02-16 14:20:43

4.21—2—PM7:55

铁锈斑驳闸门上的百叶窗口,透过帘子上常年堆累的积灰脏棉的霉味,只能看到对方的下巴,他太高了,嘴唇中没有血色,起着严重的死皮干壳,若是用牙齿去撕的话,或许会拖累到尚好的皮肉,分泌出苦痛的红浆。

进来。

蓟这样说着。

她缓慢的推开闸门,膨胀老化的合页在厮磨下发酵出刺耳的尖锐,没有过多的停留,他直接迈步进了车间内里,靴子底部踩碎了地面上几块碎玻璃,清晰的听到破碎声。

他说话很简洁。

快点把事办完。

这样说着。

无论是猎人或者怪物,都是渴血的,蓟本以为自己会掩饰不住杀意,起伏于胸腔的撕裂与研磨,但却意外的怔住了。

和资料上提供的相片完全不同,并不是A4纸上的一寸照片,头发一丝不苟的阴郁上班族,更像是刑侦室犯人列表上的黑白相片,散发着浓浓的威胁性。

他并不认识自己,但自己认识他。

潜伏于幽暗之中盯住猎物的快意,使蓟嘴角不禁意的勾起一丝冷笑,饶是称得上绝美的面孔也显得邪恶。

似是屠宰场中已被铁钩倒吊挂住的猎物,钩子穿入肺腑使其无法挣扎,一步步落入陷阱被仪器分解成图表上用标注注明的血肉器官各个部位。

至少她这样认为。

屋子内的其余人一声不吭,似是ICU外坐在塑料椅子上低头祷告的可怜人。

没有多余的废话。

拉开了存放武器的库门,铁质卷帘门上下滑动的剧烈噪音打破了葬礼般的寂静。

“想必很多人都说过你漂亮得不像话吧。”

罗哲随便从武器架上取出一柄蝎式冲锋枪,拉开弹匣检查了一下。

“怎么?你要约我看电影吗?”

恭维和赞美早已在耳中生起厚茧,萨曼莎这种无关紧要的女人已经变得无所谓了,虽然是可爱的后辈,但要怪只能怪她自己学艺不精。

蓟戴上手套,肉眼几乎看不见的合金丝线已经捏在手中,渴血的冲动战胜了理智,谁叫自己也是一头怪物。

该等到什么时候出手呢?蓟思考着,或许在他心满意足选好自认优良的装备后,被武装起来的安全感达到巅峰后,或许那一瞬戒备心最松懈的瞬间,将其屠宰。

“我指的是,再也没有人这样说了。”罗哲把冲锋枪对准五米外的蓟,平静说道:“因为我要把这张脸打成血肉模糊的马蜂窝。”

扣动扳机。

嗒嗒嗒……

那些被子弹穿过的地方,还没等被打爆成一片血泥,她的半个脑袋和身躯竟自行的分离,化为无数色彩深浅不一的蓝蝴蝶,扑动着翼翅无序的乱飞。

“什么……”

即使是见识过怪物的罗哲也没见过这等奇异景象,假设血淋淋的恶心怪物可以通过生物基因来操控,那么这一幕是无法假设的,只能是……血液带来的神秘力量。

“原来那个医生和你是一伙的么,不过太晚了,你已经没有退路了。”

只有这样罗哲才可能认出自己,没想到那个看似温柔的女人竟有着如此病态的心理,包庇一个怪物,但已经不重要了。

合金丝线一扯。

唰唰唰……

屋子里的其余人被钢丝切成整齐的方块血肉,伤口截面平滑无比,一刹那撕成粉碎的出血量像消防装置似的,喷泉般涌出的血雨把整个房间淋成一片鲜红。

目击证人越少越好,虽然Phantom幻象的谎言总有一天会被揭穿,早晚会引发末日的恐慌,但那一天来得还是越迟越好。

一盒弹匣已经被罗哲打完,扣动扳机时,已经听不到撞针冲击弹药底部的闷响。

“现在只剩下你了。”

分离出去的蝴蝶重新组合在一起,鲜血染红湿透的银发,拧一把都能渗出血水,幽邃的绀蓝眼眸不再光彩照人,专注的目光似是外科医生手术时仔细观察即将精密切割的血肉。

那些肉眼不可见的钢丝,也因染上了血液在房屋中显出痕迹,如盘根错节的蛛网,被飞刀钉在墙上固定,难以想象是何等快速精准的投掷,没来得及察觉之前,就把这里布置成了刑房。

一只手从工具箱中拿出打刀,锋利的寒芒闪得人眼睛生疼,另一只手扯动钢丝勾回一柄飞刀向着罗哲肩膀上的位置投掷而去。

咚咚……

罗哲心跳快了两拍,血脉贲张。

推背感,蛆虫在胃内快速蠕动的恶心,被无匹马力推动的后坠感。

他预见了这一幕,眼前层层重叠的幻影。

他提前预知了这幅情景,但已经回想不起详细细节,只记得自己被削飞脑袋而死,脖颈上的大断口血流如柱。

连忙侧过身子,躲过了这致命一击。

但身体的反应速度根本跟不上蓟,她和萨曼莎不是一个级别的角色。

噗嗤一声。

钢丝斩向了左边的肩膀,但因及时躲过并未完全切掉,仅剩的经脉血肉还连着手臂并未掉落,左手就这样藕断丝连的挂在肩膀上,喷薄出大量的血水。

“嚯?”

蓟饶有兴致,在不狂化的状态下也能进行一定程度的灵视么。

这使得蓟的注意力更加集中起来,这连热身都算不上,后面还有大家伙等着自己,罗哲有可能是一个觉醒者。

蓟有一些违和感,总是觉得少了什么,略一思虑后想起来了。

“你感受不到疼痛么?”

是的,如果猎物不嚎叫的话,那么体验将大打折扣。

“疼痛是身体的警告信号,软弱的人会担心警告,那是一种缺陷。”

咔……

罗哲眼睛也不眨一下,开始撕扯累赘般的左臂,只是一点力气可扯不下来,他用上了全力,绷断了还连接着的筋脉血肉皮肤,最后扯下来像丢置废品随便扔在了地上。

仅存下来的一只手掏出枪,面无表情的向蓟扣动着扳机。

砰砰砰……

但毫无效果,射中的地方纷纷幻化为蝴蝶,造不成任何伤害,只是徒劳。

“真是一个可怕的人。”

蓟总算了解到为什么萨曼莎都不能解决,是的,比起那些狂化前只会逃命的人来说,他本身就是一个怪物,即使没有狂化,也是不折不扣的怪物。

显现意象的怪物吧。

蓟这样想着。

矫捷的跳劈,人类的反射神经是无法跟上的,打刀直接划开了罗哲的胸腔,喷薄出磅礴的鲜血,淋了蓟一身,蓝色的皮夹克全是血露。

他颓力的跪倒在地,已经是不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