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0020. 群己权界

  • 原初猎人
  • 黑暗艺术大师
  • 2029字
  • 2020-04-19 13:49:23

4.21—2—PM7:10

罗哲从不用吸管来喝东西,塑料杯上撕开了口,豪饮完柠檬汁后,他看着眼前的垃圾桶,整个人杵在了原地。

已是夜晚,霓虹闪烁,车流不止,人群络绎不绝从他身边穿过。

他愣在垃圾桶前,突然后知后觉,意识到一个无比严肃的问题。

尽管这种流浪生活已经过了好几天,但现在他才发现。

自己自由了。

在大多数人眼里,自由是一个极其模糊,模棱两可的概念,

部分人认为自由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即使是烧杀抢掠,自由选择的权力,即是自由。

部分人认为自由只存在约束之中,不想做什么就不做什么,自由拒绝的权力,即是自由。

而罗哲则有着自己的见解。

翻译是一门学问,从前字典里并没有“自由”这两个字,以前国内的翻译家用文言文翻译国外的一本《论自由》时,字典里找不到替代“自由”的字,于是译作《群己权界论》。

只要能将自己和公众的界限划开,能在不受外力障碍的影响下,作出按照自己意志进行的独立判断以及行动,这便是自由。

是的,如今的罗哲已经划开界限了,所有的行动,都不再为服务他人。

自由了。

罗哲看着手中的一次性塑料杯子,自己还有必要遵守垃圾分类么?这不仅仅只是分类的问题,自己是否有必要,继续遵守……一切的游戏规则。

好久好久。

罗哲没有遇到过一个这样的问题,一个真正值得仔细思考的问题。

他甚至在那里站了好几分钟。

是的,罗哲具备一定的吸引力。

“你是在考虑怎么分类么?”

一名在路边等男友的高挑女人注意到了罗哲,他已经在那傻傻站了好一会儿,要是自己那个“残废”男友也像这么高,五官立体到像雕塑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该找个时间甩了他。

“应该是不可回收。”

高挑女人提醒道,为了垃圾分类这么认真,大不了随便扔就是了,她莫名生起了好感。

罗哲看也没看她一眼。

把塑料杯投进了可回收垃圾中,他望着夜空,感慨的说道。

“我自由了。”

说罢便只留下一个萧条的背影。

“莫名其妙……”

高挑女人懵了,完全无法理解这种状况。

……

PM7:40

城北工业区。

“我快到了。”

罗哲用着况泽语给的手机打电话过去,对方果然毫不犹豫的接听了。

“你能找到位置吗?”

蓟有些不确定,因为自己找到这里很是花了点时间,这就是罗哲的声音吗?听起来就是个很冷酷的人渣。

“发个定位。”

罗哲如是说道。

“定位?”

蓟愣在当场,纤细的手指扶住雪白的额头,小声向车间所有人问道:“定位怎么发?”

众人如临大敌,不知道蓟是从哪个时代来的,从她还用着二三十年前的翻盖手机就能看出。

“首先你要添加他为联系人。”

一绑着头巾的男人唯唯诺诺说着。

蓟本来就愁没有智能手机,所以直接抢了头巾男的最新款旗舰机自己用,把自己的卡也上了上去,反正是双卡双待。

“你稍等一会儿。”

蓟在电话里对罗哲说道,她捏住眉心,事情有些棘手。

罗哲:“……”

“要加入通讯录?不能用短信发过去吗?”

蓟有些被弄糊涂了,这都什么跟什么?

“短信倒是也可以……”

头巾男这才想到,只是绝大多数人根本没有用短信发过定位好吧?

“要怎么发?”

蓟看着和翻盖手机完全不一样的操作界面,根本搞不懂。

“呃……”

头巾男只有细心教导,以防被铁管砸爆脑袋。

一顿操作之后。

“好,发过来了。”

蓟看着周围头巾男一众不可思议的眼神,自己被小看了么?该死。

“十分钟后到。”

罗哲直接挂断了电话。

蓟放下智能手机,把工具箱摆在了桌上,对付罗哲可不是用铁管就能解决的,或许还要用上自己所注射的魔药带来的能力,以及言灵。

“待会儿你们谁都不要说话,一切都交给我来就行了,懂吗?”

蓟只想趁早解决掉罗哲,万一罗哲是觉醒者就难办了。

类别D类别C的怪物基本不可能觉醒,但如果是B级以上的话,如果有足够强大的精神力,即使是在兽化之后也能保持高度的理智,这类染血者被称为觉醒者,极难对付的敌人。

组织在以前有一段时间让觉醒者成为猎人,但下场往往都不太好,如今已经被禁止。光是处理失控发狂的同伴都来不及,仅仅只是注射魔药都会有如此大的副作用,更何况是直接感染血疫的?

或许能保持一段时间的理智,但绝不会是永远,总有一天会彻底的被血污染。

就连……自己也是一样。

这就是妄图触碰神的代价。

“明白。”

几个人唯唯若若的回应着,这个女人的个子虽然高,但细胳膊瘦腿的,也不知道力气是哪里来的。

蓟翘着二郎腿,背脊挺直的坐在椅子上,考虑着要不要杀掉这几个人,等一会儿罗哲到达后,他们就失去了价值。

与其说考虑要不要杀这几个人,不如说是否第一时间宰了罗哲,因为怪物的事情不能暴露。

这地方偏僻至极,倒是一个动手的好地方。

但是杀掉罗哲,萨曼莎也就彻底失联了,不知道他是被罗哲解决掉了,还是被扣留在什么地方。

蓟假设自己是罗哲的话,在一头雾水的情况下感染了血疫,如果有个知情者的话,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走。

这是一个极其艰难的处境,因为猎人是无法透露组织消息的,不是不能说,而是说不出口,被施加了言灵,任何关于组织的信息,说出来都会失声,难免会陷入无止境的折磨中。

蓟决定先套出萨曼莎的事情再说,不急于宰掉罗哲,虽然自己和萨曼莎没有任何交情,只是有几面之缘,但培养一个猎人,是需要很大成本的。

十分钟后。

咚咚……

极其平和的扣门声。

“来了么?”

蓟绷紧了精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