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0002. 溃烂

  • 原初猎人
  • 黑暗艺术大师
  • 2454字
  • 2020-02-04 01:27:32

4月16日,星期四,上午8:07。

“研磨,撕裂……”

骤的睁开了双眼。

当罗哲醒过来时,已经忘记了惊醒自己的,是什么词汇。

昨夜依旧没有睡好。

布满血丝的眼球,能充分体会到球体内部的酸涩,似是要肿胀破裂,或是要被硫酸腐蚀般的消融。

呈网格排列的高层商标住宅,建筑设计师利用公式所算出的户数最大化的户型,家装设计师利用人体工程学所规划的尽可能丰富生活的功能分区。

甚至是银行专员为罗哲在承受范围内准备的分期贷款。

尽管室内设计师们不愿承认,但他们做的只是把几套模板选出一款套入不同的户型,罗哲这套精装修的工业装潢风格也是一样。

做旧的文化砖背景墙,仿水泥灰硅藻泥涂刷墙面,深灰色实木地板,铁艺吊灯以及各种宜家家具,还有流水线生产的仿名画印象派画作裱装在墙上。

衣柜标准宽度600mm,正常成年男人平均肩宽为375mm,床头柜标准宽度为450mm,以保证衣柜和床头柜之间留下的通道能够行走。

罗哲撑着身子从1800mm宽的标准双人床坐起,失眠症令人忘却了什么时候入睡,记不起睡眠的具体时间。

透过离地300mm的落地窗能看见窗外的天空。

曾几何时,已经再也见不到晨曦了,有的只是工厂废弃物污染后的灰霾,文字作品所描述的漂亮日出,也和其他的漂亮东西一样,沦为虚妄。

罗哲捏住眉心,自己做了一个很荒诞诡异的梦。

在梦中自己的牙齿和指甲全部脱落,皮肤也被剥离开来,惊人的,口腔被食道里涌出的一双手臂撑开,从中呕吐出一头和自己同样体型的血淋淋的怪兽,蜕皮一般,这怪兽吃下了自己的所有,长出利爪和尖牙,跳出窗去,为非作歹。

还好只是梦而已,可能是昨天看的恶心怪兽视频影响了自己,所以做了这样的梦。

太过劳累昨天甚至忘记了去看医生,自己需要看一看,无论是身体上的,还是精神上的。

一如既往的早餐,品牌牛奶,连锁面包店的面包。

牙龈发炎得更厉害了,仿佛下一刻就要有寄生虫从炎症感染处爆出来,他忍受着苦楚吃下了这顿,疼痛的早饭。

手臂上的皮疹愈发的鲜红,并且在蔓延,到了胸口位置,使他对看医生的事,有了高度的重视。

白衬衫,黑领带,发蜡涂抹上脑袋。

罗哲觉得自己像一头滑稽的企鹅。

上午8:22。

地下停车场,呈网格状排列的矩形停车位。

昏暗的空间只有微弱的白炽灯照亮,罗哲望着自己分期贷款购下的雷克萨斯ES,顺便一提,它是象牙白的,不过目前最要紧的是,自己的车位面前停了一台大切诺基挡住了去路。

“嘶……”

猛烈的深吸,闻到了这阴暗潮湿空间的霉味,今天也要和昨天一样乘地铁。

毕竟是在人口密集的地方,车位永远是不够的,无论是这辆车的车主,或是停车场的管理人员,或许他们并没有恶意,想必都被失眠症困扰着吧。

“没有下次了……”

罗哲喃喃低语着,憔悴眸子的深处,闪烁着怨毒。

下午4:27。

“把今天的图表打印一份送到我办公室。”

有力的大手按在罗哲的肩膀上,留下这句话后他就迈步离开,只能听到皮鞋蹬踏的声响。

一如既往,没人在意坏的事物,只要不牵扯到自己,同理心似乎是一种耻辱,他们在意的是外形上乘的人搔首弄姿,他们在意的是富豪在国外的旅游见闻,似乎只要通过目睹就能代入其中。

或许这就是人类最大的弱点,每个人都拥有自命非凡的幻想,但其孱弱的实力构架不起这磅礴的野心。

所以人们才常说世道艰辛,罗哲深信不疑。

下午5:34。

办公室里的人陆陆续续的走得所剩无几,罗哲瘫坐在转椅上,如同一滩烂泥。

28楼的风景不错。

钢铁丛林的风貌尽收眼底,天色已是薄暮,少许地方已闪起霓虹,而罗哲打开手机地图搜索附近的医院。

“你的脸色不大好看。”

尚未离开的公司前台说着,其实已经不是好不好看的问题,她记得她祖父去世时,也是这样褪去血色的惨白,像是被抽离了生命的躯壳。

“是的,我要去看医生了。”

罗哲感觉犬齿部位有些异样,似乎是什么东西挤压到了牙缝,他伸出手指探入口腔内,轻轻碰了一下怪异感的所在位置。

咔……

没有丝毫阻力的摘下了自己的犬齿,炎症处堆积的鲜血从嘴角溢出,溅了几滴血渍到白衬衫的领口上。

“你真的该去看看了,最好是今天。”

前台有些被这阵仗吓住,仓促的收拾了下东西,快步离开了公司。

罗哲盯着掌中带着血丝的犬齿,或许是来自昨天的记忆,下意识的用袖口擦去嘴角的鲜血,即使面巾纸就在桌上。

“不知道医保卡能不能用。”

罗哲在意的是这个,他随手把牙齿甩进垃圾兜里,夹着公文包离开了公司。

下午6:24。

消毒水的气味,罗哲并不喜欢,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这像是死人的味道,那些行将就木的病患所散发的气味。

每个点位都标注好的口腔剖视图,张开嘴的人类脑袋石膏模型,罗哲做完检测后,情不自禁的用手去摸了摸模型的牙齿,并用指甲抠了抠表层,从石膏牙齿上的磨损不难看出,不仅只有他一个人这么干。

“你很健康……不,说老实话,你是我见过最健康的人了。”

医生看着手中的检测数值,露出孩童一样的傻笑,纯真得近乎怪异,他继续补充着。

“现在的人多多少少都处于亚健康的状态,你……你标准得像是教科书模板,你肯定是一个极其自律的人,每天都健身,并且按营养均衡的食谱吃饭,并且没有任何恶习。要知道就算那些健身房里的教练,也远远赶不上你。”

医生若有所思,悄悄凑到罗哲耳边说道:“难道你是运动员?要参加奥运会?”

罗哲对模型牙齿失去了兴趣,缩回手来,认为自己患上了刁钻的疑难杂症,说着:“可是我掉了一颗牙齿,看看这些红疹,我的指甲貌似也不太牢固。”

医生抓住罗哲的手腕,抬起了端详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说着:“这不是红疹,是擦伤,你没患上任何疾病,只不过这擦伤的纹理有些奇怪。你的牙齿指甲也是,并不是发炎的症状,只是生长过程迅速,引起的充血。你掉的那颗牙齿应该是打架弄的或是磕到哪里了,镶个牙就行。不过恒牙发育这么晚倒是有些奇怪。”

“能阻止生长吗?”

罗哲这两天每一次进食,都相当的痛苦。

“如果你要拔牙的话。”

医生半开玩笑的说着。

罗哲:“……”

他向来对玩笑没有反应。

“能刷医保卡么?”

“检测并不在保障范围内。”

“……”

罗哲看了眼医生后拿走体检报告,带上了门。

楼道内消毒水的味道十分刺鼻。

咚……

手机提示音。

【挪威,瑞典因疫情已经关闭机场。】

“病毒么……”

罗哲没有剪指甲的习惯,有用指甲掏出指甲缝里的黑泥的癖好,但是这一次。

食指的指甲盖掉了下来,溢出大量的鲜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