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0018. 城堡
  • 原初猎人
  • 黑暗艺术大师
  • 2420字
  • 2020-04-14 10:00:40

4.21—2—PM3:00

海边的公路,蓟把川崎H2R违章停靠在路边,坐在护栏上眺望着大海。

蓟喜欢洛城这样的沿海城市,找不到地方去的时候,就可以来岸滩上清净清净,自己出门时可以考虑戴个面具之类的,能省去不少和弱智交流的时间。

并没从乔雅那里收集到有效的线索。

当地警方这段时间忙着处理各种被掩盖真相的无头案,实际上是染血者狂化杀人的事情,虽然只是白忙活,但也没有精力协助自己找一个肇事逃逸和非法持枪的人。

除了政府最高层人员和组织有联系外,就连一些地位较高的官员也是完全不得而知的,何况是基层的执法人员。

不过自己找不找得到罗哲,也没太大意义了吧。

或许过不了多久,整个世界都将化作炼狱,自己能做的只是收集污秽之血,为组织贡献力量。

想必避难所计划已经在实施了,将所有怪物隔绝在墙外的措施,末日围城。

这幅景象也存在不了多久了,蓟看着不断拍打着浪涛的无垠大海,即使根本没有拍照的习惯,也鬼使神差的想要拍一张。

咔。

“果然该换个智能手机。”

蓟看着翻盖手机的像素,实在有些惨不忍睹。

咚……

手机提示音。

【向罗哲贩卖枪的人找到了。】

【我现在出发。】

蓟打字飞快。

压制性的长腿轻松跨上机车,一骑绝尘。

……

PM4:05

他在海景别墅旁边请人建造了小型的人工湖,因为开游艇出海钓鱼的话有些麻烦。

阴郁的天空下遮阳伞只是摆设,兴许只是为了气氛。

狗齿花纹衬衫和沙滩裤,穿着一双凉鞋,俊朗的面孔有些营养不良,瘾君子一般的暗红色沉淀眼眶,显得无精打采,好在利落的寸头增添了阳刚之气。

“你不是应该在上班吗。”

况泽语给鱼钩上着饵料,然后扔进了湖里。

罗哲上门之后发现贩卖枪械的人换地方了,自己的电话对方也不接,只好来找自己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也是通过他接触到了乔雅以及一些身份显赫的人,以及不法分子。

“我现在是一个通缉犯。”

罗哲平静说道。

“杀人了么?杀的是谁。”

况泽语并不惊讶,知道他从几个鬼子那里买了枪,多多少少会有这样的时候,一些自以为是的人总觉得有恃无恐,但要知道他们赖以生存的规则,也是由人定的。

“你要帮我解决么?”

罗哲面无表情,这家伙比自己刚认识他的时候变化很大。

“一般人的话没问题。”

况泽语不认为罗哲会干出其他没品的事情来,抢劫或是强*之类的,那样反而不好办,死无对证最好,讽刺的是恰恰杀人案是解决起来最轻松的。

“遗憾的是我没杀人,只是要买点家伙。”

问题在于,这是况泽语也无法接触的事,说出自己感染了血疫,被所谓猎人的人捕杀,这实在有些魔幻。

“怪不得,我还琢磨什么风把你吹来了,那帮人不卖了,最近世界各地好像出了什么变故,他们要留着自己用。你拿上这个手机,我专门用来联系他们的,还有这张卡,我是他们集团的投资人,会给你的。”

况泽语毫不吝啬,自己在一次招标会议上认识的罗哲,虽然罗哲成功竞标,但自己并不明白其厉害之处,只是自己的父亲让自己和他多接触,学一学处世之道。

不得不说,确实很有效,成功让自己变得厌世和易怒。

罗哲拿上东西,谢谢也不说一声。

“我最近投资了一部电影,你觉得怎么样?”

况泽语从桌上拿起剧本,递给罗哲。

罗哲瞟了几眼,大概讲的是阶级矛盾的电影,随口道:“有差别吗?一部电影赚的钱能有多少,对你来说。”

况泽语点上一支烟,苦涩的说道:“不是你教我的吗?精英用反精英的噱头来赚非精英的钱,是绝对只赚不亏的。我一直以为你说的是错的,没有人会那么傻,事实上我已经投资过很多这一类的东西了,一直觉得我不中用的老爹竟然生起了让我继承产业的念头,所以有多赚你知道了吧。”

罗哲沉默。

况泽语深吸一口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或许我们不该以朋友相称,精神导师?我或许要这样叫你,实际上你让我很痛苦,在遇见你之前我前半生过得都还不错。”

罗哲沉默。

是的,人们从小受到的教育往往是丑化富有的人,而罗哲在很早的时候就发现,往往这些人反而更加纯粹没有心机和城府,阳光和开朗,做着公益事业有着爱心。

他们不用为了各种复杂的目的闪烁其词,左右逢源,貌合神离。

更不会被教导要做一个有出息的人,尽管在大多数人的父母看来挣一大笔钱被很多人知道就算出息。

他们往往只是为了世间最单纯的快乐而活着。

卵巢彩票,罗哲这样称呼这一类人。

“你想说什么?”

罗哲没有兴致在这里继续呆下去了。

“或许我要写一本书,写出我是如何的邪恶。”

况泽语始终抱以不平,尽管被蒙在鼓里的人不是自己。

罗哲不置可否,如果况泽语感染了血疫诅咒的话,或许会是一个英雄,他或许还抱以怜悯,但自己早已经失去了同情心。

“早就有人这样做过,但结果很不理想。你有听说过夏洛蒂·勃朗特吗?”

罗哲打量着周围的风景,后面那座建筑像是宫殿一样。

“写简爱那个么?”

况泽语不解,记得这是童话一般的故事,并不像是那种离经叛道的角色。

“没错,那你是否知道古斯塔夫·勒庞。”

罗哲站起身来准备走人。

“没听说过。”

况泽语不明所以。

“那就对了,真相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是吃不消的,比起造梦者,煽动家无论在哪里都不受待见,我活了快三十年只学会到一件事。”

罗哲套上自己的灰色大衣。

“是什么?”

况泽语十分好奇,他很早就意识到,因为在学校里上了十几年课,也不如跟这个男人聊上几句。

“尊重人保持无知的权力。”

罗哲深信不疑,就像海明威说的一样,人只花几年就可以学会说话,但却要用几十年来学会如何闭嘴。

鱼线晃动着,貌似有什么咬住了饵料。

“你真是一个可怕的男人。”

况泽语吸着烟,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和他有所交集,或许在他看来自己只是一个利用对象,但不管怎样都好,已经无所谓了。

“我最近都没有出门,那些我发给你的怪兽视频,或许不是CG做的,我知道这听起来很疯狂,世界在发生什么变故,小心一点,我找个时间也要去弄些家伙。”

况泽语无端产生这样的联想,或许是Phantom幻象的原因,但直觉预感到要比这严重得多。

“喷火器。”罗哲这样说道,“你或许需要多种类型的武器。”

罗哲回想起萨曼莎以及不断喊着神圣的怪物。

没有时间可以久留了,有人正在捕杀自己,随手顺走一个苹果拿来啃后,罗哲离开了这座城堡。

这座城堡目前来说极其坚固,但随着血疫的爆发,将会被逐渐瓦解。

罗哲这样想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