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0016. 蓟
  • 原初猎人
  • 黑暗艺术大师
  • 2174字
  • 2020-04-14 10:00:02

4.21—2—PM1:20。

绀蓝。

蓝闪蝶一般的蓝。

比天空大海的湛蓝都要深邃得多。

她的眸子是这样,皮夹克也是这样。

银色的长发披散着,冷若寒霜的面孔写满了生人勿近。

“我能和你合影么?拜托。”

一个男人这样说着,老实说,他认为不抓到这次机会就再也没有了,不管是化妆术高超也好,美瞳假发也好,但就结果来说,无论是现实中或图片上,他从没有遇见过这么漂亮的人,可能以后也不会有,五官轮廓和身材比例,都完美的像是最高明的人物设计师用3D建模完成的,惊艳得不像是真实的人类。

即使对方比他高了一个脑袋,他也硬着头皮提出了合影的请求。

这也是蓟较为忧愁的一点,总有人把自己当成C开头莫名其妙的存在,但事实上,是污秽之血加工而成的混合魔药导致的。

“没空。”

蓟有被烦到,把没喝完的橙汁甩到垃圾桶里,戴上机车头盔,开着漆黑的川崎H2R扬长而去。

男人只是觉得能够对上话,就死而无憾了。

蓟当前最要紧的是,调查一个叫做罗哲的染血者,如果只是类别D,类别C的怪物倒是可以放任不管,但这是萨曼莎都不能对付的角色,而且萨曼莎也失踪了,很有可能已经阵亡。

要知道萨曼莎的言灵可是精神剥离,这个男人,最少也是类别A的怪物,并且还保留着理智。

已经调查完他的家和公司,找不到任何线索,只是在同事口中发现这是一个相当讨人厌的家伙,基本不说话,看人的眼神也总是抱着轻蔑,没有谁会对这样的怪人抱以好感。

在他的家中也发现了不少东西,但也没大多用,只是能看出一些生活习惯和兴趣爱好。

总之生活相当刻板,除了长袖白衬衫西装皮鞋以外,没有任何其它衣物。用的不是电动剃须刀而是刀片,摆在家里的书籍全是美食烹饪手册,虽然电脑已经坏了,但是硬盘保存得很好,调查了一下里面的东西也相当无趣,浏览记录全是实时新闻和热点报道,没有任何电子游戏或是社交软件,倒是下载了很多恐怖电影,并且只有这种类型。

最难办的是,罗哲没有任何亲人,就算是朋友也极少,被教养院寄送到聋哑人学院长大,无亲无故,没有什么能威胁到他的手段。

现在调查的方向有两个,一个是找卖给罗哲枪的人,当天在酒吧里有人认出了是这种枪。在搜集了相关情报后,最近交易柯尔特这种老式手枪到洛城的只有两个人在收,可以去找这两个不法分子搜集线索,但比较困难,本身就是见不得光的人,找到他们的难度只比找到罗哲要低一点。

这个方向比较明确,罗哲在经历过猎杀之后肯定意识到世界在发生变故,有很大几率会找熟人购置大批军火。

二是去找罗哲的心理医生乔雅,萨曼莎失踪当晚她被目击到是和罗哲在一起的,可能会有关于罗哲的情报。

蓟讨厌这种费力不讨好的差事,如果是猎杀怪物的话那么将好办的多,这种动脑子的事情实在有些揪心。

最痛苦的一点是,此人有一定的反侦察能力,自从事发以后没有留下任何消费记录以及酒店记录,手机卡也直接换了,当天一天亮就极有先见之明的到银行把一百七十万的存款全部提了出来,说不定现在已经不在国内了。

尽管目前的猎杀速度跟不上感染速度,但差距幅度也不大,必须杀死所有漏网之鱼,何况是罗哲这样的大头,最担心的是染血者组建一些邪教类的组织共同抵抗猎人,那么局势将会变得相当棘手。

目前Phantom幻象被大众所接受,就算有目击到怪物的人或者被怪物伤到没致死的人,也可以当成幻觉发作的疑似案例隔离起来,血疫并没有公之于众,否则将会引起极大的恐慌,还没等染血者消灭掉人类,可能人类就自己消灭掉自己了。

采用就近原则,蓟打算去乔雅所创办的心理咨询机构,恰好是工作日,不过这种职业应该是没有太多节假日的吧。

……

PM2:00。

虽然因为Phantom幻象的事,不少人都不愿意出门,担心被感染,即使政府并没有发布任何人员管控的相关条例。

无论哪里都有些萧条,但乔雅的心理咨询机构并没有关闭,有着很多病人还需要自己。

复古的巴洛克装修风格,方方面面都到位的精致装潢让蓟有些惊讶,她看得出这些陈设都是价值不菲的高档货,这里的主人或许不是为了钱,是那种心地善良的富家千金类型么?

“你是Coser么?”

乔雅不得不这样问道,银色长发和蝴蝶般绀蓝的眸子不得不让人联想到这一方面上。

“不,我天生就是这样的。”

蓟翘着二郎腿,背脊挺直的坐在椅子上。

“我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

乔雅看入了神,如果自己是男性的话,绝对会不加思索风驰电骋的败在石榴裙下吧。

“心理医生……倒是有趣。”蓟暂且把罗哲的问题抛到一边,询问道:“那你对人的情感或者是潜意识一定有着高超的见解。”

“你说话好像一个人……不过谈不上高超,只是我兴许能对你要咨询的方面提供一些帮助。”

乔雅脑海回想起半年前的一幕,那个男人也是说着差不多的话,甚至就连表情都差不多一样,都有些拽,居高临下的态度。

“呵……”蓟有被笑到,应该是那人像自己才对,他应该感到庆幸,蓟接着回复道:“老实说,我不需要咨询,但假如我有抑郁症,你要怎么判断我是心理脆弱,还是真的有病?”

乔雅惊呆了,简直就如出一辙。

“事实上你说得很对,大多数人只是想要一个合理的借口去逃避自己无法面对,或者无法负担责任的事,我会给他们轻度抑郁的诊断结果让他们心情好一些。还有一些浪漫主义者,他们在痛苦中发现了美感,于是为了美感而寻找痛苦,夸大痛苦,甚至伪造痛苦,然而,假的痛苦有千百种语言,真的痛苦却是没有语言的,我只需要引导,就能辨别。即使不这样,也只需要看他们的眼睛。”

乔雅如是说道。

“你或许还真的有两把刷子。”蓟有被震到,不过没有太多时间闲聊,她摆出罗哲的相片放在桌上,“你认识这个人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