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0014. 萨曼莎
  • 原初猎人
  • 黑暗艺术大师
  • 2298字
  • 2020-02-13 11:21:48

4月17日,星期五,凌晨2:05。

乔雅并不知道萨曼莎的可怕之处,只以为是一个不大死得了的女人,看她艰难的站起身来,嘴中还咳着血,没有多大的危机感。

而罗哲已经给双管猎枪装弹,瞄准了萨曼莎的脑袋。

“我的枪法很烂,你或许可以做我的练习道具,还有着大概二三十发子弹。”

罗哲还以为这蟑螂般生命力的鬼佬会多“死”一会儿,没想到几个钟头不到的工夫,致命伤也能愈合如初。

不过一晚上见过太过怪事的罗哲已经见怪不怪。

见罗哲这么大动干戈,乔雅咽了咽喉咙,倒退几步,从办公桌抽屉内拿出注射器,这是以防万一遇到症状发作的病人,可以来一针镇静剂消停消停。

萨曼莎一脸不屑,即使被枪指着也不动声色,漆黑的枪口随着她的缓慢踱步移动,最后她坐在了棕榈色欧式软包沙发上,森林般苍翠的眼眸仔细的打量着罗哲,近乎科研人员注意力高度集中摆弄显微镜的目光。

“你所化成的怪物,前所未见……”

萨曼莎冷不丁的说道,不仅是前所未有,就算是类别A的染血者,在自己的言灵—精神剥离下,也会受到创伤,起码也是类别A中最强大的那一批,而且形态极其诡异。

罗哲眉头紧锁,是的,自己对潜伏在体内的怪物一无所知。

“它是什么样子的?”

罗哲十分好奇,如果能了解自己意象所具现化的怪物,那么也就能更加了解自身。

“我已经忘记了。”萨曼莎一阵头疼,已经回想不起详细细节,补充道:“从没见过的类型,并没有被编入分类,像电视收讯不良出现的黑白条纹和雪花,在你的潜意识里就藏着伪装这种本能么?真是一个可怕的人……”

罗哲不太信这种鬼扯,她所描述的像是显像管一类的东西,而自己是货真价实的生命体。

“你背后的组织是什么?你奇怪的不死之身?血疫诅咒……到底是什么?怎样爆发的?”

罗哲有太多问题要问,Phantom幻象也是烟雾弹,用来麻痹大众的,背后藏着更多的秘密可能还有更多势力的利益斗争。

“慢慢来,伙计,第一个问题无可奉告,怎么折磨我都没用的。”萨曼莎从裤子口袋中摸出一包被压扁的香烟,罗哲正要开枪将其射杀,发现只是烟后,便由她去了。

她毫不介意的取出一根点上,深深嘶了一口,说道:“桌上的那瓶血,污秽之血,你也渴望得到它对吧?怪兽永远是嗜血的,血的味道,比任何事物都要美妙。”

罗哲的确有着这种强烈的念头,打开瓶子的欲望,只是他的自律性强到了夸张的地步,对克制本能有着相当病态的经验。

“这是血疫感染者的本源之血,药剂师能提取它混合一些材料加工后制成混合魔药,能大幅减少神之血带来的副作用,灵视以及狂暴化,同时带来强大的力量。我注射了危险系数6的混合魔药,本质上也是怪物,但只能算半个,而你,罗哲,是完整的。”

“炼金术吗?”

乔雅的世界观被反复刷新,就像是超级血清一样,可以把人变成超人,太不可思议了。

“随便你怎么说。”萨曼莎深深嘶了一口烟,反正也是些不是秘密的秘密,“血疫……没有人知道是什么,至少我这种层次的人不知道,唯一能确定的是,这是神才能做到的事情。但它的爆发也是一个谜题,你们绝对想不到它的传播方式,极有可能已经来不及了,阻止它蔓延整个世界。”

“不是通过血液传播的么?”

乔雅无法想象,如此恐怖的东西要是还能通过飞沫,气溶胶这些来传播,简直就是现代版的黑死病。

“神的诅咒不会那么低级的,孩子。”萨曼莎喷出烟雾,摇了摇头,用手指了指太阳穴,“通过意识,甜心,人的灵魂。”

闷雷滚动,大雨倾盆。

“意识?”

罗哲根本不知道萨曼莎在鬼扯什么。

“这个小妞不是提到过了么?”萨曼莎玩味的看着乔雅,补充道:“这站不住脚的世界论暂且不提,无人能知晓世界的本质是什么,但物质和意识兴许是一体的,血疫蔓延的方式并不是通过我们眼前看到的这个世界……而是在更深层的地方,懂么?人类的因果命运交织之地,肉眼无法探索思想无法抵达的地方,血疫在那里爆发传播,用着人类无法理解的方式。我们所能做的,也只是尽力猎杀染血者。”

萨曼莎长吸一口烟,烧到了烟头,尽管地球上生活着的数十亿人并不知道,木已成舟,等待着他们的是,深渊般猛烈狂暴的恐惧,除开血疫之地外,没有地方可以被称作是地狱了。

“你想说的是,世界末日要到了么。”

罗哲面无表情。

“不,伙计,比那要惨得多,我的建议是所有人手牵手一起早点自杀,个人推荐是吞枪,这样比较便捷,溺死自缢或者其他手段都有一定的痛苦,趁早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死去。很多人都以为自身处于牢笼之中,其实不知道,这同时也是最坚固的堡垒。”

萨曼莎毫无素质的把烟蒂摔在地上,再次取出一根抽了起来。

“人是没有那么脆弱的,肯定会有解决的办法。”

乔雅不赞成这种观点。

罗哲感觉问了等于没问,反正都要完就对了,说道:“那灵视呢?究竟是什么?”

萨曼莎摸了摸鼻子,被烟呛了一下,回答道:“你问到点子上了,兽化也是灵视的某个附加功能而已,它可以让人目睹宇宙的全貌,目睹‘真理’,无人知晓真理是什么,但它会令人崩溃,精神被撕裂反馈在现世中。小妞,人类远远比你想象的要脆弱,就算是让人承认自己是个满脑子想着性可有可无的垃圾都很困难,更何况是不可名状之物呢?对凡人来说实在是太残酷了。”

“理智的人无法触及,狂乱的人无法解答么?”

乔雅竟有些向往。

“是的,不过在‘真理’面前,即使是深渊,也会有狂妄之人跳下去的。”

萨曼莎看着罗哲乔雅两人,他们看上去是那种人。

“你似乎通过吃安定药来阻断灵视,以至于不彻底狂化,无法变回人类,但这不是长久之计,像定时炸药一样,总有一天会爆发的。”

萨曼莎警告着罗哲。

“总之,我饿了,能给我弄点吃的吗?”

萨曼莎把这里当成了自己家,拿起纸杯去饮水机接水喝。

罗哲:“……”

乔雅:“……”

“你们这是什么眼神?另外,手机给我。”

萨曼莎摊着手,一幅理所当然的架势。

“不。”

罗哲这样说着。

“该死……”

萨曼莎把烟蒂甩在地上,得找个机会宰了这混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