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0012. 敬畏之心

  • 原初猎人
  • 黑暗艺术大师
  • 2144字
  • 2020-02-10 23:24:49

4月17日,星期五,凌晨0:43。

寒意沁入了皮肤。

当罗哲回过神时,眼前的景象却恍如隔世。

断壁残垣的废墟,家具电器被巨石砸碎淹埋,这层楼的承重柱倒塌了不少,钢筋水泥暴露在外,27层以上的建筑开始歪斜,但并未倒塌。

他踱步向高楼的边缘,并没有窗户的阻挡,站在边沿上俯瞰着这座雨夜下的城市,消防车来了,红蓝交织的醒目光芒有些刺眼。

只记得自己被尖锐的附肢刺成筛子,大出血而死,再也回想不起任何内容。

这种情况并不是罗哲第一次经历,是的,自己又化作了怪物,摆平掉了一切障碍,无论是有着怪力的神秘女人,甚至是暴怒狂躁的恐怖怪物。

难以想象是何等强大的力量,连霰弹枪也束手无策的强大生物,却被兽化状态下的自己给解决掉,不知道是被自己消灭了,还是让它给逃跑了。

令罗哲疑惑的是,这次自己的衣物并没有任何破损,除了被口中不断喊着神圣的怪物所刺出的窟窿。

或许自己和其它染上血疫诅咒的人不同,刚刚的那个人,显然还保留着自己的意识,即使仍然能够作出表达,但无法驾驭自己狂暴后的身体。而自己的情况是,根本无法控制这头怪物,甚至无法回想它的所作所为。

罗哲无法理解。

或许后备箱的鬼佬女人能给自己答案,目前要紧的是找到乔雅,给自己开镇静类的药物。

灵视是一种持续性的状态,如果没有药物阻断的话,将会一步步深陷下去。

自己之所以没有永久性的化成怪物,可能是因为用这种大量吞服安定药的手段打断了灵视,没让幻觉继续下去,从而陷入崩溃状态。而是在清醒状态下死亡后变成怪物,所以造成这样的处境。

罗哲也只是胡乱猜想,找不出正确答案,自己不了解血疫诅咒,神的血液么,据刚才那人所说。

一个又一个谜团等着去解决,但罗哲现在只想找到乔雅,不想彻底变成那种口中不断喊着意义不明话语的恶心生物。

打开手机,乔雅早已把定位发了过来,竟然是在一个酒吧。

罗哲:“……”

他已经不在乎自己的雷克萨斯是多么破烂了,只要能上路就行。

在见识到真正的怪物之后,他抹去了立足于人际的一切粉饰。

……

凌晨1:05

检查了一下后备箱的鬼佬女人依旧是半死不活的状态后,罗哲来到城市里较为繁华的一段商业区,即使在深夜也是人声鼎沸,街边随处可见被搀扶着的呕吐醉鬼。

在多个电话没打通之后,他混进了乔雅所在的酒吧。

极富立体感的声控满天星以及各种光束灯的炫目强光有些刺眼。

罗哲从未来过这种地方,因为相比与路边拿着几千薪水来历不明的人,他更倾向于干一些自视甚高的律政精英,那会让他感受到力量。

但已经无所谓了。

音乐太响了,罗哲反感这里,或许是处于清醒状态下的原因,无论是傻站着傻坐着或者意义不明摆动的人,都显得有些滑稽。

尽管人潮涌动,但罗哲还是一眼就找到了乔雅,在各种前卫打扮的人中,套着医院的白大褂实在有些稀奇。

她坐在一个脏橘色头发营养不良的女人身边,试图拽她离开这里,但实在拗不过,只好拿出一些药物让她吃下去。

原来她是来找她的病人。

罗哲有些不屑,归根结底都是精神过于脆弱的原因,就像免疫力一样,意志是精神的免疫力,意志软弱的人自然会得病,这不是借口,只是缺陷。

暴躁推开挡路的人,来到两人所在卡座位置。

乔雅惊讶的看着罗哲,美眸有些呆滞,没有人能不注意到他,他浑身上下淋得浇湿的,穿着意义不明黑客帝国般的戏服,上面破着窟窿,背后背着个吉他盒形状的工具箱,齐肩的黑色卷发披散着,颠覆了对罗哲这个人的一切认知。印象一直停留在那个油头梳得一丝不苟的上班族身上,而不是这个刚刚参加过帮派火拼的危险人物,衬衫上还沾着血渍。

“你等一会儿,我先处理这边的情况。”

乔雅对这个双相障碍的女孩也有些束手无策。

在电音震耳的地方,实在听不到这种温柔女人说出的话。

罗哲可没有心情管这种人的死活,怜悯弱者是对大自然的不敬,是的,就像鬼佬女人说的一样,人应该怀有敬畏之心,他直接抓住乔雅的手腕往外面走。

“放开。”

乔雅眉头紧蹙,罗哲抓得她有些痛。

脏橘色头发女孩的几个朋友见来者不善,因为她突然发病,乔雅是来帮忙的,这一走不知道她还会出什么状况。

立马不怀好意的把罗哲围住。

罗哲感觉受到了侮辱,因为只是一些二十岁出头涉世未深的愣头青,而自己算是一个成年人,各种意义上。

他从大衣口袋内拿出大人的工具,一把兵工厂制式手枪,吓坏了这群年轻人。

“你疯了!”

乔雅的这句话总算被罗哲听到,但罗哲已经无所谓了,只要能拿到精一类的药物,怎样都好,不然自己会落得和那个口中喊着神圣的怪物同样下场。

“你也可能感染了血疫诅咒,会变成怪物。”

就连说出这句话的罗哲也觉得自己像个神棍,但事实如此。

乔雅没有办法,罗哲是一个很强势的人,不然自己也不会在没有任何心理鉴定的情况下,给他开半年的精二类药物。只希望那个女孩吃药后会缓解一些。

出了酒吧,伞也不打的被罗哲拽进了雷克萨斯里面。

“你得了妄想症,罗哲。”

乔雅捧起湿漉漉的长发,拧干了其中的水,尽管很不想伤害这个男人,但什么血疫诅咒,怪物什么的,听起来根本就不现实。

她仔细打量着罗哲,惊人的是气色好了很多,尽管眼眸还是略显憔悴,但比起以前的萎靡状态不知道要好多少倍。

“我后备箱有个女人,是来杀我的,她被枪打了也没事,我可以展示给你看,但不是现在。给我药,精一类的,最好是连大型动物都能麻醉那种。”

罗哲直接发动引擎,往乔雅创办的心理咨询机构开去。

“天啊……”

乔雅早就预料的一幕终于发生了,罗哲终于忍受不住彻底崩溃了,所有的症状都表现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