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0011. 猎人梦境
  • 原初猎人
  • 黑暗艺术大师
  • 2292字
  • 2020-04-18 18:56:23

4月17日,星期五,凌晨0:41。

砰!

扑向罗哲的怪物身形一滞,一只手臂上炸开了花,鲜血喷薄,一片模糊,但效果有限。

它背上血淋淋爬虫般的附肢带着奇特的眼花缭乱之感令人目盲,以一种完全如冷血昆虫蜘蛛蚊蝇蜈蚣一般的彻寒充盈了房间,卷曲的躯干衍伸开来,扭曲着身子向罗哲迅速钻爬。

“没用的……快跑……”

哀怨的复眼溢出鲜血,乞求的嗓音恸人至深。

以及那胸前网状隔膜猛咳血浆震荡而出的狂恐咆哮。

“神圣梦境神圣凶兆神圣幻影神圣苦刑神圣仁慈!”

“恩惠!怜悯!信仰!神圣!苦难!宽容!救赎!神圣!”

两条附肢刺了过来,瞄准罗哲的太阳穴,眼看就要深入其中,搅拌脑液。

咚咚……

罗哲的心跳快了两拍,血脉贲张。

推背感,潮涌般的恶心似乎有肿胀发酵的腐烂霉菌在胃内翻腾窜动,像是被航天火箭快速推动的上升坠落感。

他预见到了这一幕,眼前层层重叠的幻影。

他提前预知了这幅情景,但已回想不起详细细节,只记得自己被挖空脑髓而死,连忙躬下身体,成功躲过了这致命一击。

“快跑……”

脑袋上的嘴凄怨至极。

而胸口上的网状隔膜似是被激怒,猛咳血浆,震荡出昆虫般的人类嘶鸣,与之前的不同之处是,一字一顿的抑扬顿挫,每一个字符都飚溅出磅礴的猩红液体。

“尸体神圣……强*神圣……杀人魔神圣……死亡神圣……神圣各人!神圣各地!神圣一切!”

似乎已是狂乱。

十条附肢疯狂的朝着罗哲刺去。

嗤嗤嗤……

心跳再次加快,再度预知到那些即将刺来的位置。

纵然罗哲躲过了几次,但身体速度跟不上神经反应速度,手臂,大腿,腰部,被刺出十几个拳头大小的窟窿,汩汩的冒着鲜血。

用尽最后余力装弹扣动扳机,击中绽放起一片血肉之花,但毫无效果。

他颓力的跪倒在地,已经是不活了。

……

……

巴洛克风格的复古装潢,马蹄腿造型的雕花西欧中世纪仿制家具,深褐的护墙板上装裱着植物和风景的油画,以及鹿头制作成的标本,怀旧的雕纹红木挂钟,秒针每进一格都极其清脆,罗哲听得有些厌倦。

轻风卷起窗帘,一束阳光从窗户边上投射进来,强光晃得罗哲绷紧了精神。

“失眠症越来越严重了么?”

罗哲瘫坐在椅子上捏着眉心,已经忘记了自己是怎样来到这里的,是搭乘轻轨,还是开的自己车,甚至忘了今天是星期几,是否是工作日。

罗哲想要去看挂钟上的时间,可一旦把目光汇聚在上面,飞蚊症就会变得严重,被扭曲黑影怪斑遮挡视线。

“不得不说,如果你不是一个精神病的话,说不定会成为一个作者,不,你依然可以发表,你写的这些还蛮有趣的。”

乔雅翻过罗哲所写故事的最后一页,并把笔记本甩到罗哲的身前。

罗哲眉头紧锁,瞳孔中映射着恶意。

尽管自己信任乔雅,但这个知性美的温柔女性今天格外的反常,不是那种心肠软的货色,是个完全按规章制度行事的刻板医生。

罗哲拿起笔记本开始翻阅,上面是一些关于幻觉和怪物的内容,自己完全没有印象写过这些东西,甚至没有写作的习惯。

“没有任何一点能证明这是我写的,只不过是A4纸打印出来的东西,我可以说这是莎士比亚写的,然后用它捞一笔钱,有人会相信我么?精神病……我不是精神病。”

罗哲不屑的把笔记本扔进垃圾桶,尽管知道乔雅设身处地的为自己着想,这可能是什么新花样,但有些太过了。

“是这样吗?本来在故事里,你依然把我当成疏导者还让我有些感动。你被诊断为急性妄想发作,癫痫性精神障碍,偏执性精神障碍,最严重的是人格解体,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我给你开的药有短暂性失忆的副作用,你还记得是怎么来的这里么?”

乔雅面无表情,撑在桌面的双手合十抵着下巴,目光仿佛是在审讯。

罗哲努力回想起自己是怎么到达这里的,但头部传来剧痛,无论如何也想不起半点讯息。

“我不是精神病,我只是来找你开药的,你要如何证明你所说的一切?”

罗哲有些不屑。

“尽管在你的主观意识里并没有向我吐露任何关于你的事情,但在癫痫发作的时候,你是没有任何防备的。罗哲,你是一头怪物。”

乔雅平静的翻阅着档案,补充道:“难以想象你是抱以何种病态的心理。是因为童年创伤么,或许是因为教养院缺乏资金,从而寄读聋哑人学校的缘故,见过了太多悲剧,你似乎从小就对人生意义和人类欲望有着高明的见解。所以从事了数据分析师这样的工作。”

“你明白他们想要什么对吗?孤立的个人很清楚,在孤身一人时,不能焚烧宫殿或洗劫商店,即使受到这样做的诱惑,他也很容易抵制这种念头。但是在成为群体的一员时,他就会意识到人数赋予他的力量,这足以让他产生杀人劫掠的念头,并会立刻屈从于这种邪念。出乎意料的障碍会被狂暴的摧毁。罗哲,你是一头怪物。”

“你不相信性善论,也不相信性恶论,你推崇的是多数派论,你抓住了机会,抓住了翻身的关键,你和其他寄读在聋哑人学院的孩子有着天壤之别。只要加入潮流,只要站在风口,只要让更多人陷入娱乐至死,你就能巩固你的地位,看看你现在,从一无所有,到几百万的公寓,几十万的汽车,卡里有着上百万存款,你是成功人士……通过掠夺人类的思想。”

乔雅面无表情。

良久的沉默。

只能听见轻风拂动窗帘的沙沙声。

“那又怎么样呢?另外,我讨厌童年创伤这种说法,软弱者才会受伤,这说明不了什么,只是一种缺陷,我没有缺陷。就算你知道这些,那又怎么样呢?”

罗哲一丝不苟的油头散出几缕,憔悴的眸子显得无所谓。

并没有想象中的惊慌失措,连人带椅都会倒退好几步。

乔雅愣了很久,才缓过神来,说道:“你改变了,罗哲,半天不到就判若两人,什么都无所谓了是么?即使是你从未示人的真容。”

罗哲眉头紧锁,不知道乔雅是在玩什么花样。

“打开你的内心。”

“加入狩猎吧。”

“我们很快还会见面的,下次我会带你去见另一个人。”

乔雅说罢,罗哲只觉胃里一阵翻涌。

“什么……”

罗哲只觉喉咙里有什么异样,紧接着一双血淋淋的手臂从中窜出,撑开了口腔,呕吐出一头和自己同样体型的怪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