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0010. 嚎叫

  • 原初猎人
  • 黑暗艺术大师
  • 2269字
  • 2020-02-09 22:15:30

再也没有比这更滂沱的大雨。

也再也没有比这更深邃的黑夜。

狂响分裂支离破碎的雨点,过分的畅快淋漓,沁入骨髓的刺寒。

十字路口,抽搐摆动的雨刷器,也无法彻底扫净车窗的视野。

他开得太快了,迫不及待想要见到违背自然的怪物,在红灯时,以至于没发现那突然窜出的人。

砰……

4月17日,星期五,凌晨0:19

“嘶……”

猛烈的深吸,大脑开始充血。

如同三维物体跌过二维的截面,罗哲目睹到了,仿佛是高维物体在三维世界的跌落,破碎的不连贯立体影像在眼前层层叠加。

他赶忙拉住了手刹,雷克萨斯在被雨水覆盖的打滑中飘移两三米远,终于及时停止住。

而不明真相的人在雨夜中顶着公文包匆忙的奔跑了过去,宛若无事发生一样。

“什么……”

而罗哲再也无法回想起刚才的奇妙体验,只记得着自己撞死了人,模糊的印象,回忆不起其中细节。身体有着反胃的恶心,终于忍不住打开车窗呕吐出一滩清水。

像是经历了什么大马力加速的推背感,导致的强烈眩晕大脑缺氧供血不足,不是车辆这种速度较低的东西,更类似于载人航天的工具。

“预见了未来么。”

罗哲整个人呆滞在驾驶座上,愣愣的看着那奔跑着的,穿得像企鹅般的男人。

他发动引擎继续开着车,放慢了速度,保持了在了六十码左右。

记得后备箱的女人所说过的话,血液会提高人的灵视,在幻觉中崩溃为失去理智的怪物,只是迟早的问题。

这就是灵视么,即使罗哲已经遗忘了灵视状态下的细节,只记得自己穿梭在各种不同的时间地点,痛苦以及愉悦毫不矛盾的交错。

汲取人内心的意象,可是自己的意象又是什么呢?

罗哲自认是个相当肤浅的人,可一旦抛出这样的疑问时,却发现自己对自己一无所知。

没有谁知道这个答案,罗哲这样想着,没有谁会例外。

在探寻自我的本质时只会更加的迷失自我,长期以往中化成自己都不认识的其他人物,潜意识里或许还残存着自己的本来面目,事实上在行为动机上已是毫不相干的怪物。

无人能逃脱,这不毛的悖论。

……

凌晨0:37。

罗哲已经到达了目的地,他已经不管那一套,直接违章停车随便泊在了一条步行街上。

他记得门牌号,鬼佬女人负责去狩猎的怪物,而现在自己将之取代,成为了刽子手。

混进大公司的商标楼盘,乘上通往公寓高层的电梯,被雨淋得浇湿的罗哲,浑身上下散发出危险的攻击信号。

“怪物……”

他回想起了鬼佬女人踹自己的时候,似乎只要遭受到攻击,身体就会变得有惊人的力量。

而他试图自残的时候,却并没有出现之前那神奇的一幕,似乎是在有明确目的的冷静情况下,无法触发这种……变异还是进化,罗哲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现在的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假若要对付怪物的话。

罗哲不知道有多少人感染上了血疫诅咒,因为官方在尽力隐瞒事情的真相,而派出鬼佬女人这样的人狩猎染血者。或许很快兽疫就会过去,但罗哲从自身的情况感觉了出来,有着就算是专家也无法消灭的怪物,假若这种天谴般的可怕诅咒还具有强大的传染性的话。

或许,末日就要来了,罗哲脑海不由联想起假想中核冬天被煤烟污染覆盖后的城市废墟,说不定会走到那一步。

如果像自己这类的人很多的话。

叮……

电梯到达了指定楼层,27层。

罗哲单手持枪,向着目标所在的房间踱步而去,所过之处,洒下了一地的雨水。

2704的门前。

罗哲礼节性的扣了两下门,但并没有任何回应。

一想到要见识到可怕的怪物,罗哲也有些不镇静,或许自己会被吓个半死,然后会被怪物撕扯成稀烂。

罗哲怀疑起自己此行的目的,自己是真的想要看一看怪物,或只是现实世界太过无趣,反正也没有别的事可做。

他发现症结所在,自己并不是想要探寻血疫诅咒背后的真相,找出办法治愈自己,或许自己因此而死也无关痛痒,只是……

太过无聊和乏味了。

见门内久久没有回应,罗哲打开翻盖手机,一个电话打了过去。

一阵提示音后……

无人接听。

罗哲不明白状况。

直到入户门自己缓缓打开。

饶是罗哲,看到屋内的景象,也怔了那么一刹。

“你也看到……血的味道了么?”

尽数撕裂损坏的家具电器,满布墙壁的鲜血涂鸦,嘶哑并模糊的嗓音像是昆虫所模仿人类而说出的语言,尽管意义不明。

咔咔咔……

怪物在啃食尸体,从之前得到的信息相片来看,被啃的人,正是此次鬼佬女人要猎杀的目标,被确认身份的怪物。

至于另一头怪物,类人的躯体头颅变形,浑身被剥皮一般的鲜血淋漓,肌肉组织纤维暴露在外,比胳膊还长的指甲爪子尖锐得如同工厂生产机械,背上长两排蜘蛛般的附肢,胸口开裂形成音箱般网状分离的血肉隔膜,他的血盆大口啃着食物,声音从胸口的隔膜中发出。

尽管罗哲并不知道。

B—074,嚎叫。

“神圣!神圣!世界神圣!灵魂神圣!皮肤神圣!鼻子神圣!舌头,阴*,手和阳*神圣!”

那地上蠕动着仿佛还活着的血液,被这头怪物吸食干净,胸口的横膈膜网状血肉音箱般振动发出意义不明的嘶哑噪音。

被捷足先登了么?就连罗哲都诧异自己的第一反应是这个。

然后它转过头来看向罗哲,昆虫般的复眼长在畸形扭曲的脸上,除了躯干相似,已经根本看不出人类的模样。

“求求你……杀了我。”

复眼中流溢出血液,仿佛是在哭泣,它脑袋上的嘴这样说着,但胸口上的网状血肉。

“打字机神圣诗神圣声音神圣听众神圣狂喜神圣!”

胸口的网状血肉震荡颤出的嗓音,远远要比嘴中的乞求强烈太多。

“我看到了,你也和我一样,流着神的血,快跑……快跑……”

脑袋上的嘴万般可怜的说着,可胸口的网状隔膜。

“一切神圣人人神圣各处神圣!”

“神圣永恒中的时光神圣时光中的永恒神圣空间中的闹钟神圣四维神圣第五国际神圣火神中天使!”

“神圣大海神圣沙漠神圣铁路神圣机车头神圣梦幻神圣幻象神圣奇迹神圣眼球神圣深渊!”

它发狂的附肢划烂墙壁造出巨大的沟壑,力量无匹,把房间本就残破不堪的家具撕裂成粉碎。

然后朝着罗哲扑了过来。

“这样么……”

罗哲有被震到,举起了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