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0001. 失眠症

  • 原初猎人
  • 黑暗艺术大师
  • 2583字
  • 2020-03-13 16:59:05

氧气让人兴奋。

一万米左右的高空,飞机发生故障,即将坠毁,氧气罩弹了出来。

愚者戴上,认为它存在的意义是让自己活下去。

而智者察觉到了,只有吸入氧气,才有胆量去接受死亡的事实。

……

……

4月14日,星期二,下午4:02。

“嘶……”

猛烈的深吸,无形之物填塞了肺叶,膨胀起来的充实感,令他觉得自己不是一个符号,而是一个鲜活的生命,类似野兽,类似猛禽。

不是电子屏幕前的傀儡,而是一号歇斯底里的危险人物,罗哲不由产生这样的念头。

积郁阴霾的天空灌铅般的沉重,淅沥小雨飘打着,通过办公室开着的窗户,隐约能听到水滴碎裂蠕动的悉索声。

网格落地玻璃窗的高层写字楼建筑,分化成网格状的办公空间,紧密排列成网格状的工位,格子里佝偻低头的人们。

罗哲混杂其中。

窗外雨点淋漓的狂响,也被键盘敲击的死寂给扼杀。

白衬衫,黑领带,锃亮的皮鞋,往后梳拢的油头,轮廓分明的五官,假若不是各种卡债贷款,俨然像是华尔街的金融精英。

但他本人却觉得自己像一头滑稽的企鹅。

数据分析师,这是罗哲的工种。

他的工作内容是编写程序,收集用户的个人信息以及浏览记录,分析计算用户喜好,为用户推送他们喜爱的东西,不局限于新闻杂谈,虚拟产品,视频游戏,社交平台,贷款公司。

然后每天观察人们的取向趋势,把它排成电子表格发送到上司的邮箱,这就是罗哲的工作。

他已经做完了今天的工作,一如既往,人们并不关心凶杀案和贫困问题,并把冷漠当成美德,他们在意的是哪个名人传出绯闻,电子产品和虚拟软件的发售。

他了解人完美面具下藏着的一切,是什么让人成为人。

并不是基于社会进步的宏愿,推动一切的,是工业革命后所突变的畸诡欲望。

居住在房地产公司的商标住宅,坐在家具公司的新款沙发上,啃着世界连锁的快餐食物,用着科技公司的电子产品。

目睹着,自己所推送的,满足他们口味的幻觉。

丧失了生命的活力与悸动,人们成了符号和数据,构成人的,不是矫健有力的肉体,而是各种品牌联名的假想躯壳。

无论是对于邪教或是恐怖组织都可以萌发有效的反击,但对于这些牢固的信念,却没有任何手段可以利用。

或许最大的问题并不是把无知当成智慧,罗哲瞟向其他工位上自己的同事,最大的问题是像自己一类入世已深的人,已经失去了思考的权力。

这死气沉沉的世界,见不到一个活物。

通过粉饰,他掘出了一个地狱。

“失眠症越来越严重了么?”

罗哲捏住眉心,停下了胡思乱想,失眠症让他感受不到真实,一切都很虚幻,所有事情都成了相同事物的拷贝。

口腔里有些异样,似乎是牙龈发炎了,罗哲能够感受到潜伏在牙床内肿胀起来的病菌。

“把今天的图表打印一份送到我办公室。”

有力的大手按在罗哲的肩膀上,留下这句话后他就迈步离开,只能听到皮鞋蹬踏的声响。

罗哲并不厌恶这个命令,让他感到不适的是,他的办公室里有打印机,发到他的邮箱后便能快捷的打印。

而这一举动的真实目的,是佐证他的权力。

或许他并没有恶意,失眠症可能也在困扰着他,事实上,人们绝大多数的日常行为,都是一些自己根本无法了解的隐蔽动机的结果。

正如人们热衷于内涵空洞的发泄式影音文字作品,因为现实中所有失败的经历都能通过这个渠道得到成功的反馈。

他或许也是一样,并无歹毒的动机,或许是童年经历缺乏受到他人的尊重,潜意识中便要强调这一点。

罗哲认为他很可怜,但自己早已失去了同情心。

……

第二天。

4月15日,星期三,下午5:00。

斜阳下的天空黄红混浊,通过办公室开着的窗户,能瞧见天空的色彩,如同劣质水粉画一样的油污。

网格建筑,网格空间,网格工位,佝偻低头的人。

今天和昨天并无不同,罗哲把A4纸张文档送到上司的办公室,一如既往,冷漠与利己是一种美德,人们并不关心凶杀案和贫困问题,不过有趣的是,一些恶心怪兽的CG特效视频热度惊人的上升着,总而言之,他完成了工作。

口腔里有些异样,发炎的牙龈似乎传播到了相邻的位置,肿胀的病菌开始发痒,并带有灼热感的疼痛。

指甲周围长满了倒刺,酸痛的撕裂感。指甲缝隙也产生了剥离镶嵌得并不牢固,手臂上长出了不痛不痒的皮疹。

自己或许该去看看医生。

失眠症愈发严重。

罗哲已经分不清日期,只对24小时制的数字刻度在意,他盯着显示器屏幕右下角的数字,已经到了下班时间。

然而这里安静得像是南极,有的只是一只只滑稽的企鹅。

下午5:16。

等罗哲的上司走后,人们陆续续的离开,他也并无不同。

下午5:24。

方正的白砖石柱,矩形的地铁站台,设计者测量好间距的通道站位。

形形色色的人,罗哲混杂其中,与其他低头注视智能机的人不同,他目光呆滞的望着前方,失眠症带来的疲惫使他难以集中注意力,甚至是用于发散。

呼啸而过的列车刮起阵阵冷风。

“嘶……”

猛烈的深吸,冰凉的空气灌入鼻腔,直通肺腑。列车轨道的玻璃隔断倒映出罗哲的形象,他凝视着黑镜中的自己。

憔悴枯槁的面孔像是吸食致幻物的瘾君子,像是个社会边缘的失败者。

咚……

手机提示音。

罗哲回过神来,这是他侥幸结交到的一个家境殷实的朋友。

【视频】

罗哲点开,正是那些最近那些在网络上疯传的恶心怪兽CG特效视频,但因为不可抗力的因素被屏蔽掉了,不过私下里被很多人保存下来,作为茶余饭后的节目。

视频中的是一头没有皮肤血淋淋的类人生物,它从下水道排水口的铁窗中窜出,恐怖的身体机能令它在建筑之间乱窜,跳蚤一样的健壮腿肢发达得过于夸张,跳上一栋高楼后便不见了踪影。

罗哲开始怀疑视频制作者的目的,如果只是为了炫耀自己CG特效技术的高度,完全可以用另一种形式呈现。是因为制作者的心理缺陷,还是确有其事呢?

但这种违背生物学的怪兽,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只能是前者了。

【被吓到了】

罗哲不知道回复什么,所以回复这几个字让分享者得到满足,谎言的宝贵之处在于它是不需要任何代价的。

啪嗒啪嗒……

电子屏幕甩上了几滴黑红色的液体,罗哲感觉嘴唇上方有些温热,伸手一摸,发现自己鼻子正在流血。

骤然的,血流如柱。

浇了站台一地,溅起几滴粘在了裤腿上。

患上失眠症的人难以入睡,也没有真正清醒的时刻,罗哲精神有些恍惚,忽视了这一症状的严重性,只是想起身上没有纸巾。

索性用长袖衬衫的袖子去擦,再把嘴巴上的液体擦干净以后,罗哲染血衬衫的形象看起来像是一个危险人物。

周遭的路人下意识的离罗哲远了一点。

咚……

手机提示音,是他人编写的程序为罗哲的喜好推送的新闻。

【七十年后终于破案,《十二宫杀手》有了完整的结局。】

【挪威出现开颅杀手,动机不明,凶手仍然逍遥法外。】

【北欧正在传播一种前所未见的新型病毒】

罗哲并没有在意,用袖子堵住鼻腔,上了地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