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讨好?

“虽然是一具尸体,不过你倒是有几分灵智。”木川看着眼前黑乎乎的人影,捏着下巴,问道:“会说话么?”

“阿……卜……”霸尸尝试性发音,不过声音太过沙哑,难听,让人有种刀刮过耳朵的感觉,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

沉默片刻,木川道:“你还是闭嘴吧。”

霸尸连忙点头,用手指,在地上画了几个歪歪扭扭的符号。

“求饶?有意思,可愿跟在我身边?看你的样子,吸收够了邪气,应该也是一个不错的肉盾。”

“肉盾?”霸尸一时间,没有听懂。

但是看着木川怪笑的脸,总有种不祥的预感。

“行了,跟我出去吧。”木川一甩手,飞向了外面。

霸尸连忙跟上,不过因为没有吸收太多的邪气,他目前还处于极度虚弱,速度慢了木川一大截。

木川出去了,霸尸还在宫殿里追赶……

“出来了,是刚才进去的那个道人。”

“毫发无损?难道没有碰到霸尸?”

一群人瞪大着眼睛,好奇的打量木川。

木川则是落在了妙法他们身边,妙法惊讶道:“木川前辈,那霸尸呢?”

“霸尸?你说的,是那个黑乎乎的尸体吧?跟在我后面,一转眼就不见了。”

“跟在您后面?也就是说,您见到了霸尸?还从它手中活命了?”

妙法失声大喊。

周围的邪修听到后,都竖起了大拇指。

牛啊,居然能在霸尸手上活命,这位道友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视。

霸尸何等存在?

集结了真仙的无双,又拥有邪魔的诡异。

可谓是亦正亦邪,生杀予夺,全凭自己的想法。

很多炼制出了霸尸的邪修,最后没有控制到霸尸,遭到了反噬,身死道消。

“出来了,我听到了!”

“那脚步声,好沉重,一脚下去,感觉天地都要蹦碎了。”

“心跳声……我听到了,居然恢复了心跳声!血尸,魔尸都是没有心跳声,就连刚炼制出来的霸尸同样没有,除非达到了第二个阶段,才会出现生命复苏的异象。”

“这心跳声,就像是闷雷一样,这个霸尸,非同寻常。”

一双双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出口。

一个高耸的身影,在黑暗的宫殿入口,屹立着,那沉重的脚步声,每一步,都让地面深深的凹陷。

那双猩红的眸子,闪过的光芒,就像是夺命的黑钩放在了脖子上,让人莫名的发寒。

“这就是霸尸,气息……太可怕了。”

一群人狂咽口水,看着一步步逼近的霸尸,连反抗的想法都没有。

在这种目光锁定下,他们就像是被禁锢了。

那霸尸在众人的沉默中,来到了木川的身前,在所有人的注视下……

噗通一声,跪下来。

堂堂一具仙人骸骨炼制的霸尸,带着仙人傲气的霸尸……居然跪在了,刚才出来的墨竹长袍青年身前。

他们……看到了什么?

这确定不是幻觉?

一群人,感觉见到了,这辈子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这真的是霸尸,而不是普通刚刚拥有神智最低级的血尸?

更吓人的是。

这霸尸居然跪在地上,缓缓的挪移过来,那黑漆漆的嘴唇,缓缓的裂开,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里面尽是尖牙,可就是这个狰狞的笑容,居然……居然带着些许讨好?

霸尸,在讨好这个青年!

嘶~

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

有人更是拿着自己的法器,给自己脑袋框咚来了一下。

确认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眼前的场面,实在是太诡异了。

“老……老祖,这是……”庆天已经结巴的说不出话来。

“额……也什么什么,看他在这里,一个人挺可怜的,周围连灵气都没有,就带出来了……”木川认真的道。

结果霸尸脸一震的抽搐,却不敢反驳。

不过心中,霸尸已经开始疯狂咆哮。

老子在这里活的很好啊喂,只要你不来抢我邪气,现在我还是那个牛逼哄哄的霸尸好么。

可惜,木川听不见,只是平静的扫了霸尸一眼。

霸尸干笑一声,配合的点了点头。

“霸尸?一个人?可怜?”

噗~

庆天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

这可是动辄屠州灭世的存在,就连盛名已久的中州,曾经都被一具霸尸闹得不得安宁,以一位渡劫老祖的陨落,作为代价结束了那场恐怖的动乱。

结果到了自家老祖口中,这就是可怜?

狠人皱着眉头:“确实挺可怜的……你看他,饿的锁骨都出来了。身上又黑又臭,也不知道多久没洗澡了。”

“又黑又臭?那是尸油啊……”庆天快疯了。

这可是刮一点下来,足以毒死一个合道修士的尸油,到你这里,就又黑又臭?放在外面,抢破头都有人要。

庆天终于有点明白了,为什么自家老祖,对这个女娃情有独钟。

这两人的脾气,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若不是木川来历庆天都清楚,他都怀疑,狠人是不是木川的私生女。

臭味相投,不无道理。

“行了,里面除了这小黑,还有一个传承关卡,狠人可以进去试试,若是扛不住……”木川取出一个玉符:“就捏碎它,我立刻就能感应到。”

“小黑?”

霸尸险些一头扎倒在地上,他堂堂一具霸尸,就随口变成了小黑?

偏偏他还不能拒绝。

这就像是一个宠物的名字啊……

他像宠物么?

他是号称第一攻杀无敌的霸道魔物啊。

周围妙法等人,也是一脸无语。

小黑,这也亏得是木川,其他人敢这么说,怕是霸尸当场就要暴走。

“嗯,那我进去了。”狠人接过了玉符,一头冲进了宫殿。

那些站在远处的邪修,也都蠢蠢欲动,只是木川没开口,无人敢上前罢了。

“你们要进去,也可以,不过里面的东西,各凭本事,至于最深处的魔甲,只能留给狠人。”木川淡淡的瞥了这些人一眼。

这魔窟里面,东西很多。

不过除了最深处的魔甲,他一样都看不上。

魔器哪怕比不上仙器,却也和仙器齐名。

乃是仙器之下,伪仙器之上,若是狠人得了这魔甲,将来怕是少有人能够攻破她的防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