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咦,是小老头?(三更)

本来木川等人饶了半天路,这才找到了出口,狠人率先走出来。

谁知道才刚走没多久,就碰到了一个熟悉的小老头,顺口问了一句。

这一句话,让小老头很生气。

片刻的愤怒过后,所有的事情,都在一声‘家师木川’的话语中,平息下来。

本来极端狂傲的阴仇,也在这句话出来后,张着嘴巴,呆立在了原地。

家师木川……家师木川……家师木川……

短短的四个字,不断的回荡在阴仇的脑海里,他不自觉的想起了,自己多次死里逃生,离开仙墓后,打听来的消息。

也正因为这些消息,才会让他无比的惊恐。

“你说……你的师父,是木川?”阴仇声音有些发颤,脑海中,回忆起了仙墓中的一幕。

一只蛤蟆,一个青年,一个女孩,砸断了他的腰。

然后拍拍屁股走了。

那一幕,永远刻在了他的心中。

如今仇人就在眼前,他却不敢有半分异动。

反而咽了咽口水,向后退了一步。

倒是他的弟子,无比的嚣张:“我管你什么木川,我家师尊和等人也?那是随州排名第一的合道修士,更是随州邪修中的无双人物,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都没用!”

“不错!我家师尊,杀人无数,何曾向人低头?”

话未说完,阴仇就跪倒在地。

不为什么,就是腿软。

而狠人的身后,走出来一个青年,含笑的看着阴仇。

阴仇咽了咽口水,不敢吭声。

他的徒子徒孙,见到跪下的阴仇,惊呼道:“师尊,您这是怎么了?”

“是不是随州受的伤,还没有全愈?”

“师尊快些动手,将其斩杀!”

“我等在后面,为师尊掠阵,师尊只管杀人!”

杀你个头啊!

阴仇内心疯狂的咆哮,他要是能杀,早就杀了,还用跪在这里?

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也不看看来的是谁?

你们要去找死,也别拖老子下水。

“嗯,有点眼熟,这老头。”木川捏着下巴,打量了阴仇几眼,然后似乎认出来了,指着他道:“你就是仙墓那个,那个倒霉的老家伙。”

“是是是,就是我。”阴仇干笑一声,舔了舔干涩的嘴唇,跪着拱手道:“前辈一段日子不见,英俊了不少。”

“你倒是嘴甜。”木川满意的点头,打量了几眼,奇怪道:“你为何跪着说话?”

“啊?为……为什么啊……这……”阴仇看了眼自己不听使唤的双腿,干笑道:“前些日子受了伤,还未痊愈,也算是给前辈请安。”

一群邪教门徒,看着自家老祖,居然这般卑微,还称呼对方为前辈,都吓了一大跳。

不用想都知道,对方的来头,肯定不简单。

不不不,何止是不简单,简直就是恐怖。

不然自家老祖何须跪下?

噗通~

人影跌宕起伏,一群徒子徒孙,全都跪了下去。

木川一愣:“这是……”

“啊,前辈,我们前些日子,也受了伤。”一群人赔笑道。

狠人撇嘴:“刚才你们可不是这么说的。”

“刚……刚才啊?刚才我们只是念台词,这样说凶狠一点,出去才能唬人。”一个脑筋转得快的弟子,咽着口水道。

“对对对,师弟说得对。”

“切。”狠人翻了翻白眼。

他们后面,陆陆续续,庆天、陆尊者、血鹰王、妙法等人,也都走了出来。

阴仇看到这等阵容,更是头皮发麻。

别看走在前面的庆天只是元婴,可后面的陆尊者、血鹰王、却都是合道,最后出来的一个和尚,更是洞虚修为。

身上那恐怖的气息,令他灵魂都感受到了压迫。

阴仇也内心无比的庆幸,还好跪的快,不然多嘴炮几句,怕是要凉。

“行了,都别跪着了,起来说话。”木川卷起袖子,伸着懒腰道。

“起……起来?不,不用了,跪着舒服,前辈您要去什么地方,尽管去,不用管我们。”阴仇献媚道。

“这小老头,还挺倔,还有人喜欢跪着?”木川摆了摆手,带着人,离开了这里。

等到他们走远后,阴仇还是久久站不起来。

“师……师尊,刚才那人,什么来头?”

“来头……”阴仇紧咬着牙关:“听说过不朽神府么?”

“这,当然听说过。”

“前段时间,不朽神府派了一个洞虚的执事前往随州盛会,结果你猜怎么着?”

“啊,难道是不朽神府再度接管了随州?”

阴仇瞥了这弟子一眼,冷笑道:“接管随州?不朽神府调集了随州外所有的门人,包围了太郯山,结果第二天一早,山下躺满了尸体,我有一个在不朽神府道友,更是传出消息,就连不朽神府的少主都死了,可不朽神府,现在还没派人出来报仇。”

“这怎么可能?”提问的弟子,吓得魂飞魄散,惊呼道:“难道杀人的,就是刚才那位?”

“呵呵,不然你以为老夫为何要跪下?”阴仇颤颤巍巍的站起来,继续道:“你知道走在最后面的那和尚,是什么人么?”

“这,弟子不知。”

“那是耀星圣地鬼楼执掌者,掌控了逐域,乃至周边地区,所有势力生灵生死的人!他说要谁生,谁就能生,要让谁死,谁就得死。结果呢?还不是老老实实的站在那人身后?老夫区区随州第一邪修,跪一下怎么了?嗯,怎么了?”

“果然……还是老祖英明!”

众弟子,恍然大悟。

还好老祖跪的快,不然就全死了。

“老祖未卜先知啊!”

“难怪能成为随州第一邪修。”

众人大为赞赏,阴仇也重新恢复了威严。

这一跪,活人无数。

算起来,还是他救了整个门派。

“那老祖,现在怎么办?是继续深入,还是……”

“怎么办?走一步看一步,尽量避开那木川,若是真的没办法,碰上了,就走!直接离开,这魔窟的传承,不要也罢。”阴仇一甩袖子,自顾自的向着木川等人反方向离开。

其他弟子连忙跟上,竖起了大拇指。

老祖远见,他们不及也。

(感谢‘羿’、‘风潇兮’的打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