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阴仇的忌讳(二更)

院子里,木川捏着手里的玉符,坐在床边,将里面的信息,全部读取了。

片刻后,他呼出一口气,站起身来,将玉符放入了怀中。

“度仙台……”

三百年前,确实谣言四起,说大荒深处,出现了度仙台。

那时木川急着找灵竹,放弃了这次机缘,如果情报属实……当时若是他去了,或许还能碰到她。

不过那魔窟,又是怎么回事?

若是灵竹入了度仙台,为何断剑,面纱,会出现在魔窟外?

两者的位置,几乎是错开的才对,若是进了魔窟,度仙台内出现的女子,就不是灵竹。

如果灵竹出现在了度仙台,魔窟又是怎么回事?

“是时候起身,去一趟大荒了。”

本来木川想一个人去,不过想了想,自己去不但没有庆天、狠人他们做饭,还连一个聊天的人都没有,于是打算带上狠人和庆天。

隔天一早,木川找到了庆天,庆天一听木川要前往大荒,脸色大喜:“太好了,老祖,我早就想跟着老祖,再出去闯荡一番。”

唯有狠人,翻了翻白眼:“我看你是呆不下去了,刚才我丹药用完了,去找他要,看到他被人从幽闭湖打出来,脸上的淤青还在。”

“哦?你堂堂一个掌教,还被人打?”木川好奇的问。

“被人打?怎么可能?我是谁?北武之主,掌管门下数万弟子,我会被人打?”庆天捂着肿起的嘴角,不屑的道。

“嘴硬。”狠人懒得理他,继续道:“被派去陵城拿碎月花的血鹰王、陆尊者回来了,就在大殿内等你呢。”

“哦,这么快?”

木川有些惊讶,之前他确实在离开太郯山的时候,安排血鹰王、陆尊者回去拿放在小院的两朵碎月,正好得到了青铜古钟,三株碎月都可以种在小世界里。

“走吧,该出发了。”木川带着他们,去前殿,找到了血鹰王,陆尊者,两人将碎月交给木川后,木川就带着众人,前往大荒。

一行五人,飞快的穿越了随州,来到了逐域。

在逐域赶路数天,终于来到了大荒。

妙法早已在大荒外面等候,见到了木川等人过来,立刻上前:“恭迎木川前辈。”

“嗯,这里情况怎么样了?”

“回禀前辈,我等在这里发现了一个魔窟,不过昔日度仙台的遗址不知为何,已经消失了。至于魔窟……貌似有人提前进去,里面不少地方,都有打斗过的痕迹。”

“哦?都是些什么人?”木川奇道。

“这……”妙法犹豫了下,继续道:“这些人,应该是邪修,只有邪修,才会拼了命寻找魔窟,希望找到一些大魔头的传承,不过只要是魔窟,里面杀阵遍地,还有各种隐藏在暗处的杀招,以及陷阱,进入魔窟的邪修,必然都是带着必死之志。”

“这倒是有意思,那灵竹的消息,查的怎么样了?”

妙法取出了在此地发现的面纱,还有断剑,递给了木川:“这是在魔窟入口发现的,经过对比,这些东西,确实是灵竹仙子留下,一些细节,十分吻合,相信不会有人专门制造两件假物,放在这里误导我们。”

“是么?”木川沉吟片刻,点头道:“那我们进去吧。”

“好,晚辈为您开路!”妙法领着一群手下,来到了魔窟前面,直接破开了外面的阵法,一群人涌入了洞口里。

进去后,是一个庞大的山洞,山洞上空,无数红色的眼睛,盯着他们。

“前辈,这些都是血蝠,实力不是很强,不过毒性却十分的惊人,不久前,晚辈已经派人进来探查过,大家放心好了,我们会解决的。”

妙法取出一根不知是什么材料制作的迷香,点燃后,带着红色的烟雾,弥漫在山洞里。

烟雾所过,那些蝙蝠就开始摇摇欲坠,从洞口上面落下来。

等到深入到了洞穴中央,大批的尸体,出现在了眼前。

这些尸体,应该是刚死没几天,尚未腐烂。

不过从这些人被杀的手段,可以看出,杀人者绝对是一个心狠手辣之人。

“不愧是邪修,你们看这个尸体,眼球都被挑出来了。”

“还有这个,脑浆炸开,和血肉混杂在一起。”

一群人看得不寒而栗。

唯有木川,打了个哈欠:“时间不早了,做饭吧。”

“啥?”

“在这里?”

众人傻了,这么多尸体,在这里做饭?

“要不,再往前看看吧,这里也没有食材。”

“是啊,前辈,从这里出去后,洞穴的后面,有一处小世界,邪修的传承,就在小世界里,我们还可以在小世界内,寻找猎物。”妙法也是咽了咽口水。

对木川的胃口,不敢恭维。

“好吧。”木川撇了撇嘴,众人继续前行。

……

…………

小世界入口,阴仇身边,已经躺了无数的尸体。

这里魔窟出世,在邪修界早已传遍,无数邪修闻讯而来。

就是为了魔窟内的传承,而阴九从随州远赴而来,为的就是报仇!

在随州仙墓当中,种种被虐的场景,他依旧历历在目。

每次他杀人的时候,都会碰到木川,他就不信,跑到这大荒来,还能碰到木川!

等到他得到了传承,修炼有成后,一定要去找回面子,将那木川,北武圣地,通通灭杀!

想到往后的日子,阴仇忍不住哈哈大笑。

“阴仇老祖,前面的人,已经清理干净,不过还是有不少邪修,不肯相让,直言要让您死无葬身之地。”阴仇的徒子徒孙,也赶了过来。

先前追杀一些小辈,不过却放跑了一些。

“哼,算了,不过是一群修为低下的小辈,不来还好,来了,老夫要让他们碎尸万段。”

就在阴仇大放其词的时候,狠人的声音,在后面悠悠的响起:“咦,这不是在随州仙墓,被砸断腰的小老头么?”

“谁?谁在说话?”

随州被砸断了腰,一直是阴仇的痛脚。

最是忌讳被人提起,他扭过头去,面色阴历,就见到一个拿着铁剑的少女,眨巴着眼睛,看着他。

周围阴仇的弟子大怒,咆哮道:“你是什么人?敢背后议论家师?你可知道,我家师尊是何许人也?”

“哼,看你一人在这,怕不是诱饵,不用躲了,让你背后的人出来。说不得,你告知你师尊的名字,我等还认识!”

“对,说出你师尊名号,否则将你死无葬身之地。”

一群邪修,嚣张至极的指着狠人。

狠人沉默了片刻后,悠悠的道:“家师……木川。”

(还有一章,晚点写完了再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