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大荒魔窟(一更)

山中爆开一片火光,一个浑身漆黑的人影,从高峰陨落,砸在了一片大湖当中。

拿着两个清理干净火灵狐尸体的弟子,身体一颤,双腿发软,险些跪倒在地,看着衣衫凌冽,怒发冲冠的掌教夫人,咽了咽口水。

“夫人饶命啊……都是掌教让弟子去做的,弟子也只是奉命行事。”拿着火灵狐尸体的弟子,哭喊着跪在地上。

掌教夫人娇躯一颤,接过了那两只火灵狐的尸体,委屈的扭头离开了,临走前一声娇喝在山中炸开:“三百年内,休要在踏进我幽闭湖半步,否则……老娘将你三条腿,全都打断。”

山下湖水里的庆天吓得一激灵,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裤裆,颤颤巍巍的爬上岸,望着远去的夫人,欲哭无泪。

早知道就不贪容易,让弟子去抓点野兽多好,随手抓了两只灵狐,忘了是夫人养的。

眼见掌教夫人已经走远,负责清理火灵狐的弟子,抹去额头的冷汗,飞了下来,落在了庆天的身边。

庆天身上如同被雷劈过一样,一片焦黑,衣服也烧去大半,干咳两声,站起身来,负手而立:“阿宽啊。”

“掌教,弟子在!”方宽跪倒在地。

“嗯,也没什么事,就是听说陨铁矿脉那边缺人,明天你去挖矿吧。”

“这……掌教,弟子在山中过的很好,而且……弟子昨日看过文书,矿脉那边的长老说人员过多,想让门内减员,安排一些弟子回来。”方宽挠了挠头,心说难道自己看错了?

“是么?那就去黑炎晶炭矿,那边缺人。”

庆天捏着烧卷了的胡子,点了点头:“去吧,这是给你的历练。”

“可是……掌教,那边也不缺人,昨日他们一起送来的文书。”方宽从怀中摸索出两个玉简。

庆天捏着指关节,面色愈发的不好。

“掌教,听说门中戒律堂缺一个管理者,不如……”

“不如!”庆天深深的吸了口气:“来人,把这家伙抓下去,安排到漠北挖炎晶!”

“啊?”方宽吓了一跳,哭喊道:“不要啊,掌教,那边气候炎热,需深入地脉,常年炙热难熬,岩层无比坚硬,近乎无法挖掘,弟子……弟子扛不住啊!”

周围已经冲上来不少弟子,将方宽拖了下去……山下依稀回荡着方宽的哭喊。

北武圣地禁闭的雷罚涯,正在被关禁闭的‘蒋怒’听到了那凄厉的哭声,身体一颤,有种莫名熟悉的感觉。

他不自觉的回忆起,自己被掌教取消资源,罚了三年禁闭,出来后还要扫三年圣地……

当时自己,也是这么喊的,多么熟悉的声音啊……

……

…………

逐域尽头,大荒。

驻扎在附近的耀星圣地弟子,正在大荒深处探索。

“怎么样?找到了什么?”

“这边……深处有一座魔窟。”

“什么?魔窟?”

听到这话,在外的诸多弟子,大惊失色。

魔窟不同于仙墓,魔窟乃是魔道邪修,在即将身陨之时建立,内部虽然也有传承,却也有很多陷阱。

如果说仙墓内,阵法只是为了筛选适合资质的人,那么魔窟里面,就仅仅是为了单纯的杀人。

想要魔窟传承,就要经历真正意义上的九死一生,甚至是十死无生,自古以来,任何从魔窟内出来的人,最终都是一方大魔。

“还有这边!你们看,这是什么?”又有人,从角落里,发现了一把断剑。

随后拿出了一个玉符,与玉符的信息对比。

这玉符内的信息,正是当年灵竹仙子走时,所有的相关物品的记载,也包括了灵竹仙子的模样。

当年灵竹仙子离开时,因为寿元将近的缘故,恒古不变的绝世容颜,也弥漫上了死气,让脸上多了些许灰色的条纹,正因为如此,离去之后,她脸上都会带着轻纱遮住容颜。

这不但有记载着和灵竹仙子所用法器一致的断剑,更是有一片残缺陷入淤泥的面纱,和记载中的极其的相似。

“通知妙法大人,就说……发现了灵竹仙子的踪迹,还有,让人将断剑,以及面纱送回,相信木川前辈,一定认得这东西。”

“是!”

周围的弟子,上前,拿起了断剑,面纱,向着逐域飞去。

更有弟子,取出了玉符,将此地的情况,传给了妙法。

远在千里之外的妙法,也在鬼楼里,翻找到了一本老旧的书籍,看着书籍,他激动万分:“终于找到了。关于灵竹仙子的信息,当年那件事,果然和她有关。”

“妙法大人,您说的是……”后面的弟子,好奇的问。

“就是……三百年前,大荒发生的那件事。”

“大荒发生的那件事?您说的是,登仙台?”

“不错,三百年前,大荒深处,出现一处登仙台,引得整个逐域周边,无数强者前来,就算是中州,都有数万修士远赴,这其中,甚至关乎到上古万劫一族。最终登仙台落入一个云烟缭绕的女子手中,再也没有下落。”

“有人说,后来这女子,出现在中州,化羽成仙。”

“更有人说,这女子实则早在登仙台上,就被万劫一族诛杀,后怕被人惦记,谎称被这女子拿走。”

具体情况,无从考究,如果真的想知道,怕是只能去万劫一族询问,不过万劫一族对这件事,似乎很忌讳。

“算了。”妙法摇了摇头,关乎到中州,这件事情,已经不是他们能够插手的了,这件事他们无力继续调查下去,只能是先并报木川。

想到这里,妙法将信息,全部记录下来,分批发给了木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