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我们不吃宵夜

太郯山,盛会依旧举行。

木川参加了盛会,回去就睡觉,吃东西,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唯有紫龙真人,老庄,徐尧等人,聚集在大殿里,手底下的人,汇报着一个个门派的沦陷,在不朽神府的逼迫下,全都选择了投靠。

一群人片刻的商议后,都前往木川的住处,想询问他的决定。

到了现在,他们依旧不知道,木川到底要干什么。

随着紫龙真人率先飞了出去,其他人紧跟其后,很快来到了木川的住处。

房间外面狠人,庆天正在准备宵夜,做了一大桌,木川也洗完澡,穿着一套干爽的长袍,走了出来。

“嗯?怎么都跑这里来了?狠人准备的宵夜,貌似不太够……”木川皱眉,看了桌子上,三人份,外加一个蛤蟆的宵夜,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木川前辈!”

“见过前辈……”

一群人施了一礼,木川点了点头,目光落在了狠人的身上,狠人也看了眼厨房以及用光的食材,摇头道:“没有了。”

“嗯,诸位,宵夜不太够。”

紫龙真人听到这话,连忙上前,急迫道:“前辈,我们不是过来吃宵夜的,我们来这里,是想问关于不朽神府的事情!”

“是啊,前辈,我们早已辟谷,没有口舌之欲,对食物并不在意。”

“是么?”木川这才放心下来,最近庆天的手艺,愈发的精湛,做得东西越来越好吃了。之前带了很多食材,不过现在……

已经被他们吃光。

木川、狠人、庆天等人入座,蛤蟆的面前,也摆了好几桶的肉,他们也没有让出自己宵夜的想法,埋头开始吃了起来。

吧唧吧唧的声音,不绝于耳。

特别是蛤蟆,半张嘴都塞进了桶里,木桶的周边都被啃了一大块。

本来一点都不想吃东西的几人,咽了咽口水,不知道为什么,看见木川他们吃的这么香,几百年没吃东西的他们,也有些饿了。

“前辈……”

“嗯……”

一群人站在旁边干瞪眼,狠人沉默了片刻,将桌子上的食物,推出去了五分之一,道:“不能再多了。”

“哎呀……我们不是来吃东西的!”

紫龙真人等人,见到了这一幕,有些气恼;“我们绝不会吃你们半点食物。”

“嗯……”

虽然嘴里这么说,但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凳子,如有魔力一般,让他们不由自主的坐了下去,然后伸手抓起一小块肉,放进了嘴里!

这一刻,时间仿佛停顿了一样。

紫龙真人瞪大了双眼,将嘴里的肉细细搅食,咕噜一声……再也无法抵挡食物的诱惑,抱起一盆肉跳到了一边,其他人一看,有些不屑。

不就是一盆肉么?有没有这么好吃?

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一群人上前,各自拿了一点食物,放进嘴里后,这些人的神情比起紫龙真人,更加的不堪……

“我的天!”

“这肉……”

老庄最为机警,抄起一盆肉就跑,徐尧有样学样,也抓了一盆,却被一个拳头打在了脸上:“吾问候淑之家人,再动手,莫怪老夫不客气!”

可话音刚落,盆子里的肉,已经被人用手全都抓走了。

所谓的五分之一的食物,仅仅是一个瞬间,剩下了几个空盘子,还有一个摔碎在了地上,剩下了一群意犹未尽的老东西。

众人目光落在了食物最多的木川身上,可也不敢动手啊……最终看向狠人,狠人将手里的烤肉一抓,跑到了蛤蟆身边,缩在了蛤蟆后腿的缝隙里。

庆天加快了手速,三下五除二,将自己那份一扫而空。

只剩下了木川,有条不理的解决了自己的宵夜,才看向一群干瞪眼的老头。

“说吧,什么事?”擦了擦嘴,木川打了个饱嗝。

“咳咳!诸位,虽然这饭菜不错,但我们确实不是过来吃东西的,嗯,我觉得还是跟前辈说一说不朽神府的食物,不,这肉,呸我说的是这饭菜真好吃。”

众人;“……“

沉默,良久的沉默,伴随着略显尴尬的咳嗽声,众人才开始七嘴八舌,将不朽神府的所作所为,说了出来。

木川在一旁听着,庆天泡茶,狠人则是去洗澡睡觉了。

说到了后半夜,一群人口干舌燥。

“前辈,已经过去两天了,明天就是盛会最后一天,要公布随州之主的人选了,要是……要是这么下去,随州可就真的完了。”徐尧哭丧着脸喊道。

“是啊,前辈,难道就任由他们,这么为非作歹?”

紫龙真人,庄老,都附和道。

“行了,我不是说过,我会解决么?不过既然你们问了,我也想问你们一个问题,以我大乘初期的修为,魏怀打得过我么?”

“这……打不过。”

“嗯,如果……不朽神府派一堆人出来,打得过我么?”

“这……不朽神府虽有冰封的大乘老祖,却不会为了小小的随州,破冰而出,所以……派出来的人,也打不过。”

“那你们还在担心什么?有我坐镇随州,不朽神府来多少人,都是枉然。”木川摊开了手,不解的看着这群小老头。

众人一想,对啊……

不朽神府派多少人来,只要没有大乘修士,还不都是给木川送菜?那他们在担心什么?忙活了两天,感觉都在瞎忙活。

“前辈说得有理,我们明白了。”

众人这才散去,之所以这么快离开,不是因为得到了木川的解答,而是……因为吃了木川这里的东西,辟谷了一辈子的他们,忽然很想吃点什么。

结果大半夜,太郯山突然变得热闹起来。

不少弟子飞出山去,寻找食物,还有去打猎的,更有将自己饲养灵兽供奉上去的,甚至连一些山中的存粮,都被拿走了。

“你说,今天掌教发什么疯?突然要吃东西,我们这都跑了八百里地了,毛都没有发现。”

“你就庆幸吧,你们掌教,只是让你出来寻找灵兽。我就惨了,我们掌教说要吃黑鲍鱼,我现在要飞去西海,也不知道能不能天亮之前,跑回来。”

“什么?居然是黑鲍鱼?这东西,可不好找,你好自为之,我先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