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是真是假?

妙法是什么人,妙法乃是耀星圣地谷乌老祖的关门弟子,同样是灭神山掌教‘王程’的亲弟弟,只因为年幼时得到了一门诡异的功法,修炼到了关键时刻,需要以人血炼制‘魔煞’压制邪性。

后被人发现,耀星圣地为了不留下诟病,将他赶出了山门。

可暗地里,他一直都是耀星圣地的暗棋,为星耀圣地解决一些不方便出面解决的事情,可以说,他就是耀星圣地背后的影子,为耀星圣地解决了不知道多少肮脏的事情。

也因此,耀星圣地才会如此重视灭神山,甚至不惜派人帮忙解决血鹰王,无非就是看在了他的面子上。

就连妙法自己,都是一个洞虚中期的隐世强者。

可就是因为到了他这个层次,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大乘。

大乘者已经趋自圆满,超越真我,达到了粉碎虚无,举手投足间,焚山煮海不在话下,甚至大乘出手交战,全力攻伐之下,一个地域都可能毁于一旦。

大乘啊……凡与仙的分界线,可以说,只要步入了大乘,就能拥有真仙的部分能力!这才是大乘真正恐怖的地方……

却就是这等存在,居然帮着血鹰王,灭了幽泉妖宗驻留的弟子,从这里可以看出,这个大乘修士,对血鹰王的在乎程度。

可现在,他的哥哥所掌控的灭神山,还有自己效力的耀星圣地,居然联手派人去准备挑衅一个大乘修士……

“这是……在找死啊!”

妙法身体一颤,响起了,两千年前,他曾经见过耀星圣地冰封的第一位老祖,仅仅是在禁地中观望一眼,就给人一种天崩地裂的错觉。

仿佛天地间,没有哪位不能毁灭的东西!

那是何等存在,才能有这等力量?

“施飞道友,这件事情,太过恐怖了。你我相识四千年,有一件事,不得不拜托你!”妙法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他一把抓住了施飞的肩膀:“我会用玉符,通知耀星圣地这里的情况,但为了以防万一,我需要你去一趟耀星圣地,拿着我的令牌,将这碎裂的玉盘,交给耀星圣地的掌教!”

“妙法……我明白,这件事关乎太大,你不说,我也会帮忙,只希望,还来得及!”施飞叹了口气,随手接过了玉盘,与妙法拱手道别,留下了两个弟子,呆在这寺庙内,独自一人,向着千里之外的耀星圣地赶去。

妙法也用玉盘,通知了耀星圣地,还有自己的哥哥,这里的事情经过。

……

耀星圣地,天边一道白光随着玉符的同传,划过了长空,落入了辉煌的圣地大殿内。

从大殿窗户上的琉璃窗户看见去,能见到大殿中,一个偌大的磨盘,磨盘里雕琢着星辰宇宙,更是有点点星光,在那磨盘内流转,化作了一片虚无。

那虚无里,缠绕着历代老祖,遗留下来的气息,每一个星辰,都代表着曾经耀星圣地诞生的老祖,最低洞虚初期,最高甚至达到了大乘。

更有甚者,流转着渡劫初期的恐怖波澜!

就是这样一个诞生过渡劫老怪物的圣地,如今已经落寞了不少,门内别说渡劫了,就连大乘修士,也仅仅是数万年前,冰封在第一个禁地的‘青玄老祖’。

现在的耀星圣地,不复曾经的辉煌,却依旧是一个无数人趋之若鹜,挤破了头想进去的地方。

轰~

宫殿内,深处,一道沧古久远的钟声,骤然响起。

清脆,悦耳。

掌教‘莫无言’右手捏着一个玉符,左手捏着一个珠子,只听咔的一声,左手捏着的珠子直接碎裂,莫无言的脸上出现些许阴沉:“传令诸多长老,来星磨殿议事!”

声音传遍耀星圣地,在圣地的各个山川里,十多个老者,飞速的赶来。

直接破空传音,更是敲响了万年未曾敲响的古钟,必然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甚至有不少长老,衣衫都来不及整理,来到了大殿中,才束紧了腰带。

莫无言早已坐在宫殿等待,在那磨盘前,负着手,看着眼前星辰流转的宇宙,等到了所有的长老入殿,跪倒在地,高呼‘见过掌教’后,莫无言才回头。

“前几日,我听闻有一供奉被派了出去,前往遂域,这件事,是真是假?”莫无言转身的瞬间,目光扫过了在场的十多个长老。

这里每一个人,都是洞虚修为,甚至有不少,修为都不必莫无言差。

可就算是这样,所有人还是敬畏的低下了头,唯有五长老上前一步,道:“这件事情,我略有耳闻,在一个多月前,遂域发现了一个上古秘境,我门中弟子,前去探索,和血鹰王发生了冲突,还被血鹰王杀了一人,夺走了灵龙果。”

“哦?所以,你等就鼓动灭神山,派出供奉,前往遂域?这件事情,可有吩咐妙法查询底细?”莫无言眯起了眼睛,声音愈发冰冷。

五长老身体一颤,接口道:“这遂域的事情,我早已拜托灭神山,调查过了血鹰王,并无过人的背景,只是为人强横,野蛮,才会毫无顾忌的杀了我门中弟子,若是人人都这般,敢动手杀我耀星圣地的人,日后我耀星圣地的脸面,之置于何地?”

“调查过了?你敢说,你调查清楚了?我耀星圣地的规矩是什么?但凡任何有关于情报的事情,都要交于妙法掌控的鬼楼,而不是你这样,私自派人行动!你说我耀星圣地的脸面重要,不错,但是耀星圣地的规矩,你可曾记得半点?”

五长老张了张嘴,还想狡辩,莫无言直接将一个玉符,甩在了五长老的脸上,啪的一下,随后滑落在地,被人拿东西咂脸,五长老的面色自然不少,却还是捡起了玉符。

待他灵气涌入玉符里,感受到里面的信息,脸色一下子……变得慌乱起来,举着手里的玉符,失声道:“掌教,这信息,是真是假?这未免,太匪夷所思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