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玉盘碎了(四更)

灭神山,幽泉妖宗联手,更是号召了不少中小势力,讨伐血鹰王!

血鹰王自成名之后,一向强横霸道,不仅仅是得罪了人这么简单,更是在一路的变强中,杀了不少大门大派的弟子,这些人不乏大人物的子嗣。

这次的事情发酵,由灭神山牵头,一时间,十多个势力响应。

“诸位,我已经通知了耀星圣地,不日后,耀星圣地就会派人前来,到时候,我们不但有灭神山的两位合道大能,更是有一个洞虚初期的老前辈坐镇,那时……血鹰王必死无疑!”

幽冥老祖看着自己召集过来的十多个势力,八千多修士,露出了森寒的笑容,现在已经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这东风,就是血鹰王的行踪……

“幽冥老祖说的可是真的?是否真的会有耀星圣地的洞虚前辈帮忙?若是这样,何愁血鹰王不死?”

“四百年前,我那资质纵横的孙儿,被血鹰王虐杀,还将头颅挂在了我山门之上,今日,新仇旧恨,绝不容他苟活!”

一群人纷纷响应,他们这次来,可不是仅仅是报仇,或者帮幽泉妖宗。

更多的,是想要巴结耀星圣地和灭神山,若是能和耀星圣地扯上关系,从今往后,绝对鱼跃龙门,一飞冲天。

殊不知,那灭神山,一千年前还是连化神都没有的三流势力,短短的一千年,在耀星圣地的名头帮助下,才有了今日的地位。

“大家放心,这种事情,我怎么会骗大家?但凡我假借耀星圣地的名头,试问耀星圣地,又怎么会放过我?自掘坟墓的事情,我还做不出来。”幽冥老祖笑道。

“这么说来,应该是真的了。”一个三流势力的掌教,走了出来,拱手道:“既然已经决定要杀血鹰王,我也不藏着掖着了,就在昨日,我门中弟子,在血鹰山千里之外的盘蛇镇,见到了血鹰王等人。”

“哦?这还真是意外之喜!”幽冥老祖眼睛一亮,眼下所有的事情都准备齐全了,就等着找到血鹰王。

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工夫,这人才集齐,就有人送来了血鹰王的行踪。

“只是……我也不知道,这血鹰王,是否还在盘蛇镇,不过这件事情,我可以派那附近的门人,调查一二,老祖稍等,我用玉符传讯!”

这掌教退后一步,取出了玉符,传讯给了盘蛇镇附近的弟子,一炷香的功夫后,他收到了弟子传来的消息!

“那血鹰王,还在盘蛇镇!”这掌教大笑一声,继续道:“我弟子传来消息,血鹰王和陆尊者,就在盘蛇镇中休息,血鹰王貌似因为山门被灭,心身受创,神智有些不清了,目前尚在养伤,不过奇怪的是,这血鹰王的身边,多了一个青年,我也不认识这人。”

“管他什么青年!”幽冥老祖森然的尖声道:“趁他病,要他命,我这就去寻灭神山的两位合道大能,今日傍晚,就前往盘蛇镇!”

“是!”

一群人浩浩荡荡,整装待发。

幽冥老祖也通知了灭神山,在灭神山的带领下,和耀星圣地的洞虚前辈汇合,便带着八千修士,前往盘蛇镇,绞杀血鹰王、陆尊者!

……

罗刹古庙,只有三亩地不到的建筑里,却摆放着一个三米宽的香炉,上面插满了焚香,带着袅袅缭绕的烟气,飘散在了空中。

后面,更有一个面容狰狞的佛陀,非但没有普度众生的慈善,还多了些许凶煞。

说是佛陀,更像是一个杀人无数的修罗。

在这狰狞的古佛下,施飞捧着手中碎裂的双鱼玉盘,手都有些颤抖。

血鹰山上,出现了一个最少是大乘的不世强人,这个消息,绝对会震颤整个域外。

更别说,这个大乘修士,还帮着血鹰王,灭了幽泉妖宗驻留的弟子,也就是说……这个大乘强者,和血鹰王关系不浅。

“施飞,有一段时间未见了。”古佛后面的通道内,一个穿着袈裟的和尚,脸上带着怪异的邪笑,手里拿着的也不是法杖,而是一个钵盂,里面盛放着几块猩红的晶体,也不知道是什么。

“妙法,出事了。”施飞急切的上前,将手中的双鱼玉盘递了过去:“这玉盘,在血鹰山探查的时候,碎了。”

“哦?碎就碎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和尚淡淡一笑,一如既往的古井无波,不管是曾经,还是现在,他都是这般,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有太大的情绪变化。

他永远都是一张含笑的脸,温和如金佛,人畜无害,却永远没有人知道,他的手底下,包含了多少血腥。

“妙法……这次不一样!”施飞知道妙法的性格,永远都是泰山崩于顶而面不改色,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有什么不一样?”

“这次……血鹰山上,出现了一股气息,那日我感知后,感觉很是惊人,就带着双鱼玉盘去查探,谁知道,玉盘接收到了这股气息,直接碎了。”

“哦?或许,这玉盘,本身就有问题,你太小题大做了,毕竟是一个仿制品。”妙法摇了摇头,接过了玉蝶,手放在了那裂开的缝隙间,拂过,平静的道:“你这玉盘,材料也太差了。”

“妙法!你怎么就是听不懂?这无关材质,你要知道,就算是仿制品,基本的功能都有,能检测的气息,至少也是洞虚。”

“嗯。”妙法点头,却不以为意,最强检测洞虚?这也看一个界限,若是洞虚巅峰的修士,气息达到了顶峰,也能导致玉蝶碎开。

不一定就是大乘修士,要知道,洞虚和大乘,虽然只差一步之遥。

却是这一步,足矣让无数人望而止步,永远停留下去。

他试探性的将自己的灵气,输入玉盘里面,这里还有玉盘吸收进来的残余气息,若真是大乘修士,他现在就能分辨出来!

随着他的气息涌入残破的玉盘,妙法脸上的笑容,逐渐的凝固了……

哪张恒古不变,慈眉善目的脸,逐渐变得呆泄,就连手中的钵盂都‘哐当’一声掉落在地,里面血色晶体四处散落,却没有半点反应。

一种莫名的惊恐,在妙法的心中蔓延。

这玉盘里的气息……真的是一个大乘修士!

(昨天有点事情,没有准时更新,现在第四更,补上昨天两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