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不认识

“你们……”

血鹰王和陆尊者,都涨红着脸。

这些人怎么翻脸比翻书还快?

难道这随州,都是这等卑鄙无耻的小人么?

最终,血鹰王的目光停顿住了,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一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朋友,他激动的走了过去,伸手抓住了这人:“吴达,真的是你!你也来了,我……”

话未说完,噗的一声,一把匕首,刺穿了血鹰王的胸膛。

吴达面色一红,将头扭到一边,心虚的道:“我半个月前,可没有收过你半点好处,也没有帮你调查过任何信息,更没有出卖过前辈!”

“为什么……”血鹰王惊了,怕了,这里的气氛实在是太诡异了,诡异到让人发慌,他甚至到了现在,都没有搞清楚是什么情况。

陆尊者更是下意识的后退一步,看着被刺穿了胸膛的血鹰王,隐隐感觉事态变得越发的恐怖。

甚至已经超出了他能想象的范围……

可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却没有一点头绪。

那些被血鹰王带来的人,更是被无数化神,元婴修士包裹,一个个凶神恶煞,持着法器,就如同看见了杀父仇人一般。

那一双双发红的眸子,盯得人无比的心慌。

“我……我投降了……”

一个忍受不住这诡异氛围的手下,直接跪倒在了桥边,丢出了自己的法器,然后封住了自己的修为。

“我也投降……不要杀我。”

有第一个,就有第二个。

接二连三的人跪倒在地,缴械投降,转眼间,血鹰王带来的一千人,就没有骨气的跪成了一排。

“你们!亏我对你们恩重如山,给你们资源修炼,你们居然投降了?你们以为,投降了别人就会放过你?我告诉你们,投降了也是死路一条,与其这样,还不如与我拼死一战!”

血鹰王发出怒吼,拔出了胸前的匕首,取出了自己的法器,“就算是死,我也不会后退半步!”

“鹰王果然有骨气!本来还打算将你们抓了,交给前辈处置,现在看来……”紫龙真人摇了摇头,继续道:“投降的人全都绑起来,至于血鹰王和陆尊者,诸位随我血战!”

噗~

陆尊者脚下一软,跪倒在地。

“你……”血鹰王肝胆欲裂,疯狂的挥舞着自己的双手,似乎已经做好了陨落的准备!

“鹰王真乃豪杰……”紫龙真人站了出来,深深的吸了口气,刚要说与他单挑,就见到血鹰王挥着挥着就倒在了地上,面色一片涨红,像是怒急攻心了一样,手脚不断的抽搐。

陆尊者见到了这般演技,都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

至于血鹰王的手下,全都羞愧的低下了头,脸一片燥热。

众人相视一笑,将血鹰王等人,全都绑在一起,向着木川所在的院子飞了过去。

黑压压的一群人,像是蝗虫一样,聚集在了陵城。

“你们看!这是谁……”

“我的天啊,玄策宗的宗主。”

“还有,排名第八的合道强者!”

“这……这是紫龙真人!”

哗~

整个陵城修士,目睹了这无数强者汇聚的景象,都傻眼了。

偌大的陵城,一片哗然。

所有人都冲了出来,看着这无比壮观的场面,惊掉了下巴。

到底是什么,让随州所有的强者,都汇聚在了小小的陵城?众人跟着天空飞过的无数强者,来到了小院子里,木川正蹲在墙边的花圃里,给两朵碎月施肥,就听到两道闷响。

被绑成了粽子的血鹰王、陆尊者就被这般无比屈辱的丢在了地上。

这一幕,让木川皱起了眉头,掀起来的灰尘,弄得他刚刚清理好的碎月上面,蒙上了一层灰白。

庆天也从厨房冲出来,看着地上的两人,大吃一惊!身为北武圣地的掌教,也是木川目前最坚定的跟随着之一,他早已调查过血鹰王和陆尊者两人,自然也看过这两人的画像。

就在不日前,他还听说了血鹰王、陆尊者双双踏入合道的消息。

可就是这么两位合道修士,却如同死狗一样丢在地上。

“前辈,我等在门派当中得到消息,听说这两人想要对前辈身边的女娃动手,特意一同前来,将这两人抓住,送到了前辈住所!”庄老率先一步上前开口。

“哦?这两个人是……”木川瞥了眼,还真不认识。

他也没见过血鹰王和陆尊者。

“老祖。”庆天跑到了木川身边,小声的道:“他们就是扬言要杀狠人的血鹰王和陆尊者啊,当初口口声声要屠城的邪剑修‘洛惊仙’就是这两个人派来的。”

“哦?那就杀了吧。”木川摆了摆手。

本来装死的血鹰王听到这话,直接弹了起来,跪倒在了木川的身前:“前辈饶命啊,我们也是不知道实情,更何况,这件事是那女娃,先杀了我的子嗣,我才会想要报仇。”

“呵呵!你说狠人先杀了你的子嗣?你怎么不说,你那子嗣仗着自己的身份,欺辱狠人的时候?”庆天感觉自己费尽心思调查的消息,终于派上了用处。

“这……我等不知啊,前辈,若是知道,打死我们也不会过来,前辈……您就大慈大悲,放过我们!就算是当牛做马,都无所谓……”血鹰王这回算是豁出了脸面,当初强硬不知丢哪里去了。

“当牛做马?……嗯,正好我身边缺两个铺床叠被的仆人,若是你们愿意,可以留下,不过呢……”木川随手捡起了地上的一条棍子,对着血鹰王,陆尊者的脚敲下去,咔咔两声,两人的脚骨,直接被木川打断。

剧烈的痛楚,让两人面容扭曲,却丝毫不敢叫出声来。

“作为惩罚,这断腿,三百年不许修复。”将木棍丢在了地上,木川伸了个懒腰,继续去摆弄两盆碎月。

血鹰王和陆尊者二人,则还是跪在地上,不敢吭声。

庆天连忙上前解开了两人的绳子,笑道:“你们就庆幸吧,还好老祖今天心情好,不然你们已经被剁碎了喂狗了。”

“多……多谢老祖不杀之恩。”

两人连连叩首,感激涕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