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我只要度仙石

“木川前辈,求求你,一定要救救他们啊……不然就真的全死了。”孔多哭喊着跪倒在了地上,哪怕身上伤势让他每一个动作,都承受了巨大的痛苦。

木川却只是看着孔多,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前辈……”

孔多见他一言不发,双手死死抓着地面,巨力之下,手指都陷入了岩石地面里,他紧咬着牙关,红着眼睛喊道:“前辈,他们虽然有错,但罪不至死啊。救他们一命,晚辈愿意为前辈当牛做马。”

木川摇了摇头,叹道:“来不及了。”

“来……来不及?”孔多张着嘴,身体都在颤抖:“前辈您是说……他们……”

“就算没有死绝,也所剩无几了。”木川的神念扫过所有的入口,里面的情况,出奇的糟糕,到处都是陷入疯魔的妖兽。

这些妖兽如同失去了理智,只要见到人,就会陷入狂暴,哪怕是死也要撕下一块肉。

在这样的攻势下,试问这些散修,和那些门派高层,又能抵挡多长时间?

“怎么可能……”

孔多直接瘫软在了地上,双目失去了神采。

“不……前辈,我不相信,只要前辈答应,带我进去看一眼,我愿意以所有被困门派之人答应前辈,从今往后,只要前辈用得到,一声令下,大家绝无怨言,愿意为前辈赴刀山,下火海!”

孔多握紧了拳头,那里面,不仅仅是有诸多修士,还有他的徒子徒孙,以及他死去的师妹唯一一个儿子。

“不是我不愿意帮你,那边剩下的气息,少之又少,就算去了,也没有几个人了。”木川摇头道。

“可是……可是……”孔多仿佛失去了灵魂一样,空洞的发出呢喃,却怎么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他的心中,只剩下了无尽的指责,如果当初,他没有那么孤傲自大。如果小心一点,排查多几次,或许就不会出事了。

可这能够怪谁?所有的问题,都出在他们身上。

“我……知道了……”孔多终于低下了头,看着地面,满脸的痛苦。

木川也是无奈的拍了拍孔多的肩膀,虽然这些人已经死绝,不过孔多要是想去看看这些人的尸体,木川倒是可以帮忙。

“孔多……”

“木前辈,你说……”

孔多虽然无比的痛苦、自责、却也不愧是一代阵法宗师,很快就稳定了自己的情绪。

“要是你想回去看看的话,我可以带你过去。”

“前辈……”

孔多听到这话,心中也是很感动,不过他也知道,木川没有理由诓骗他,既然他都说全死了,去了也没用了,所幸摇头:“算了吧,前辈,我能感觉的到,这宫殿的深处,有一个很恐怖的东西,正在复苏,如果彻底醒来,怕是就真的全都要死在这里了。”

“哦?这么说,你是打算离开?”

“不……,我是想劝前辈离开,我自己再回去看看。”孔多拱手后,挣扎的爬起身来,独自一人,留下了一个孤寂的背影,一瘸一拐的向着他出来的山洞走去。

木川沉吟的低下了头,拇指在怀中碎月花盆边缘划了一圈,随后指尖开始轻轻地敲打着花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直到过去了好半响,木川才抬起头,冷笑道:“还没放弃么?在里面没成功,现在又打狠人注意,想趁我不在搞事情?”

木川也没有进去狠人所在放丹药的地方,哪里虽然汇聚了不少妖兽,不过蛤蟆能够解决。他直接走向了第一个入口,向着最里面进去。

路上有不少落下的岩石,堵住了洞口,被木川全都击碎了,一直走了半个时辰,才停下脚步。

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只能容纳一人通行的地穴,里面漆黑一片,甚至能见到不少暗红色的光泽。

木川抱着碎月走入了地穴,起初周围的墙壁,还是青色的,随着深入,青色变成了淡红色,而且越是往里走,颜色越深……

等他走到了最里面的时候,已经彻底被暗红色覆盖。

一个偌大的血池,在尽头出现了。

周围有无数的血槽,从四面八方,通向这个血池。

本来不断翻涌着血泡的池子,在木川到来后,变得格外的平静,仿若是一潭死水。

在这无比寂静,针落可闻的血池旁边,木川沉默了许久,终于开口:“我只要度仙石,你现在命令妖兽离开,我会当做什么事情都没看见。”

咕~

一个血泡,翻涌而起。

伴随着血泡,一张彻底腐烂的脸孔,在血池中央露了出来。

腐臭的气息,也在脸孔出现的刹那,开始弥漫。

那张满是烂肉的脸微微的抖动,也分不清楚哪里是嘴巴,哪里是眼睛,直至烂肉裂开了一道口子,沙哑的声音,传遍整个暗红的石室:“度仙石……你拿不走……”

“真的没得商量?”木川皱着眉头,语气变得冰冷起来。

“商……商量?”烂肉面容逐渐扭曲,血池开始翻涌,无数的血泡,一个接着一个冒出来,腥臭的味道,越发的浓重,整个石室弥漫着令人窒息的臭气。

那血池内的脸孔,也开始上升,露出了半截腐朽的肉体,上面能见到黑色的骨头,还有许多烂肉从这具身体上落下,但却仅仅是这具残缺的躯体上,却弥漫着一股仙灵气息。

真仙骸骨?

木川眸子闪了闪,如果这是真仙骸骨,那么刚才他们见到的度仙石,以及骸骨又是什么东西?

这个仙墓,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是不是很惊讶?真仙……多少人,梦寐以求,多少人……趋之若鹜,甚至拼上了性命都无法达到!”

残躯放声大笑,就像是在炫耀。

“哦……”木川敷衍的答应了一声。

“哦?假装不在乎?哈哈哈~”残躯笑得越来越大声,随着他的笑声,整个宫殿,再次开始地动山摇。

大地在崩裂,江河在逆流。

狂风在空气中喷涌,臭味在天地间弥漫!

整个小世界,都在这一瞬间,蒙上了一层猩红。

那血池里面的身躯,正在缓缓的……站起来……

从起初的半截,逐渐的攀升,顶破了头顶的岩石,撑起了宫殿下面的地基,举着无数金砖,玉瓦,化作了百米高的黑色魔影……

这……正是他,最佳的复苏时间!

而整个小世界内的随州修士,全都是他进补的食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