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复苏

整个宫殿都在晃动,那一块块的金砖,玉瓦,都在这地震一样的波澜中,摇摇欲坠。雕画在房梁,柱子,墙壁上的龙凤,变得扭曲不堪。

甚至那一只只雕画的眼睛里,闪烁着刺目的红光……

这宫殿,像是有什么东西,正在地底的深处缓缓复苏,带着席卷整个小世界的恐怖涟漪,一圈圈的扩散出去……

咔~

咔咔咔~

宫殿尽头,入口里面。

岩壁上的石块脱落,无数的砂石掉下,甚至有不少山洞已经开始坍塌。

那些关押着妖兽的囚牢内精神萎缩的巨兽,甩了甩脑袋,爬了起来,周围的禁制崩塌,妖兽发出一声震颤天地的怒吼,冲出了囚牢。

而这样的情况,还在不断的发生,越来越多的妖兽,从囚牢内冲出来。

整个宫殿地下,都在疯狂的暴动!

所有的妖兽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向着宫殿深处看了一眼,那边……就像是有着某种恐怖,妖兽们露出了惊慌和畏惧,随后有意识的远离中央地带!

“走啊~”

撕心裂肺的惨叫,在入口内响彻。

一个修士,被突然冲出来的妖兽,拦腰咬断。

肠子,内脏洒落一地,点点斑红格外的刺目,这个入口的散修,眼中只剩下了恐惧。

最靠近的一个女子,更是面如土色,惊恐万状。

吼~

妖兽冲入人群,陷入了癫狂,见人就杀!

周围的岩壁炸开,更多的妖兽破墙而出,一时间,场面格外的血腥,残肢断臂,遍地都是……

孔多这边,同样也是如此,他们逐渐被妖兽包围,死伤越来越多。

尸体满地都是,周围数十只妖兽前后夹击,一双双猩红的眸子,带着无尽的残暴!

这些妖兽,如同失去了理智的魔鬼,只剩下了杀戮。

“完……完蛋了……”一个修士,双目无神瘫软在地,这些妖兽的气息,最低也是元婴,强的更是达到了化神,甚至更强……

刚才在宫殿最深处爆发的那股气流,更是无法揣测层次……若是那东西冲出来,整个宫殿的人,全无幸免必然尽数死绝!

只有到了这个地步,木川的话,才开始回荡在他们的脑海中。

进来的时候,那位已经提醒了很多次,但却没有人在乎。

甚至见到了入口内众多的丹药,以及更加深入后的诸多宝物,他们更是被贪婪蒙蔽了双眼……

就算是孔多发现了不对劲,也没有人愿意相信了。

他们变成了赌徒,疯子,被利益染红了眼睛。

“呜呜~”

一个年级较小的少女,颤抖的靠着墙壁,缓缓的蹲了下去。

跟着师门长辈进来,她和其他人一样,一路拿了不少的好处。

从眉开眼笑,逐渐的红了眼睛。

现在……

面对死亡的时候,她却无比的害怕。

恐惧填满了她幼小的心灵,向来躲在长辈羽翼下的她,当真正遇到了危险,长辈已经无法成为保护伞的时候,她陷入了崩溃!

“孔多,孔大师……”飞羽阁阁主,直接抓住了孔多,声音颤抖的问道:“孔大师,你一定有办法,你只要打破这里的阵法,或者找到破绽将阵法解除,我们就能直接击碎头顶的岩壁,从这里逃出去!”

“是啊,孔大师……你一定要想想办法,否则我们全都完了。”

一群人,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孔多的身上。

孔多双眼瞳孔不断的收缩,内心也是急切到了极致。

面对死亡,谁都会恐惧。

他是阵法大师不错,在外面,受尽了尊崇。

走到哪里,都是别人羡慕的对象。

他可以轻易的凭借阵法之道,获得各种资源,丹药,材料……

他很少涉身险境,现在就连他,都慌了手脚。

孔多声音颤抖的道:“这里的阵法,已经不是最初的阵法了。自从来到这里,阵法就开始不断的变化,自从这里的符文激活,我就已经看不透这里的变化!”

“这里……已经变成了一个死地,我救不了你们。”

孔多紧咬着牙关,第一次发现自己是多么的无力。

他不但救不了这些人,他连自己都救不了。

“现在能救我们的……就只有那位了。或许杀出一条血路,将一个人送出去,找到木川前辈,还有活下去的机会!”

“只有他……能够救我们一次,若是他都没有办法,我们就注定只能葬身在这里!”孔多无力的呼出一口气。

“可是……”

飞羽阁阁主,张了张嘴,苦涩道:“之前木川前辈已经提醒了我们这么多次,我们还是一意孤行,现在去找他,他真的会救我们么?”

“应该……会吧?”孔多也不敢保证,却又不愿意放弃最后一线生机,如果连木川都不愿意帮他们,他们就只能留在这里等死了。

包围他们的妖兽,虽然一时间杀不死他们,可却能够将他们困在这里,一旦宫殿深处的那个东西醒来,他们就只能沦为血食。

“孔大师……”一个白发老者,惊慌的道:“这里的人,对阵法之道就算有研究,也不多,唯有您将阵法研究到了极致,只有您才能有办法,破除重重阵法,找到木川前辈!我们知道这一路上肯定会有危险,但还是恳求孔大师,为我们寻来木川前辈,救我们一命!”

他们将所有人的性命,寄托在了孔多的身上。

孔多身体一颤,低着头,一言不发。

“孔大师……”

“救救我等啊……”

“我!”孔多的话卡在了喉咙中,他自己也没有把握能够出去找到木川……这么大的重任压在他的身上,他怕辜负了所有人的期待。

一路上这些人都是相信了他,才会困在这里,若是之前他就看出了问题,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轰~

宫殿崩塌的速度,更快了。

一片洪水,从地底深处涌出,淹没了大片的洞口,岩石崩塌,洞口破碎,周围的妖兽,发出了更加疯狂的冲锋。

数个修士直接被咬死,血水洒在了孔多的脸上,甚至还有些许碎肉,从脸庞滑落在了肩膀上,孔多眼睛一红,咆哮道:“还请大家为我开路!”

“好!”

“多谢孔大师为我等涉险!”

“诸位随我冲杀,除了孔大师,所有人都可为诱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