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烤肉少女

坐在瀑布上面的木川,缓缓的站了起来。

修为恢复了大乘初期后,只感觉小世界内飞行的限制,对他几乎没有了作用。

他缓缓的从光滑岩石上飘落,瞥了眼一直躲在树林内的两个老头,手一挥,那些树木直接炸开,石头,草木全都在这一挥手间消散。

两个人影,在层层破碎的草木,岩石中,出现在木川的眼前。

两人被这手段吓得头皮发麻,老庄更是脚下一软,跪倒在了地上:“前辈……我等不知前辈实力,一路跟随,还请前辈恕罪!”

徐尧更是面色苍白无比,颤抖的伏地不起:“我两前来,绝无恶意,只是在入口处见到了前辈的风采,想要过来结交!”

“是啊,前辈……我叫庄达,这是我的老友徐尧,我们两人在随州人缘极好,向来与人和善,绝非什么罪大恶极的人。”

两人都是吓破了胆,方才那股气息,实在太过吓人了。

“起来吧,你们就当没见过我。”木川瞥了两人一眼,转身离去。

向着蛤蟆的所在原路返回,这里的飞行限制对他没了作用,自然无须踏地行走。

两人相视一眼,都是吓出了一身冷汗。

还好这个前辈,不是弑杀之人,否则的话……怕是他们已经变成两具残尸了。

木川在两人的目送下,消失在了天边,很快回到了蛤蟆所在的位置,狠人尚未归来,蛤蟆就趴在地上打鼾,木川落在了放碎月的地方,抱起了碎月花,独自一个人,靠着一棵树坐了下去。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等到了天快黑的时候,才听到了远处,传来了厚重的脚步声。

狠人小小的身躯,扛着一个已经清理好的妖兽,吃力走了过来,直接碰的一声丢在了地上,伴随着闷响,掀起了不少灰尘。

“我给你弄吃……”

生火,上架,火烤……

狠人动作熟练的将一只妖兽腿做好,再用手中的铁剑切开,递给了木川、蛤蟆一人一半,然后找了个位置,瘫坐下来。

结果风卷残云的一人一蛤蟆,顷刻间将手中的兽腿给干掉了。

咕~

还未等木川开口,尝到了甜头的蛤蟆,眨巴着眼睛,跑到了狠人身边,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狠人小小的身躯一僵,忽然感觉自己身边,似乎又多了一个米缸……

一整只三米宽的妖兽,在狠人一次次的架上碳火烧烤,很快就只剩下了一具骨架。

蛤蟆打了个饱嗝,撑得肚皮朝上,一双前腿不停的摸着自己圆滚滚的肚皮,木川就这么靠在蛤蟆的后腿,抱着怀中的碎月,仰望着星空。

狠人也从忙碌中得以休息,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一早,狠人醒来,蛤蟆已经吐着舌头,蹲在狠人的身边望着她……木川也在一旁,眼神像是在询问早餐呢?

狠人:“……”

两人一蛤蟆,陷入了短暂的寂静。

狠人终于无奈的起身,继续去打猎,回来的时候,已经中午了。

重复着昨晚的步骤,一整只刚打回来的妖兽,很快没有了。

晚餐,宵夜……

第二天,早餐,中餐,晚餐,宵夜……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

狠人发现自己的时间,全都被做饭透支了。

根本没有时间去寻找度仙石,她忽然觉得,自己有必要跟木川、蛤蟆聊一聊此行的目的,否则这么耽搁在这里,何时才是个头?

隔天一早,狠人爬起身来,看着已经在等待自己做早餐的两人,狠人沉吟片刻:“木川……”

碰~

狠人还未来得及多说,蛤蟆嘴一甩,将一只五米高的妖兽,丢在了地上。

木川也点了点头,仿佛再说‘去做饭吧’。

狠人沉默了。

心中憋了一句想骂人话。

不过看了木川一眼,狠人终于妥协了。

毕竟是个凡人,需要一日三餐。

她这样安慰自己。

不过狠人也早已经想好了应对的办法,接下来的五天,蛤蟆开始疯狂的去捕猎。

狠人则是一天到晚,在火堆前烤肉。

五天后,她的储物戒指里,是满满的烤肉。

其他多余的东西,狠人全都丢了。

准备充足后,两人一蛤蟆终于起航了,开始寻找仙墓主人的骸骨。希望从这骸骨里,找到度仙石,解除狠人体内的剧毒。

找了几日,毫无收获,反倒是木川腰间挂着的一个玉符亮起了白光,这是庆天留给他的玉符,用来传讯,一道信息从玉符中传来,木川立刻抬起了头。

庆天等人,在最南边,发现了一座宫殿,宫殿被阵法笼罩,至今没人能进去。

“我们换个方向吧,一直在这边找,也没有什么收获。”

“好吧。”狠人答应了。

也在木川的有意牵引下,两人一蛤蟆,在数日后,来到了最南边的宫殿。

这里果然汇聚了密密麻麻的修士,足足数千之众,现在存活下来的修士,怕是有一半,都守在了这里。

宫殿以黄金为砖,白玉做瓦,石柱,雕画,更是用各种珍贵的材料锻造,一眼看过去,仿佛内有狂龙怒吼,火凤起舞,气势磅礴。

在阵法里面,还能见到地上布满了白骨,一件件或残缺,或完整的灵器,散落在各处。骸骨的身上,更是还有戒指,储物袋等物品,尚未被人捡走。

这么多的尸体,这么多的法宝,这么多的储物器具……这宫殿之下,就如同巨大的宝库,等着众人进去争抢!

所有人都被眼前的利益,懵逼了双眼,只剩下了贪婪。

“怎么没见到庆天他们?”

木川环视了一圈,却没有见到庆天和北武圣地的人,这老东西,通知自己过来,自己却没了影。

“木川,这里面的骸骨……”

“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感觉有点不自然。”狠人皱着眉,看着大殿内的情况,摇头道:“或许是我多心了。”

“哦……”

木川微微一笑,意念扫过整个宫殿,那层结界没拦住木川,直接被透了过去,直至靠近宫殿内部的时候,才感受到了一股能量将他拦截在宫墙之外。

不过这宫殿外面的骸骨下,倒是有不少暗红色的纹路,如同一条条的血蛇,藏在了这尘埃之下,全都向着宫殿内部参拜。

“确实有点古怪啊……”木川对阵法研究不深,看不出这宫殿下的纹路是什么,不过应该是一个阵法。

(今天去拿了点药,问题不大,只是普通的感冒,大家不用担心,明天恢复更新,今天吃了药太困了,先去眯一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