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他突破了合道

这个石碑,被人用手捏碎了!

这可是连掌教都无法打碎的石碑,却被人……徒手捏碎。

那么捏碎这个石碑的人,是有多么的恐怖?

众人心中一寒,想起了掌教说过的一句话‘若是世上还有人能够打碎这个石碑,那么此人必然是合道层次的前辈大能。’

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合道期的修士捏碎的……这里空无一人,只有木川老祖一人独自下山,难道这位老祖,在山洞中感悟了天机,突破了合道层次?

这……

这怎么可能?

一众弟子,面色苍白。

想到刚才还讽刺木川,就不寒而栗。

有种冷汗直流的感觉,一个合道境界的修士,轻易就能听到他们刚才说的话,若是有心,怕是他们已经死在了这里。

一群人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了,青衣弟子更是面色僵硬的道:“我……我,我去守山了。”

其他人更是汗毛直立,心惊胆战,生怕木川回头寻他们问罪!

……

…………

关于这群弟子,木川并未多想。

身为一个合道境的修士,他不可能去为难几个筑基的弟子,也不会去在意几个蝼蚁,正在议论什么。

他现在最希望的就是前往圣德殿,找到现任掌教,问清楚狠人的情况。

按照狠人的话来说,她的仇人很强,甚至会威胁到圣地。

因此才会离开,起先木川帮不到忙,不过现在……

木川达到了合道后期,只要那些渡劫层次的老家伙不出来,他哪怕是横扫所有的圣地,都没有人拦得住他。

在这种情况之下,有谁敢说,能在他手底下,杀了狠人?

圣德殿内,掌教正在和诸多长老,议论最近圣地外发生的一件怪事,两个长老,各持己见,争吵不休。

可事情还未说完,门外就走进来一人。

不通报,不传话,就走进了大殿中央,没有半点规矩的直视掌教‘庆天’。

“你是……”庆天是一个中年人模样,实力达到了元婴巅峰,只差一步,就能踏入化神,可以说若是不死,往后将是圣地的下一位老祖。

“我是木川。”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惊住了。

大长老撼然的道:“木川?第七位老祖木川?”

“你不是冰封在禁地么?怎么跑出来了?”二长老皱眉,禁地的老祖寿元不长,只有三天,不到门内危难关头绝不出来。

这是圣地自古以来的规矩,结果木川自己跑出来了。

“你就是木川?”庆天眯着眼睛,打量了他几眼,哪怕知道了木川是老祖,却也没有半点尊崇,毕竟他爹就是庆云,第八位老祖。

实力达到了化神巅峰,在这圣地之内,他还真没怕过谁。

除非排名前三位老祖出来,否则没人敢对他动手。

“你来的正好,还打算今天晚上,去和你说一些事情。不过既然你已经破冰而出,这件事,说不说都没什么必要了。”庆天不屑一顾的站起身来。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庆云寿元将至,需要入禁地设阵冰封,这些事情我已然知道。不过次来,并不是讨论这些事情,而是……向你打听一个人。”

“哦?打听一个人,值得老祖破冰而出,我倒是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人。”

一众长老似笑非笑,对于只有三天寿元,又破冰而出的木川,心中尽是不满。

“她叫狠人,是一个女娃!不过这个名字,应该是刚改的,所以只能画出她的模样,你们去寻人。”木川看了眼站在门口的一个弟子:“你去拿纸和笔来。”

“啊?”这个弟子一愣,看向了掌教。

木川皱眉:“难道我这点权利,都没有了么?”

“呵呵!去拿吧,别让老祖等急了。”庆天摆了摆手,一脸的不耐烦,只想快点打发木川离开,继续商讨圣地大事。

一个破冰而出,只有三天寿元的老祖,对他们已然无用。

这弟子才连忙跪拜后离开,取来了纸墨笔砚。

木川也拿起了笔,将脑海中狠人的模样,画了下来。

庆天瞥了眼画上的少女,摇了摇头,对诸多长老喊道:“快点过来看看,这是谁的弟子,赶紧告诉老祖,让老祖离开。”

“是!”

一众长老走上前来,看向了画中的少女。

五长老有些迟疑的道:“这个女娃,我倒是见过,不过貌似不是我圣地的弟子。不,准确来说,是我们圣地的人,却不是圣地的弟子。”

“这个女娃名字我不太清楚,不过我在七长老的所在的山峰见过,据说是留在山中除草的凡人少女。”

“哦?”庆天点了点头,示意其他长老坐回去,然后开口:“好了,人已经给你问明白,你还有什么事情。”

“我还需要知道,这个女娃,去什么地方了。”木川平静的矗立在大殿之中。

“行!来人,去给老祖查,动作快点。哦不,让老祖跟着你去吧,我们继续议会。”庆天语气冰冷的摆手,让人带着木川离开,一群人继续商讨。

木川淡淡一笑,跟着这个弟子,离开了大殿。

也在木川走后一炷香的功夫,看守禁地的领头人,在层层通报中,来到了大殿之内。

“掌教,后山……”

“后山的事情我们已经知道,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你就回去继续守山吧。”庆天语气不是很好,议会三番五次被打断,再好的脾气,也心中有了些许温怒。

“这……除了木川老祖破冰而出,确实还有一件事情。”

“就是……就是立在禁地的那块碑,被人徒手捏碎了。”

“一块石碑罢……”最后‘了’字还没说出,庆天身体一僵,面色发白的道:“你是说,有合道修士,潜入了我北武圣地?这个人,他要做什么?”

“这……并未有人闯入,若是有合道修士闯入了禁地,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后山冰封的诸多老祖,肯定能够感应出来。可其余六位老祖没有破冰而出,就证明没有危险,而后山只有木川老祖一人破冰而出……气息也是木川老祖绽放,所以……”

“你是说!石碑是木川捏碎的?”

一群人的眼神,变得无比的震撼。

这个木川老祖,突破了合道?

为什么没有半点预兆?

也未曾听他提起?

想起刚才自己的态度,一群人就头皮发麻。

“掌教,木川老祖突破了合道,我等这般对他,未免寒了老祖的心!这……这一个合道境界的修士,对一个圣地来说意味着什么,掌教应该比我们清楚!”

“我……我当然清楚……”庆天一脸的苍白,恨不得给自己两个巴掌,自己怎么就这么嘴贱?非得摆谱?怎么说木川都是老祖,哪怕破冰而出,只有三天寿元,那也是老祖啊。

但凡刚才语气好点,怕是他都有办法留下木川!

“不行,刚才那个弟子带木川离开,必然是去了回音阁,我们北武圣地的消息都在回音阁,只要过去,肯定能找到老祖!”

“到时候好言相劝,实在不行……我给老祖跪地道歉。”

庆天一咬牙,带着一群人,火急火燎的向着回音阁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