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跟我走吧

它很愤怒,眼前这个小不点,简直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件事,它几乎已经忘记了,当年被那个老东西,打的遍体鳞伤,失去了信心。

数千年过去了,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自信,被这个小不点打破。

一些遥远的事情,也逐渐清晰。

它认出来了,眼前这个小东西,就是当年盗走它的灵液的人!

当年为了突破化神,它在这里蹲了五百年,就是为了钟乳灵液。

结果储存了五百年,打算用来突破,却被一群人冲进来试炼,最终一个筑基初期的小东西,偷走了它最重要的东西。

“吼~”

红色蛤蟆终于忍不住,直接撞了过来。

身上的红光大胜,表皮更是出现了不少红色的角质,一个个尖利的凸起像是刀刃一样锋利。

“看来你还是不服,小红,你要明白,现在已经不是三千年前了。”木川伸出一只手,按在了红色蛤蟆的头骨上。

那最坚硬、最锋利、与头骨连接的红色角质,在木川手放上去的瞬间崩碎。咔的一声,红蛤蟆发出一声哀嚎,用一双前腿,捂住了自己的脑门。

那角质的崩碎,让它痛得撕心裂肺。

但是明显它还是不服,爬起身来,再度冲上前。

木川就这么带着笑,握紧了拳头,瞄准了红蛤蟆身上的角质,一块块的敲碎。

起初红蛤蟆还无比的勇猛,一次又一次的爬起来,结果第十几次过后,红蛤蟆身上凸起的角质,已经被敲碎的差不多了。

它用后腿站了起来,用前腿揉搓着全身上下,每一个被敲碎的角质。

那双偌大的眼珠子,都快疼出眼泪。

吼~

红蛤蟆双腿一瞪地面,发出疯狂的怒吼,虚晃一枪后,扭头就跑。

木川也不急,转身捧起了放在一边的碎月,不紧不慢的跟在红蛤蟆身后,追着它绕着溶洞跑了一圈又一圈,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日出日落,一人一蛤蟆,在溶洞内尽情的挥洒汗水。

终于,某日,蛤蟆精疲力尽的倒在了地上,吐着大舌头,口水流了一地,已经放弃了抵抗。

“你还真能跑,当年你追着我,在这溶洞里跑了三四十圈,我这回追着你,跑了三千多圈,算是报仇了。”

说完后,木川不再理会红蛤蟆,一个人走向了溶洞深处。

红蛤蟆看着木川前去的位置,猛然跳了起来,它存了五百年的钟乳灵液,可都在里面啊。

这三千年,它每五百年吞服一次,依靠钟乳灵液,突破了不少境界。

这回存了五百年,难道又要竹篮打水一场空?

咕噜~

红蛤蟆眼珠子乱转,跟着木川进了山洞。

片刻后,就见到木川站在一个熔柱下面的小水潭,开始用一个不知是什么制作成的瓦罐,收集里面乳白色的灵液。

蛤蟆舔了舔嘴,咽着口水,站在木川身后。

“想要?”木川回头,笑眯眯的看着蛤蟆。

蛤蟆头一扭,满脸不屑,只是眼睛会不经意偷瞄一眼。

“可惜了,这熔柱已经到了极致,这次过后,怕是不会出现多少灵液了。”木川有些惋惜,最终他没有将灵液全部取走,而是留下了一半,放在小池子里面。

他走过去,拍了拍红蛤蟆的前腿:“想要的话,这些就留给你了。”

“咕噜~”

红蛤蟆高傲的抬起了头,仿佛根本不稀罕这些东西。

木川转过身去,缓步离开。

红蛤蟆高傲的头颅,微微倾斜,瞥了木川一眼,见木川真的离开了,大舌头一伸,一头扎进了小水池里面。

发出略略略略的声音……

一条舌头,在疯狂的搅动。

等到将小池子的灵液全部舔光了,红蛤蟆打了个饱嗝爬起来。

站在原地,却有些茫然。

眼前的熔柱,没有如往常一样,继续汇聚灵液。

反倒是气息有些涣散了,它的神情变得落寞。

其实它也知道,这里的灵液用不了多久了。

上次灵液汇聚了五百年,堆积了满满一池子。

这次却只有一半,而且最后的一百年时间,几乎没有灵液滴落。

有些失魂落魄的红蛤蟆,迷茫的向着外面走去。

和往常一样,它出了溶洞,在外面抓了几只妖兽,可没有胃口。

将妖兽的尸体随处丢在了旁边,它又跑到了海边,呆呆的趴在沙滩上。

它……很迷茫。

不知道该何去何从,继续留在这里?可灵液已经没有了,难道它要在这里困一辈子?

“怎么?想离开了?”木川不知何时,出现在了红蛤蟆身边,就这么挨着它的腿,坐了下来。

红蛤蟆一愣,随后扬起了头,用下巴看人。

木川有些好笑:“跟我走吧,我带你离开这里,往后我罩着你,保证你衣食无忧。”

“咕噜~”

红蛤蟆微微低下了头,似乎在思考……

在它看来,木川能打败自己,应该有点本事。

起码比自己厉害,虽然他揍了自己一顿,不过三千年前,自己也追了他一天一夜,这算是……扯平了?

“行了,别想了,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你要知道,外面的世界,对妖兽并不是很友好,就算你去了妖族的领地,也是弱肉强食,充满了危险。”

木川起身,跳到了红蛤蟆的背上,躺了下去:“走吧,不走我揍你几顿,打到你走为止。”

咕噜~

它不太满意木川的态度,身为这个小岛的王者,它主宰着这里所有生灵的命运,红蛤蟆还是高傲的很。

但是想到之前被木川挨个敲碎的角质,它就感觉浑身都在发痛,再度不满的嘀咕了几声后,红蛤蟆还是老老实实的顺着木川指的方向,向着外界离开。

只是……还会时而不舍的回头,看看身后的小岛。

对于这个从出生开始,待了五千多年的地方,它对这里充满了眷恋。

就像是……木川怀念曾经,在北武圣地和妻子一起生活的日子,可惜,这些都回不去了。

有些事情,注定不能回头。

“灵竹啊,你还好么?”

木川抱着怀里的碎月,眼中充满了温柔。

仿佛这朵花里面,有着一个人的影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