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仙墓

“道友说这些,是什么意思?难道还要我自残不成?我奉劝道友,莫要欺人太甚。”

至阳真人眸子大睁,今日发生的种种,已经让他怒气攻心。

如今木川的阻拦,更是这种种怒气,彻底的爆发!

握着手中剑,他的眼中,已经出现了杀机。

大家都是合道,真打起来,未必木川就能赢!

“看来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答应。”木川摇了摇头:“何必呢……”

“何必呢?”

那轻微的呢喃,化作了清风。

狠人握在手中的匕首,毫无预兆的射出。

碰~

匕首化作了黑色的光泽,带着一身破甲闷响。

至阳真人倒退半步,肩膀上,直接出现了一个血洞!

这突如其来的匕首,直接射在了他身后的地面上,碰的一声,碎成了粉末!

他居然……

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射穿了肩膀?

这个木川……

到底是什么修为?

“剩下的是你自己动手,还是我来?”木川直起了身子,伸了个懒腰,看似慵懒,眼中却带着冷厉的杀机。

至阳真人浑身都气得发抖,却不敢有半点异动:“好!今日我至阳真人认栽。”

已经知道了没得选择,至阳真人剑一甩,在腹部划了一剑。

随后灵气一震,背后数根骨头直接震碎。

闷哼一声,喷出一口血水。

整个人面色变得蜡黄难看,却咬着牙一声不吭。

“现在可以走了么?”

“嗯,你可以走了。”木川摆了摆手,看向了其他弟子:“不过这些人,却不能走。”

“木川!”

至阳真人发出一声怒吼,整个人如同发疯的狂狮。

这个木川,是要赶尽杀绝么?

不但要他自行重创,就连这些弟子,都不能幸免?

“怎么?难道追杀我这位小友的,就只有你一人?你这些弟子没有份?”木川脸色一沉,身上的衣服,隐隐有浮起之势。

“好好好!木川,今日之事,我至阳真人记下了!”

伴随着他的生意落下,至阳真人爆喝但:“还不动手?等着别人看笑话?”

“师尊!”

“真人!”

一群弟子,吓了一跳。

他们大多是金丹,筑基层次的修士。

若是自行重创,唯恐有损道基。

日后留下暗疾,甚至会影响境界突破。

这对他们来说,甚至比杀了他们还难受。

“动手!”

至阳真人握拳怒吼。

一群弟子,低着头,不敢多语。

伴随着一连串的惨叫,大部分弟子,都照着至阳真人的样子,洞穿了肩膀,划开了腹部,震碎了背后的骨头。

一群人接连瘫软在地,他们没有至阳真人的修为,更没有狠人的手段,意志。大部分的人,受了这般重创,都已经痛得冷汗直流,心神涣散。

更有甚者,不敢自己动手,只能拜托同门。

一时间,院子被鲜血染红,看起来格外的渗人。

“走!”

眼看弟子们,都已经变成了这幅模样。

这次不但没有杀了狠人,还导致集体受伤,不仅仅是他自己,就连他这些门人,都变得惨不忍睹。

这次过后,怕是他的威信,大幅度的下降。

甚至无法和妖族圣尊交代,等着他的……

可能是比死还恐怖的问责。

一想到回去门内,诸多师兄弟指责,推卸责任的样子,他就胸口一闷,喷出了一口血水。

目送一群人离去后,木川再度回到了狠人身边,就这么坐在床头,为她压制毒性。

狠人脸色好了不少,不过毒性却增加了许多。

若是之前,狠人还剩下一个半月的寿命,现在……怕是能活一个月,就不错了。

“看来要尽早去一趟耀星圣地了,或许能从仙墓之中,找到度仙石,解除狠人体内的葬仙草。”

解决好了狠人的事情,木川拿起了那株带回来的‘碎月’,来到了院子的角落里,放在了一个背向阳光的地方,搬来了一个凳子,一座就是小半天。

直至天快黑的时候,狠人才悠悠的转醒。

睁开眼后,发现自己躺在床上,狠人下意识摸向床边,想要抓起自己的匕首,却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摸到。

没有武器,狠人手一抖,有些发慌。

她的匕首,被木川弄碎了。

不过很快狠人就想起来,自己不是正在被人追杀么?

盗走了解神草,还杀了一个一看就知道背景深厚的少年,按理来说,现在她已经死了才对。

抚着床头的扶手,爬起来,狠人哪怕再虚弱,还是攀着扶手、墙壁摸到了门前,就见到了坐在角落里,望着一株碎月的木川。

“你怎么没走?”狠人一愣,她不是让木川,拿着解神草离开么?他怎么还在院子里?这个人,真的是个白痴么?一点都不明白现在的状况?

“你醒了?”木川回头,含笑看着狠人。

狠人张了张嘴,却有些哽咽,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你身体还很虚弱,先躺几天吧。”木川拍了拍手上的灰尘,走向了狠人,扶着她,向着房间里走去。

狠人叹息一声:“为什么不走?”

“走?去那?”木川挠了挠头。

“去哪里都可以,只要不留在这里。”

“去那都可以?”

木川停下了脚步,摇头道:“我貌似已经没有地方去了,对我来说,没有一个地方,是属于我的家。”

这句话,似乎触动了狠人的心。

她娇躯一颤,咬着红唇,半响后:“我知道了,虽然不知道那些人,为什么没有追来。不过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查到我的住处!”

“嗯,你是说,那个至阳真人?”

“呃。”

“他刚才来过了。”

“来过了?”

狠人瞪大了眼睛,来了却没有杀她?

这算是什么意思?

木川,“不过又走了。”

两人对话的空档,门外一个人影,快步冲了进来。

“老……”庆天开口发现狠人在后,语气一转:“木少爷,刚才我得到了一个消息,陵城交界处,出现了一个上古仙墓,不少修士得到了这个消息,都在前往这个仙墓探寻!”

“上古仙墓?”

木川倒是平静,反倒是狠人,惊喜道:“你说的是真的?”

她身中葬仙草之毒,唯有度仙石可以解除。

度仙石,唯有仙墓才会出现。

这对她来说,就是一次活命的机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