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七位老祖

“三百年,终于过去了。”

站在碎冰之中,木川露出了笑容。

笑得有些僵硬,似乎已经不太习惯,露出太多的表情。

三百年的孤寂,让他忘去了许多。

甚至是情绪的变化。

三百年前,为了寻找妻子,错过了最佳突破时机,油尽灯枯的他。

本想寻个安静的地方,就此陨落,化作黄土。

不过,上天似乎眷顾着他,在将死之际激活了上辈子的辅助器。

作为一个开挂狂魔,上辈子,不管玩什么游戏,他都会开挂!

在众多游戏里面,只要他玩过,他都能找到外挂。

他开的最后一个挂,就是一款仙侠游戏里面的修炼加速器……

刚才的提示,就是加速器的提示!

三百年的加速,他的修为,达到了顶峰。

不过都油尽灯枯了,才觉醒系统?木川也算是古来第一人了吧?

也在木川系统觉醒的刹那,一股无形的气息,从四面八方涌来。

这些气流,从圣地每一个角落出现。

“游戏人物木川,积压三百年灵力暴涨,吸收灵气+2000……”

“游戏人物木川,积压三百年灵力暴涨,吸收灵气+3200……”

“游戏人物木川,积压三百年灵力暴涨,吸收灵气+1800……”

……

…………

“游戏人物木川,积压三百年灵力暴涨,吸收灵气+5000……”

“游戏人物木川,积压三百年灵力暴涨,吸收灵气+10000……”

……

木川连忙用自己的神念,扫过整个圣地。

这些气息,是从圣地每一个角落吸取过来的!

这是所有山川,河流被掠夺出来的灵气,都向他涌来!

这是突破的征兆!

整个圣地的草木,生灵,都感觉精神有些枯萎,但是并无太大的影响。

就是体内吸收的灵气,不知不觉,少了些许。

不多,但是确确实实感受到了。

这些消失的灵气,并不会对圣地构成太大的影响,很快就能恢复!

但是对木川来说,却极其的恐怖!

如果一两个地方还好说,但整个圣地,成千上万的地方,位置所蕴含的灵气,积流成河,化作了滚滚洪流,冲入他的体内!

轰~

伴随着这庞大的灵气涌入,木川正好奇的打量体内的变化,他的修为……正在暴涨!

速度极其的恐怖!

而且这种暴涨,太过吓人。

积压了三百年,加速器运用到了极致。

明明吸收的灵气,只能够让他突破化神后期,可灵气进入体内后,却在系统的增幅中急速膨胀,化作了滚滚洪流!

轰~

一道狂暴的气息,以他为中心炸开,整个山头,都是无尽灵气爆发的漩涡地带,草木,山石,尽数粉碎!

他的实力,也在这一瞬间,从化神中期,步入了后期,而后巅峰,且还在不断的加强!

合道初期,合道中期……这种速度,愈发的惊人!

轰~

又是一声爆响,木川的体内的灵气,发生了质的蜕变,直接步入了合道后期!

“叮,北武圣地灵气不足,无法恢复加速原有境界,是否选择飞升仙界?”

“飞身你妹啊。”木川翻了翻白眼,在这俗世,还有太多的牵挂,飞升?别开玩笑了,仙界人生地不熟,被人欺负怎么办?

不过这三百年的加速,确实太恐怖了。

木北认真的检查自己的身体,往日里,想要突破一个层次,千难万难……耗时百年,千年都是正常。

可是现在……

这才一盏茶不到的功夫,他连续突破了五个层次!

体内的气息,暴涨了百倍!

这可是合道后期啊。

在渡劫隐世不出,各路老祖寿命已至,年轻一辈尚未完全成长的时间段里,木川近乎成为了无敌的存在。

唯一有点可惜的是,这个游戏辅助器,加速的是境界,灵气还需要自己找地方吸收。不过区区一个北武圣地,就算是将这里所有的灵气全都榨干,怕也达不到他巅峰的境界。

而今,这圣地灵气被他吸收一空,想要恢复修为,就只能换一条灵脉。以目前随州的灵脉数量,想要继续突破,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甚至他去攻打其他灵脉众多的圣地,一旦占领,那么多的灵脉,岂不是随他挥霍?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伸了个懒腰:“算了,先去找狠人吧,这丫头,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自己曾经梦寐以求的仙道,现在居然已经触手可及,木川不由得感慨。

为了验证自己的实力并非虚假,木川望着整个光秃秃的山头,唯有一块石碑树立,这是当年北武圣地创立者建立的石碑,无比的坚硬,不知是何材料炼制。

曾经他也想要实验这块石碑的硬度,却连一角都没有劈碎,可现在……木川只是伸出手,将灵气汇聚在手上,奋力一捏,石碑的一角,应声而碎,啪的一声,裂开了一道缝隙。

“这就是……合道后期的力量么!”

感受到体内恐怖的气息,木川终于呼出一口气,满意的向着山下走去。

镇守禁地的弟子,自然也发现了山上的异样。

这么恐怖的气息,他们没理由察觉不到。

一群人冲了上来,见到迎面走下山的木川,都愣在了原地。

不过很快有人认出了木川!

“是禁地内冰封的第七位老祖‘木川’!”

“老祖木川……他怎么出来了,诸位老祖不都是在圣地的危难关头,才会破冰而出么?”

一群人傻傻的看着木川,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木川瞥了眼这些弟子,声音低声问道:“你们知道门中有一个女娃,叫做狠人么?就是……”

木川比划了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狠人?”

一群人面面相觑,却没人听说过,这个名字。

门中并没有一个叫做狠人的弟子。

“算了,我去找你们掌教。”木川摇了摇头,这些弟子知道的不多,就算问了也是白问。

随口一说,他也不期待这些人,能给他答案。

再说了,狠人当时告诉木川名字的时候说过,她以前的名字无用了,所以才改叫狠人,因此很可能是狠人这个名字,只是临时起意才改的。

不再看这些弟子一眼,木川向着掌教所在的宫殿,飞了过去。

同样,也没有人敢去阻拦木川。

毕竟木川还是一位老祖,拥有化神中期的修为。哪怕是诸位老祖中最弱的存在,也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

一群人目送木川离去,旁边一个弟子忍不住嘀咕:“这老东西,还真会摆谱,只剩下三天寿元了,还拽着个脸。”

“呵呵,别理他,装模作样,你们怕是还不知道,门中‘庆云老祖’也即将寿元耗尽,庆云老祖达到了化神巅峰的实力,和前三位老祖持平,到时候门内资源不足以支撑八位老祖,必然舍弃木川。”

“难道,这位老祖破冰而出,就是因为知道自己会被舍弃?”

“或许吧,不过也可能是耐不住寂寞,打算活过最后的三天。”

一个只有三天寿命,必死无疑的人,若是在圣地的危难关头,说不得是一个底牌。

可是对于现在风平浪静,愈发昌盛的‘北武圣地’来说,却没有半点价值。

因此就算木川离去,众人也不会感到心疼。

领头的弟子皱眉,沉声道:“禁声,就算木川老祖只剩下三天的寿元,也不是我等能够议论的。”

青衫弟子不屑道:“怕什么,都冰封了这么久,若是他不想第一天出来就死了,怕是不会动用自己的灵气。否则灵气消耗光了,他也会暴毙而亡。”

“你够了!”领头弟子眸子一闪,脸上露出怒色。

青衫弟子不再多言,他说的是实话,这个木川,早已不是当初的木川。若是木川还有百年的寿元,或许大家会敬重他,讨好他,不过现在,没有人会拿他当回事!

一群人走上山去,打算收拾一下木川冰封的山洞,结果上山后,一群人却愣在了原地。

“这是怎么回事?整个山头草木尽碎,连粉末都没有留下。”一个弟子,目光惊悚,扫过了整个山峰。

领头弟子也咽了咽口水:“而且这里的气息,十分的恐怖,宏伟悠长。”

“你们看,这个石碑……”

所有人看向了唯一剩下的石碑,上面却有一个手印,仿佛被人用大拇指捏碎了一角般,从手印的位置,裂开了一道缝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