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走可以,但这伤……

狠人已经失去了意识,天边无数的流光,也停在了院子的上空。

越来越多的人,聚在这老旧的院子上。

一双双冰冷的眸子,盯着躺在地上的少女。

其中,也包括了至阳真人。

陵城收徒,对于至阳真人来说,无疑是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

也可能是他修道生涯的一个转择点,却就是这个关键时刻,他要收的弟子……却被这个少女杀了。

“真人,调查清楚了。和这个少女居住的,只有一个青年,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通人。并没有听闻有合道强者,守护在这个少女的身边。”

门徒远赴而来,向至阳真人禀报。

早在之前,至阳真人就想过,或许那面具人只是路过,随手杀了想要屠城的洛惊仙。并非是要看护这少女,如今证实少女身边,并无合道强者后,至阳真人反而松了口气。

而院子里,也只有木川一人,似乎没有发现合道的修士。

木川则是没有理会众人,抱起了狠人,向着屋子里走去。

吱呀一声,打开了房门,来到床边,轻轻地将手中少女放下。

拉起了床上的被子,盖在了狠人的身上。

一直被狠人放在被褥里面的鬼脸面具,在木川给她盖被子的时候,不经意间落在了地上。

诸多修士,也在这瞬间,来到门前,凝视着屋内的木川。

木川看了眼地上的面具,弯下了腰,捡起来,上面沾染了不少尘土。

“可以放过她么?”木川似乎是在对鬼脸面具说,也像是在对外面的人说。

那仿若喃喃自语的声音,却让所有人,都听了个清楚。

他就这么坐在床边,漫不经心,像是聊家常一样。

面对诸多修士的包围,平静的显得怪异。

至阳真人目光也落在了木川手中的面具上,那鬼脸上,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狰狞,似乎在嘲笑他。

握着飞剑的手,微微一紧,不知为何,明明感受不到半点的威胁,他却有种莫名的不安。

“这个人……身上没有半点气息,行为举止,也无半点高手风范,更无面具人传言那般气势!”

至阳真人明明心跳已经开始不知不觉的加速,却还是不愿意相信!

同为合道,他没理由,感受不到木川体内的气息。

既不是面具人,那眼前这个……就和情报中无二,应该是个凡人不会有错了。

区区一个凡俗之人,却在这里装神弄鬼!

真当他至阳真人好欺负?

至阳真人眯着眼睛,缓步走了过去。

手中飞剑化作了一道洪流,直射木川头颅!

这一剑,饶是化神都扛不住。

一个凡人,理应必死。

轰~

气息在木川身前炸开,那剑气落下的位置,化作了一个漩涡。

如同无底洞一样,一口将剑气吞下。

那空气中,再无半点波澜。

这一幕,落在至阳真人的眼中,让他吓得后退了一步。

目光看向四周,拱手喝问道:“不知是哪位道友躲在暗处?在下至阳真人,合道初期,在这随州,也算是小有威名,这女娃毁了我的心血,还杀了妖族圣子,若是道友一心护她,不如出来一见!”

就连他门下其他弟子,都警惕了起来。

冲到了院子外面,将院子里里外外,搜了个遍。

却没有发现半点人影。

“别找了。”木川把玩着手中的鬼脸面具,摆手道:“现在走,还来得及。”

“让我走?你以为你是谁?笑话,我至阳真人何等存在?岂容你呼来换取?”至阳真人心中暴怒,他堂堂一个合道修士,一个凡俗之人,居然敢不将他放在眼里!

“我是谁……”木川摇了摇头:“我叫木川,北武圣地第七位老祖!”

“木川?北武圣地……第七位老祖?”

至阳真人并非消息不灵通的人,相反,整个随州多多少少,都有他的耳目!

木川这个名字,最近可谓是传遍了不少大势力耳中,就因为这个老祖,在禁地之中,突破了合道,成为了随州少数的顶端强者之一。

可以说,凭借木川合道的身份,就能让北武圣地,上升一个台阶!

“好了,你不是问我是什么人么?现在我告诉你了,我最后说一次,你扭头离开,还来得及!”木川将手中的鬼脸面具,轻轻的盖在了脸上。

那鬼脸带上的刹那,不知为何,房间中……多了一种无法言喻的压迫感。

一种……

令人窒息的感觉。

错觉?

不……

这种感觉,能清晰的感受到!

就如同凡人面对山崩海啸一般,那种渺小,无力的错觉……

木川!

就算眼前这人,真的是木川。

理应只是合道初期的修为,和他同阶,为何……会让他感觉如此恐怖?

再回头看去,身后的弟子。

一个个不知为何,面色变得极度的苍白,就像是被人捏住了喉咙一样。

“你们……怎么回事?”至阳真人有些慌了,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师……师尊,我有些,喘不过气来。”一个门徒,终于坚持不住,软倒在了地上。

面色发青发紫,仅仅是在木川的灵压之下,已经让他无法承受。

至阳真人的面色,变了又变,终于握紧了拳头,指关节都劈啪作响,有些发白:“道友既然有心要护这个女娃,今日我至阳真人,就给你这个面子!”

“不过……”至阳真人冷笑一声:“这女娃杀死了妖族圣子,这件事情,相信妖族诸多大能,不会袖手旁观,甚至可能会有返虚,大乘这等不世高人前来,不知那时,道友是否拦得住?”

“拦得住吧?”木川摸了摸脸上的面具,如果真是这样,或许自己需要去找些灵脉,恢复一些境界才行了。

“拦得住吧?哈哈!”至阳真人只当他在逞强,一甩袖子:“这件事情,我会如实向妖族圣尊禀报,我倒要看看,你们北武圣地,是否能够承受得住!”

“我们走!”

说完,至阳真人看着一个两个,即将扛不住了的弟子,终于想要离开。

不过木川,却抬起了手,一道气墙,拦在了门前,挡住了所有人。

“道友这是什么意思?”

木川,“没什么意思!要走可以,不过我这小友伤的这么重,你们总得要留下点什么。这样吧,狠人肩膀中了一拳,直接打穿了身躯!”

“腰部肚脐左三寸,还有一处剑伤,一指宽。”

“背后有四道淤青,每一道淤青,都打碎了半截骨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