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出事了

跟随捧着‘碎月’的女子,木川一路走了进去。

后面,是一个偌大的府邸,府邸里有不少仆人,正在进进出出。

周围布置有阵法,不过这些阵法,在木川的眼中,形同虚设。

一步跨入,阵法甚至连半点涟漪都没有,他就消失在了府邸中。

庆天想跟进去,却被拦住了。

“老祖……”庆天吓了一跳,这么闯入别人的地方,不太好吧?再怎么说,这里都是一个合道修士的住处。

最让他尴尬的是……

他居然进不去,要是硬闯的话倒是可以,却会惊动府邸内的高手。

木川则是没有管庆天,让他在外面等就好了。

自己进去,只是对这盆罕见的‘碎月’感兴趣。

走入了府邸,女子似乎没有发现他,还在一路前行。

终于来到了一个小院子里,将盆栽放在了一处假山上,笑着点了点头,似乎很满意自己的杰作。

等女子走后,木川终于不再隐藏,走了出来……来到了,这盆碎月的前面。

碎月碎月,那花瓣,就如同碎开的残月,散发着点点荧光,现在是白天,看不出什么。

若是到了晚上,这碎月算得上是这俗世,最迷人的花朵了。

“你曾经说过,想要在山下的灵田里,种下一整片的碎月,你说……到了晚上,那一定很美吧。”

木川闭上了眼睛,脑海中,呈现了一片碎月,在暮色下,荧光闪闪的样子。

那是一片,如同星海一样,近在咫尺的美景。

可惜碎月罕见,想要找齐一片碎月种下,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这花开一千年,花落一千年,结果落地又是一千年。

一朵碎月,只会诞生一个种子,这才造成了碎月的罕见。

他痴痴的看着眼前的碎月,良久没有吭声,就这么站着……直至天逐渐的黯淡下来,皎洁的星光洒落。

碎月的花瓣上,迷上了一层星星点点,柔和,美丽……

就像是她一样,动人心魄。

……

…………

木川在府邸内,站了一个白天,半个夜晚。

却不知道,外面早已乱成了一锅粥。

解神草,被人盗走了。

整个风水楼,乱做了一团。

设立在风水楼内的秘境,也不知是何原因,开始摇摇欲坠。

整个风水楼,都在无尽的波澜宣泄中,随时都会崩塌。

“解神草封印在秘境最深处,这秘境与至阳真人心神相连,是真人重要的法宝之一,怎么会被人破除了秘境,盗走了解神草?”

至阳真人的门徒,都如热锅上的蚂蚁。

盘坐在风水楼不远处山庄内的至阳真人,手里正拿着一封信,打开一看,里面正是陆尊者的署名,而这封信,乃封天阁长老亲自送来。

这人,就站在下面,含笑的看着至阳真人。

“陆尊者说了,若是真人答应,不管是陆尊者,还是血鹰王,都欠您一个人情。往后若是有什么用得着的地方,他们定当全力配合!”

“他们的人情。”至阳真人点头,眼中笑意灿烂。

这件事,他早就打算好了,也让弟子布下了准备,杀那女娃,结交血鹰王,陆尊者!

现在就差等消息了,只要弟子进来汇报,必然是那女娃的死讯。

至于那个面具人,至阳真人未曾亲眼所见,向来也不过以讹传讹,兴许没有想象中那么厉害。

更何况,那面具人据说也只是合道层次,若是陆尊者,血鹰王二人联手,再加上他一个,三个合道,难不成还打不过这面具人?

到时候,他们三人联手,面具人再强,也只能败退!

正在他考虑这些的时候,忽然感觉胸口一闷,有种憋气的感觉。

似乎感受到了什么,至阳真人惊呼道:“秘境……出事了?”

秘境与他心神相连,秘境受损,他同样受到了波及。

这次收徒,其实只是掩人耳目。

真实的目的,确实也是收徒不假,不过这徒弟……早已内定!

眼下秘境出了问题,开始不稳,就连至阳真人都一时间无法控制,若是里面之人出了什么事情,这对他来说,决定是灭顶之灾!

“到底……是怎么回事!”至阳真人胸口剧烈的起伏,这秘境,分明进去的只是一群筑基、金丹的修士,为何会出现这般动荡?

要知道,这秘境,就算是化神来了,没有特殊的手段,也无法破解。

更何况,在他一个合道修士的关注下,不但出了问题,还感觉到连解神草禁止都破解了。

房间内的弟子,也是接连变色,手中玉符收到了信息,知道了发生了什么。

“师尊,这秘境常人无法破解,……您还记得,小师叔曾经说过,您这秘境存在漏洞,您说……会不会是有人利用了这漏洞,导致了秘境的动荡?”一个弟子道。

“怎么可能?这漏洞,就算是合道修士,都难以发现。一群筑基、金丹的小娃娃,如何能够发现?”至阳真人摇头,根本不相信,有人能够发现这个破绽。

当初要不是小师叔提起,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

难道这些小辈,还能比他厉害?

轰~

就在此时,秘境发生巨响,爆炸声,波及半个陵城。

一道冲天而起的火光,将偌大的陵城,乃至陵城附近所有的山野,全都照的通亮。

那火光,化作了火海,灼烧着星空,变成了一望无际的火焰洪流。

至阳真人闷哼一声,站了起来,脸色越发的难看。

秘境……

炸了!

他的心态,同样也炸了。

这秘境,是他一件重要的法宝,里面的东西,收集了他大半辈子。

就是打算用着秘境,演化真理大道,好让他有机会突破渡劫。

本以为,一群小辈闹不出什么问题,谁曾想……

这秘境,直接毁了。

“到底是谁!”

至阳真人状若疯魔,发出歇斯里地的咆哮。

整个人站了起来,体内的灵气无规则的喷涌而出。

轰~

又是一声爆炸。

爆炸中,一具尸体,从空中落下。

这尸体,身上披着鳞甲,脸上还带着不敢置信,似乎不明白自己到底为何而死。

看到了这个人,至阳真人身体一晃,有种想要抓狂的感觉。

这就是他……

预定收徒的人!

为了收这个人为徒,和那位拉近关系,他不知道耗费了多少心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