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别来烦我

木川用了‘尿遁’,小跑着离开了小院。

狠人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微微一笑:“茅房在后面,你却往外面跑,还知道逃命。怕么?我也怕啊,算了算了,我一人去,也无妨。”

狠人深深的吸了口气,压下了心中的胆怯,向着城外走去。

她没等木川回来,或许是不想牵连木川,也或许是……

认为木川逃走了。

至于离开了院子的木川,打着哈欠,伸着懒腰,看着空空荡荡,萧条的闹市,随手在一个摊位上,拿了一个鬼脸面具,戴在了脸上,脚步加快了不少。

城外。

众多修士,紧咬着牙关,看着洛惊仙。

却没人上前,众人握紧了拳头,良久后……

一群人,让开了道路。

屠城。

哪怕是他们的家乡,都无所谓了么?这些修士,明明脸上无比的痛苦,却还是让开了路。

这是摆明了,允许洛惊仙屠城啊。

走出来的木川,看到这一幕,无奈的摇了摇头。

顺着众人让开的道路,一步步走到了洛惊仙面前。

那在路边摊随手拿起来,带在脸上的鬼脸面具,似笑非笑,似哭非哭,上面带着暗红诡异的纹路,给人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

“喂……”

木川看着眼前的洛惊仙,摸了摸鼻子:“我有个朋友,在城内居住,你不能屠城了。你屠了城,我朋友不就也死了?”

所有修士都让开了,只有木川一个人,拦住了洛惊仙。

众人却没有再木川的体内,感受到半点气息。

这是一个……凡人么?

一个凡人,都敢出来拦住洛惊仙?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望着木川,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勇气。

“你朋友?”洛惊仙眯着眼睛,握着手中血红的宝剑:“你朋友算什么东西,你……又算什么东西?我洛惊仙说出去的话,从来没有收回的例子,我今天要杀人,谁都拦不住。”

“真的没得谈么?”木川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可以活下去的。”

“哈哈哈!”

洛惊仙无比猖狂的笑了,笑着笑着,脸上露出了些许狰狞:“挡我者……尚未生!”

轰~

气息,暴涨。

他的血红长剑,绽放出了刺目的血光,整个城外,他……如同一轮血日。

化神后期的修为,一览无余,而且比之普通化神后期,更加的恐怖。

哪怕是化神巅峰,也不过如此吧?

“为什么呢,狠人已经这么惨了,血鹰王子嗣的命是命,难道狠人的命,就不是命?今日……我在,谁都不能动她,不管你是洛惊仙,还是陆尊者,或者那个什么捞子血鹰王。”

轰~

木川身影化作了一道流光,撞向了洛惊仙,在所有人的目光中……冲向了天空,消失在了天际之上。

片刻后,一片血雨,从天而降。

其中夹杂了不少碎肉,碎骨,飘飘洒洒……

却感受不到,任何大规模的能量暴动,也就是说……

这个带着鬼脸面具的人,甚至没有动用全力,轻易地……就将洛惊仙杀死了。

“这就……结束了?”

所有人,僵立在原地。

包括哪些,躲在周围的大小势力,也包括了,哪些逃走的,在暗处查探的修士。

一个来回,都没有抗住。

仅仅是一个冲锋,洛惊仙就化作了血雨?

那个人,到底什么来头,又是什么修为层次?

所有人都不知道,只是记住了,那个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鬼脸面具。

木川则是消失在了远空,揉了揉出拳的右手,呢喃道:“这家伙,剑还真硬。”

刚才的一拳,直接打在了洛惊仙的剑上,这家伙反应贼快,一瞬间就感觉到了危险,用剑挡在了身前。

可惜,就连剑都被木川一拳打碎了。

停在了远处的山脉,木川取下了鬼脸面具,对着不远处的空气说道:“出来吧,躲躲藏藏,亏你还是个掌教。”

空气一震扭曲,半响后,显露出了一个中年人,干笑的看着木川:“晚辈庆天,北武圣地掌教,见过老祖。”

来人,正是北武圣地的掌教庆天,低着头,不敢去看木川的脸色。

木川的恐怖,似乎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就连洛惊仙,都挡不住木川,这种力量层次……最低也是合道后期,甚至是巅峰……

也就是说,就算血鹰王突破了合道中期,陆尊者步入了合道初期,两人联手,一样不是木川的对手。

北武圣地所有的顾虑,都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被碾碎了。

可若是北武圣地有这么个恐怖的老祖在,往后谁还敢惹他们?只要老祖不死,北武圣地永世昌盛,这是必然的,甚至木川再进一步,北武圣地更是会水涨船高。

达到一个难以想象的地步。

“老祖……那日在圣地之内,多有得罪,也是因为一时冲动,我这次来,是专门向老祖赔礼道歉的。”

庆天此时,已经不敢有半点的不敬,低头弯腰,卑躬屈膝,就像是一个孙子。

这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以庆天的身份,就算是禁地内第一个老祖出来,也无须如此。

唯有在木川面前,他不得不摆出这种谦卑的姿态。

因为木川,已经关系到整个北武圣地,未来的命运。

“行了,你那点小算计,我都明白。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别来烦我。”木川摆了摆手,让他滚蛋,自己则是一个人,向着城中飞去。

打算从另一个城门口,入城。

庆天干笑一声,却没有离去。

而是用玉符,传讯了带来的弟子,召集了不少人,向着城中而去。

一路走,还一路思考,木川喜欢什么,要带点什么过去。

他是打算好了,就算是死皮赖脸,也要留在木川身边。

毕竟木川只是说没事了,也没说回北武圣地,更没说过原谅他们。

“看来,想要说服木川老祖,还是任重而道远啊。”

庆天捏着下巴,一路走去,陆陆续续不少弟子赶来,看着掌教思考的模样,都不敢打扰。

直到去到了城中,庆天才让弟子四散开来:“老祖让我不要跟上去,定然是喜欢清静,我一个人去找老祖就行了,你们都走吧。打听到了老祖的住处,再来告诉我。”

挥退了弟子,庆天这才一个人,找了个客栈休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