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杀不杀

华西元年冬,洛溪镇下了一夜的雪,小巷里已被白雪铺了厚厚的一层,入眼处皆是一片雪的世界,卖馄饨的老大娘,将木桌上的积雪清干净,坐在小凳子上,沉默的等着的第一位客人,此时的天还没完全亮,早起到市集揽活的人笑着和老大娘打招呼,不用多说,老大娘便熟稔的将他们需要的端上来,

“来一碗馄饨,不要香菜。”角落里,一道声音传来,听音色怕还是个半大不小的孩子,老大娘利落的馄饨装好,端过去,点了馄饨的果然是个看起来十岁上下的小少年,少年头发仅用一根蓝丝带绑着,低下头,额前的发遮住他半张脸,一件墨黑色的锦袍将他隐在夜色里,一时看不清他长什么样子,饭碗放下,老大娘看着这孩子,开口想要问这孩子怎的一个人时,才吃了没几口馄饨的少年从自己的墨色的衣袖里摸出几个铜板。

“多谢。”小少年随即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

老大娘愣住了,攥着粗布衣裳的手微微颤抖,那孩子,明明是镇上君家的小公子君晟凌,平日里像这等仙家的子弟怎会到他们这种路边小摊用餐。

走在出小镇的路上,君晟凌边走边把玩着手里的一小块玉珠,这是他醒来的时候手里攥着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的缘故,让他这个原本应该死在溯之渊的堕魔又重新回到了最初,回到了一切还未发生质变的时候。

洛溪镇背靠临泉山,别听这山名便自我代入认为里面一定是个风景极嘉,游山玩水的好地方,因这名字只对这山间的灵兽和灵药而言,确实是个生存的好地方,若是对人,越美的东西越有毒这句话倒是很适用。

临泉山有一道结界,将山里的妖化的灵兽与外界分开,为了防止每年囚困的妖物逃出危害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所以众仙门约定轮流加固结界,但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忽然有流言开始盛传,说某派的某位仙友忽然修为大涨是因为他偷入结界窃取异宝,流言越演越烈,那名当事者被费了修为从头开始,但是贪念已起,还是有人铤而走险,不过多时结界松动,险些酿成大祸,让妖兽出山,祸害人间。

为了保住结界安全,此地妖兽不会突破封印,众仙家以玄玉门为首约定每派每百年可派出不超过十五人的队伍进入封印,以半日为限让各派寻宝,并在其后合五派之力加固封印,渐渐的,山下建起了各派的私宅,一些仙门大家也寻了机会,建立了外家,为了防止各派贪得无厌,又以玄玉门为首在山脚下签订誓碑,因为这一切的建立,洛溪镇出现了。

此时的君晟凌已经错过了八岁时修仙大派玄玉门的大选,但他已经无暇顾及这件事了,如今最重要之事便是先入山寻找墨谣花,就在君晟凌前往临泉山的途中,雷云派的人已经在裂缝开启前,自己开了一处裂缝悄悄进入。

玄玉门漪澜阁,一股股热气正从殿上一角往四周扩散,发出热量的人正是上座上穿着一身红裙的女子,明眸皓齿,一头乌发由一只火红的玉簪挽着,这样一位看着正值二八年华的佳人却是玄玉门流火峰的峰主,凤岚。她旁边坐着的几人默默的催动法术,拉开与她的距离,“这些雷云派的小人,居然为了轩木珠私下里另寻封印缺口,他们这是视誓碑于无物吗!”

“对,没错,这群小人,不值得和他们生气,要不我们先把火气收一收。”一旁的青暮峰峰主许峰弱弱的提议,再这样下去,还没想出对策他就要先变着人肉干了,(っ╥╯﹏╰╥c)

“哼!有什么好想的,那群修仙世家真以为我玄玉门这些年不管事便是好欺负的,一个个给点阳光就灿烂,看我老陶去了不杀他个片甲不留。”一边的溪沐峰峰主陶闫变幻出他的武器梵天斧就要杀出去,刚迈出没几步便被订在原处,众人只见他骂骂咧咧的唇形却听不见他说话的声音。

“陶峰主,您这话,我可要提一点建议了,你这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着实不符我们玄玉百年和事佬的形象,再者,这妖儿几日不见归来,许是我们小余余已经派她前去解决问题了。”重棂峰峰主钟崇表达完自己的意见后顺手抹掉陶闫背后的印记,颇有指向性的看向正在玩自己幻化出来的冰镜的苍雪峰峰主余姚。

余姚听着他们的讨论,听见有人唤自己的名字随即抬了抬眼皮,“嗯,我让她去瞧了。”罕见的言简意赅。

而正被人提起的林妖儿此刻...

临泉山外围,“救我...”君晟凌看着抱着自己大腿宛若牛皮糖一样的白衣小姑娘,顶着一副被家人抛弃又饿了好几天,你是唯一的救命稻草的招摇撞骗的脸,配着一双你敢说不就哭给你看的水汪汪的大眼干嚎了有半盏茶的时间,而被抱大腿的人,眼睁睁的看着她像毛毛虫一样从雪堆里爬出来,边喊着救命边攀上他的腿就不撒手了,当然君晟凌不是被美貌所迷,而是因为这张脸的主人是一位让他咬牙切齿却又有些无可奈何的人。

呵,林妖儿,本来专门挑了这个时间来,就是为了避开她,没想到,嘶,还是一刀结果了她吧,嗯~一刀太痛快,而且现在的实力也不容许,还是慢慢结果了她吧,别问他为什么怎么考虑,因为他的前世全是因为这个女孩而大变,只不过,那时他们的初见不是在白茫茫的临泉山而是在初春的临泉山,他没救她,她在他离去时说“你不救我,山下的人都会死。”他不在意山下那群人的死活,他在意的不过是从小养育他的奶娘罢了,而她只不过是为了去寻墨谣花救奶娘的命时遇上的萍水相逢的路人罢了,即是路人,与他而言又无什么价值,他又何必去救,也别怪他没心没肺的,时局造就,若他每每这般心善,怕是尸骨早都化成灰了,所以他对遇见她,还有她的话都不甚在意,却没想到让她一语成谶,待他取药回去时整座小镇皆变成炼狱,就连今日那卖馄饨的老大娘也身首异处,而他今天会突兀的跑去吃面只是想证明一下是真人还是那些巴不得他死的最好没下辈子的仙家门人给他设的幻境,但是他端上来的混沌,老人的一举一动都证明这些是真的,他,重生在了他十岁前,整座洛溪镇变成炼狱的三月前。

而他想救奶娘的第一步是提前取得墨谣花,避开林妖儿,这个他前世只有撩撩几面之缘的女孩。可如今他都提前出来这么早了,居然还是碰上她了,君晟凌嘴角抽搐,牙齿咬的嘎嘣响,若不是她在冰天雪里穿了一身白,不容易被看见,他怎么会被突然袭击,还被抱大腿(挣脱不开的那种。)

林妖儿自然感受到了这位被抱了大腿的少年暗藏的杀意和明显的走神,暗戳戳的将袖子里从许峰那里偷的‘同命相连’蛊放了出来,白白胖胖的小虫子即刻便融入少年身体,而少年一点察觉都没有,“你一定得救我,否则...”

“否则你放妖兽杀了镇子上所有人。”君晟凌冷笑,过分为这个和他八字相克的女孩考虑了,还是快刀斩乱麻,杀了吧!

“喂,我可是个善良的小姑娘,开口闭口杀杀杀的,有损我人设你造吗!”君晟凌瞪着她,一点也不想和她扯上什么关系。

林妖儿内心苦啊,去异界浪了一圈,语言系统被灌溉了满满的新知识,和这里接不上轨了,往后百年内不能再放荡不羁爱自由了,但是说正经的,她飘飘荡荡这么多年就没干过杀无辜之人的事。但是,她会干另外一种事,林妖儿在君晟凌看不见的角度奸笑随即又干咳一声,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充满幸灾乐祸的意味。

“作为玄玉门中人呢,我怎么能顺便杀人呢,所以啊,我刚刚可是给你下了蛊,‘同命相连’欧,嘻嘻嘻。”林妖儿笑的灿烂极了,拍拍君晟凌的大腿,那是被她下过蛊虫的地方,林妖儿微抬眼皮,找了个合适的角度默默欣赏君晟凌一副你卑鄙你无耻的微表情(好吧,纯属自我想象,此刻君晟凌的正真表情是面无表情,而那喷着火的眼神,一定是被感动了,嗯~不是,他是想杀人了)。

林妖儿干笑两声放开君晟凌的腿,随便拍了拍君晟凌外袍上因为她的动作粘上的雪花,随后站起来拍了拍自己落了雪的披肩,一脸欢喜的狗腿样,双手交握放在脸侧,“小哥哥,呵呵呵,你虽然长得帅,但是脑子不能衰,尤其是千万不能小瞧了玄玉门的东西,虽然,人家也是第一次用嘛。”林妖儿表面上一脸花痴样,心里把自己嫌弃了一遍,太肉麻了,太肉麻了,咦~

君晟凌嫌恶的往后退了半步,却看见林妖儿从交握的双手中拔出一根手指指着他,眼睛里闪烁着光芒,整个人就像一个降临凡世的小恶魔。

“要不,我们试试效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