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一个人的爱琴海③

轻轻的推开罗姆旅馆的门,景然就听见一道欢快的声音:“欢迎入住罗姆旅馆。”

景然轻笑着看着那个可爱的小姑娘,小姑娘一下子跑过来接过景然手里提的行李,这时,一个中年人也走了出来。

“贝瑟妮,我们的入住礼呢,别以为我刚没看到你给上一位客人给迟了?”那位貌似是贝瑟妮父亲的人说道。

贝瑟妮吐吐舌头,说:“知道啦,爸爸。”说着,也端出了一个鱼缸,和给手冢国光的那个一摸一样。

“这是?”景然看着怀里的鱼缸忍不住抽抽嘴角。

“这是我们的入住礼,亲吻鱼。”贝瑟妮答道。

亲吻鱼,以鱼喜相互“接吻”而闻名,一般认为接吻鱼的“接吻”并不一定是爱情表示,也许是一种争斗。

斗争吗?她和手冢国光?

“麻烦小姐端着鱼缸照张相。”

景然闻言,笑了,不就是照相吗?照就照吧,或许是一种习俗也说不定。

事实证明景然猜对了。

景然看着贝瑟妮把她的相片要往那个地球模型上放,景然眼尖的看到了手冢国光的那一张。

“国光?”景然失声喊了出来。

贝瑟妮奇怪的看了景然一眼,景然立马平复了情绪。

“手冢的相片是放在赤道开始的位置吗?”景然目光复杂的看着那张捧着鱼缸的照片。

“恩。”

“那就把我的放在结束的位置吧。”景然沉默的一下说,说完景然便上了楼。

“诶?”贝瑟妮有些奇怪,像个小大人似的摇摇头,把景然的照片放到了手冢照片的旁边。

结束,也便是开始。

---------------------------------

从爱琴海回来后,仿佛一切都步入了另一个正轨,训练的训练,消失的消失。

景然也是一样,从爱琴海回来已经几个月了,肚子也开始隆起来了,念莎已经交由越前龙雅打理了,所以,她也可以好好地养胎了。

但是,今天景然隔几分钟就朝着窗外望去,仿佛在等一个人。

身着浅蓝色孕妇装的景然在屋里慢慢度步,突然听见一声钥匙转动的声音,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看到景然便扑了过来。

“景然小姐~”那女人高兴地说道,在看到大肚子的景然硬是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苏菲亚。”景然笑道。

苏菲亚,米迦勒的女儿。

“景然小姐,当妈妈的感觉是不是很棒啊?”苏菲亚脸上洋溢着温柔的笑容。

“恩。”景然摸着自己的肚子,嘴角上扬。

“小姐还没吃饭吧,我去给小姐做。”苏菲亚说着放下行李,还把刚在景然屋外邮箱里的报纸放到桌旁,便进了厨房。

景然的注意力被报纸的一个头条给吸引了过去。

景然拿起报纸,脸上的笑容慢慢的被冰冷所取代,抓着报纸的手有些颤抖的紧握着,眼睛紧紧的盯着报纸,恨不得撕了报纸一样。

好一会,景然才抽出电话,给七海奈子拨过去。

“奈子,我需要你做一件事。”

和奈子打完电话,景然瞥了一眼那张报纸,嘴角浮出一抹冷笑。

武居健史,你国中的时候打伤国光的手臂,奈何你用了一张精神病证明,让我不能有所行动,现在你派人潜入念莎,买断我的股票,我也可以不追究,但是……

但是,你现在既然在报纸上造谣国光,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景然看了看窗外,有些事,不是不报,而是,现在才要让你后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