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只属于过去

一个月后,手冢因为忙着比赛便又回了德国,而景然只是呆在她和手冢的温馨小屋里,本以为,这样甜蜜又宁静的生活会一直持续到将来,却不曾想到,幸福却是那么的易碎。

幸福隔着玻璃,看似很美丽却又遥不可及。

几天后,当景然给屋外的玫瑰浇完水,就听见了敲门的声音。

“来了。”景然放下水壶,忙跑去开门,门外的人让景然有些诧异。

来者是一个比她高出一些的女生,正静静的看着自己。

“请问是迹部景然小姐吗?”女孩开口。

“是我。”

“我有事找你,关于手冢国光。”女孩的话让景然更加诧异。

“请进。”

女孩跟着景然进了屋子,屋子不大,但处处都透漏着温馨与爱意,分外精致。

“请喝茶,你要告诉我关于国光的什么事?”景然倒了两杯茶放在了自己和女孩面前。

“我叫七海慧子,是国光在德国认识的女生,我知道接下来的话会让你很难接受,但我还是要说,我喜欢手冢国光。”

“所以呢?”景然面无表情的问道。

“手冢国光喜欢我。”女孩笃定地说。

“不可能。”景然亦是斩钉截铁。

“我知道你不相信,但是迹部小姐,你和国光的喜欢毕竟只是年少,谁敢确定那是不是误把欣赏当做喜欢,那时候太小,你们能确定对对方的感觉到底是什么吗?”七海慧子认真的说。

“再说了,我从国光那儿了解到,你们从小认识,你敢保证,你对他不是对哥哥的依赖,他对你不是妹妹的宠爱吗?”一字一句,步步紧逼。

“呵呵。”景然轻笑。

“七海小姐,我只告诉你一句话,我迹部景然爱手冢国光,但是我迹部景然也绝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人,只要国光说他不爱我,他现在爱的是你,我迹部景然立马离开。”

冷酷的话,不给自己留退路,这便是迹部家的高傲。

七海的面上闪过为难之色。

这时,门被推开了。

手冢国光站在门口,注视着里面的人。

迹部景然深深的看着他。

“然然,对不起。”手冢清冷的声音传来,但他的话却比千年寒冰还要冷。

景然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所有的笃定与认真似乎在这一刻变得可笑不已。

“国光?”对于这个回答反倒是让七海慧子惊讶了。

“国光,我就问一句,你现在爱的是我旁边的七海慧子吗?”景然艰涩的说出这句话,紧紧的盯着手冢的双眸。

“恩。”干脆的回答,但却可以让人痛得撕心裂肺。

“为什么?”

“有的人只需一眼。”

好一个只需一眼啊。

她还记得她们小时候第一次相见,她和幸村他们成为好朋友,也是因为只需一眼。

迹部景然没想到,七海慧子说的那些居然是真的。

手冢的眼睛平静无波,望向她的眼神满是愧疚。

你在愧疚什么?

景然听到这个回答,僵硬的扯出一个笑容。

她不会怀疑手冢的话,手冢的性格不像是会说谎,更何况,手冢的眼睛是骗不了人的,或许七海慧子说得对,他们两个的感情到底太年轻。

有一句话不是这样说吗?

我陪着你走过青春,但是在终点站等着的,却不是我。

迹部景然希望手冢在逗她玩,可手冢的眼神一丝破绽都没有。

一丝破绽都没有。

“手冢国光,谢谢你陪我走过年少,再见。”景然看着手冢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出这句话,优雅的拿着包离开了他们曾经的屋子。

她怕自己再待下去会丢盔卸甲。

她要优雅的落荒而逃。

死一般的静寂。

“国光,我……”七海慧子有些不知如何开口,虽然这是他们预期的结果,可是,等到发生时,心里却这么的难受,更何况当事人的他们。

“我知道,谢谢你。”手冢一直盯着景然离开的方向。

房间里的氛围让人压抑的难受,手冢侧身,目光落到了一张照片上。

手冢看着他和景然十五岁在樱落无声拍的照片,眼里划过一丝痛楚,但马上却又换上清冷的目光,想要离开了房间。

落荒而逃。

照片你的脸庞,笑容停在我眼眶。

这时,楼上下来了一个小姑娘。

幸村汐雪蓝色的眼眸里噙满了泪水,恨恨的看着手冢道:“国光哥,你怎么可以这样对然然姐?”说罢,便跑了出去。

原来幸村汐雪这两天待在景然这儿补习英语,今天发生的一切,她都看到了。

手冢闭上眼睛,压下心里难受的情绪,再次睁眼,平静无波,缓缓的走了出去。

只有七海慧子知道,手冢国光心里有多难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