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冬天的温馨

高考那天,景然见到了很多熟悉的人,已经转学的大石,被迹部硬拉去冰帝的紫卿,还有幸村和真田。

“看来熟人不少。”不二微微笑。

“对啊,连精市哥哥都在。”景然朝幸村挥挥手,幸村笑笑牵着中村茗沁走了过来。

咔的一声,东大的校门开了,景然指指门,幸村无奈笑笑。

高考开始了呢,景然深吸一口气,和手冢对视了几眼,一起进了校门。

为了进东大,一定要付出全力,米娜桑,加油咯。

其实是个学生都知道,最紧张的不是考试前,也不是考试中,而是考试后那漫长的等待。

迹部景然表示深深地明白了这个道理,每天神经紧绷的坐立不安,这种日子,她快过的崩溃了。

直到——

“喂,请问是迹部同学吗?你的录取通知书已被寄到青春学园高等部,请有时间过来取。”

迹部景然觉得自己炸成了烟花,连忙应允后,立刻给手冢打电话。

“国光,我考上啦!”欢天喜地的声音。

“我也接到电话了。”手冢也为景然开心。

“是吗是吗?那我们一起去学校取通知书啊,你等着我来找你啊!”挂下电话,景然风风火火的下楼,推出自行车急匆匆的骑向了手冢家。

一路欢快,心中的喜悦恨不得让景然再加快速度到手冢家,视线中出现了两个人,手冢国光和手冢彩菜。

景然刷的一下停好车,连忙跑到了手冢身边。

“彩菜阿姨好。”景然站在手冢身边笑容灿烂。

“恭喜然然和国光考上东大。”手冢彩菜怜爱的摸了摸景然的头。

“那母亲,我和然然去学校了。”手冢牵起景然的手。

“嗯嗯,快去吧。”手冢彩菜目送着自家儿子骑着自行车载着景然离开的身影,默默地捂了捂心口,“妈妈将来有一天要做红豆饭了。”

大学的生活多姿多彩,手冢考的是历史系,景然和迹部考的都是金融系,除此之外考上东大的老熟人也有,比如仁王和柳生是医学系的,到后来仁王和柳生直接被送到德国工作。

手冢也一直没有放弃走职网这条路,在德国参加了俱乐部,也在打大大小小的比赛赚取积分,国中时期手冢的网球技术就受到专业球探的注目,渐渐地在各大网球比赛上也出现了手冢的身影。

同时这也让手冢的身体超负荷运转,有一次甚至在训练中晕倒,吓坏了众人。

迹部因为要继承迹部家的缘故,网球渐渐地退居二线,成为了他的爱好,毕竟迹部曾经也说过,网球不是他的全部。

而景然呢?

让我们把目光转向金融系的一班。

“景然同学,我喜欢你。”一个男生诚恳的声音。

迹部景然表示很郁闷,要知道在东大几乎没有人不知道手冢国光是她男朋友,所以说,这位向她告白的同学…你这到底是个什么展开。

“唉,二阶堂同学看来还是没死心啊。”一旁的妹子嘀嘀咕咕。

刚上大一的时候,就有几个同学向景然告白,没想到却被景然一一拒绝,众人还有些好奇景然为什么拒绝,直到看到了手冢出现在了他们班门口,牵起了景然的手。

啊啊啊少女心和少男心都碎了一地嗷!

就此之后,有一部分人就放弃了对景然还有手冢的想法。

但没想到的是,现在大家马上都大三了,在大二的最后一天,二阶堂同学还是不死心的来告白。

迹部景然表示内心崩溃。

“真的不好意思,我有男朋友。”斩钉截铁的拒绝。

景然正色,拿起包就走出了教室门,教室外,是正在等待她的手冢国光。

“二阶堂别伤心啦,哥们请你喝酒。”

“……”

校园里,手冢牵着景然慢慢的走上了回他们租住的房子的路。

冬天了,细小的雪花纷纷扬扬,手冢见此,刚要打开手中的伞,就被景然制止。

“国光,不要撑伞。”

手冢动作一顿,眼里带着询问。

“听人家说啊,两个人在雪中走,会走到白头哦。”景然伸出手试图接住雪花,“我们还没有在雪中走过呢。”

手冢眼神柔和,既然是她想要做的事,他自然奉陪。

路上一片雪白,景然一个人在前面玩的不亦乐乎,她蹲在一旁团好一个雪球就朝着身后的手冢扔去。

“路上滑,小心。”手冢侧身躲过飞过来的雪球,提醒道。

“呼~手好冰。”景然扔出雪球后,朝着手里呵气。

迹部景然冬天不喜欢戴手套,所以手经常冰冰的,手冢上前,将自己的一只手套套在景然的手上,另外一只用自己的手紧紧握住,放进了自己的大衣口袋,就着这个姿势,牵着某人回家。

景然感受到手冢的温度,不禁嘿嘿一笑,侧头看着手冢。

“国光,马上就要大三了,你有什么想法啊。”

“我会申请休学。”

“诶???”景然很惊讶。

“已经决定好了,我要全力进军职网,最近有一场大比赛,学业和职网一起进行只会顾此失彼。”手冢郑重开口。

“既然国光已经决定好了,那就这样办吧。”景然眯眯眼,“等等,那这样说的话,国光马上就要长期待在德国啦?”

“嗯,然然你回迹部家住吧。”

“为什么?那我们的房子怎么办。”

“你一个住我不放心,我已经把它买下来了。”手冢的话令景然一愣。

“唔…那就这样吧,不过以后下雪了,我们就要回去扫雪!”景然乐呵呵的打算着。

手冢颔首,大一的时候,两人经过深思熟虑租了一个房子住在一起,这个房子充满了他们的回忆,要是就这样丢失了,手冢也不愿意,于是便直接买了下来。

“呃…国光,把伞撑开吧。”一道幽幽的声音,“我觉得我们还没到家就被雪淋湿了。”

手冢听出景然幽怨的语气,不禁失笑。

唰的一声撑开伞,将所有的风雪挡在外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