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迹部大爷受伤了

三天后,当景然元气恢复回到学校后,网球部众人就不让她太过于操劳,根本就不让她下场打网球。

三天前忙的要死,三天后闲的长草。

景然坐在椅子上一脸哀怨。

青学网球部众人表示,万一景然又一个拼命然后晕倒,就算他们答应,手冢也不会答应哇。

而且他们也不答应。

景然无奈的看着球场上尽情挥洒着汗水的众人,微微的叹了口气,怪自己。

当下午放学后,众人又让她早点回去,今天的部活可以不参加。

“我很闲啊…”景然对着众人说。

“小然儿你今天就好好休息喵~,这可是手冢……”英二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桃城把嘴给捂住。

“景然学姐你就再休息几天吧哈哈哈哈哈哈。”桃城干笑的打哈哈。

“好吧,大家好好加油。”景然无奈的朝众人挥挥手,慢慢的向校门走去,话说她刚刚是不是听到了国光?

想起手冢,景然又是一阵黯然,以前原本在樱花树下等她的少年,现在正在德国接受着治疗。

景然走到手冢经常等她的地方,不禁黯然神伤了一下。

原来,自己也越来越喜欢,或者说是依赖国光了。

一个人站在原地等着管家来接自己,景然觉得还是每天和手冢一起回家比较有意思。

不一会儿,管家就来了,景然坐上车就听见山本管家开口:“景然小姐,我是先把你送回家还是你和景吾少爷一起回家?”

“去冰帝接哥哥。”景然靠着车窗玻璃,自己貌似很久都没有去冰帝了。

当景然他们的车驾驶到冰帝的时候,网球场中正热血沸腾。

“迹部SAMA——”

“忍足SAMA——”

山本管家将车停在一个最显眼的地方,景然摇下车窗看到旁边有一个华丽的告示牌,上面写着:

专属Atobe

“果真是哥哥的风格。”景然笑着又摇上车窗。

半个小时之后,冰帝的部活结束了,一直在车里面昏昏欲睡的景然伸伸懒腰,看着自家的华丽老哥向这边走来,然后,一个女生冲了上去——

冰帝的校服,蓝色的长发,手里拿着一个礼盒,羞羞涩涩的递给自家老哥。

令人惊讶的是,自家哥哥居然收下了。

诶诶诶这个发展不对啊!!!

景然困意全无。

“哥哥难道喜欢那个女生?”景然看着这一幕,难道说她以前的感觉都是错的,哥哥喜欢的不是紫卿?

山本管家下车为迹部打开车门,迹部一上车就把手里的礼盒向后坐一抛,侧过头就看到景然黑着脸,一脸的郁闷。

“啊嗯?怎么了?”迹部拂了拂自己紫灰色的头发。

景然拿过那个礼盒,拆开,就看到了——巧克力。

“哥哥,那个给你送东西的女生是谁啊?”景然看着那一盒巧克力,心里七上八下的。

“凌泉一郎的女儿,凌紫若。”迹部随意的答道,深蓝色的眼睛里划过一丝不耐烦。

景然听后心里咯噔了一下。

“那哥哥是喜欢凌紫若吗?不让哥哥怎么会收下人家的巧克力呢?”景然继续试探着。

“本大爷才不会喜欢那种女生,之所以收下是因为凌叔叔是爸爸的好友。”迹部说着皱起了眉头,眼中的不耐之色更盛。

景然不知在何时收起了脸上的笑容,一脸郑重的看着迹部。

“哥,我有事想对你说。”

景然把紫卿的事都告诉了迹部。

“可恶。”迹部眼里也藏着怒意,交握的手因为用力而显得有点发白。

“停车。”

“哥?”景然心里一急。

“山本管家,送然然回去。”迹部下了车,抓起球拍,就朝着不远处的街头网球场走去,每走一步,眉头就会皱得更深。

景然也大概猜出是什么原因了,没有阻拦迹部。

而街头网球场中,一群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将在街头网球场打网球的人用暴力网球打伤在地。迹部本来心情就很差,看到这种暴力网球后,更是生气,而其中的一个外国人,看到迹部后,开始挑衅。

“那边,那个有没有胆量和我们玩一局啊?”说完就传来难听的笑声。

“本大爷的名字叫迹部景吾。”迹部怒极反笑。

那几个外国人一愣,继而又张狂的笑道:“迹部家的大少爷吗?敢不敢和我们比一局?”

“你以为本大爷会怕了你。”迹部拿着球拍,就顺着台阶跳了下去。

“比赛开始,由迹部景吾发球。”

“不,本大爷将发球局让给你们。”迹部抚着泪痣霸气的说着。

“好,那由Sarah发球。”那个一开始挑衅迹部的人原来叫Sarah。

一个普通的球。

迹部从一开始早就看出来了,他们的水平一般,但是会用暴力网球将对手打伤,致使对手无法比赛而弃权。

重击脆弱的膝盖,真是卑鄙的手段啊。

迹部紧盯着球,Sarah打了一个高吊球。

但是,抱歉。

“迈向破灭的轮舞曲。”迹部高高跃起,将球朝着Sarsh的球拍打去。

Sarah诡异的一笑。

“迹部,小心。”玉林的两个正选在看到迹部跳起时,不禁大喊。

卑鄙的一幕出现了:一直站在Sarah后面的一个人,忽然抛起一个球,朝着正停在空中的迹部发去,目的很明显就是迹部的膝盖。

迹部也发现了那些外国人的阴谋。

“混蛋。”

迹部看着朝着自己膝盖飞来的球,用球拍挡住,因为球拍的阻拦,伤害减少了一半,可是迹部还是失去了平衡,嗵的一声摔在球场上。

“Mbecha,做得好。”Sarah朝着Mbecha竖起了大拇指,笑容欠扁。

“还差得远呢。”一道熟悉的拽拽声音。

青学的正选都冷着脸看着那几个外国人,他们刚才听到了迹部的那声‘混蛋’。当他们到的时候,就看见那些外国人打伤迹部的一幕。

“迹部。”不二跑了过去,扶起迹部,迹部的膝盖上流着血,而玉林的那些,根本就已经站不起来了,如果迹部没有挡住那球一半的伤害,那么后果可想而知。

“迹部君你没事吧。”大石他们跑了过来,大石蹲下来查看着迹部的伤势。

“应该去医院看一下,如果处理不好会发炎的。”大石担忧的说。

“迹部,他们是谁啊喵?”英二好奇的问。

“他们是东京外国学院幻之队的可能性为100%”阿乾推推眼镜,仔细的看了看那些人。

“他们就是我们下一场的比赛选手,球技水平一般,但是却会用暴力网球使选手无法比赛。”阿乾继续说。

“哟,原来你们就是和我们下一场比赛的青学啊,比赛场上见。”Sarah将球拍抗在肩上,招呼着自己的队友离开。

“哦?下一场,我会让你们输得很难看的。”龙马琥珀色的瞳紧盯着幻之队的那些人。

“小鬼,哼。”

幻之队的那些人不屑的看了看龙马,然后离开。

“本大爷受伤的这件事不要告诉别人,尤其是然然。”迹部撑着不二说。

“好吧。”青学众人点点头。

“迹部,我和你一起去医院吧。”不二不无担忧的说道。

迹部点点头。

“大家先回去吧,我和迹部去就可以了。”不二转身对着青学众人说。

不二扶着迹部晃晃悠悠的朝着不远处的东京综合医院走去。

青学众人望着二人离开的背影,不禁脸色有点沉重,明天的比赛,是一场硬仗。

--------------------------------------

咱要收藏~~~还有,在这里我就改一下比赛剧情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