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李莎的生日

第二天,众人发现景然没有来学校,于是,有的人很不怕死的去问手冢,结果是被罚跑圈。

又过了一天,景然没来。

再过了一天,景然依旧没来。

等过了五天之后,景然才下午在学校出现。

“景然同学回来了。”

坐在门口的同学一声惊呼,众人的视线便刷的集中到了出现在教室门口的景然身上。

“然然,你这两天死哪去了?”紫卿一下子冲过来,勒住景然的脖子。

“哇哇,紫卿你慢点,我还背着个大背包呢,你快放开,咳咳~”景然费力的挪着紫卿的双臂。

紫卿一听,视线往后一转,就看到景然背着个大黑背包。

“你要去登山?”紫卿松手。

“你才去登山。”

景然摸着胸口顺气,刚才真是有勒死的趋势啊。

“呐,景然,那天和手冢玩的怎么样?”不二笑眯眯的探过来,眼里带着一丝探寻的意味。

“很好啊。”掏出书本放在桌子上,“一切顺利。”

“哦?是吗?”木之本希坏笑着盯着景然。

“是真的,好了,我要去网球部了,拜拜~”景然对着众人挥挥手,走出教室。

“然然,等等我们。”紫卿追着那个离开的背影。

------------------------------------分割线----------------------------------------

“景然和龙马到B球场。”

龙崎教练冲着刚从活动室出来的景然吼道。

“龙马,今天是4月14号呢。”景然并肩和龙马向B球场走去。

“恩。”龙马抬头,脸上露出不符合年龄的沉重。

“放学一起吧,还有那张照片。”景然看着不二,“我会请不二帮忙拍的。”

“知道了,开始吧。”

龙马走上球场,刚准备发球,就听见——

“等一下——”

龙崎教练突然走了过来,“龙马,你去和海堂打。”

“啊?”景然不解,不是说和她对打吗?

“景然你和紫卿打。”

“哦。”

两人同时回答,然后就又向反方向走去。

---------------------------------------------

“比赛结束,紫卿获胜,比数6:4”

“诶?”桃城惊讶道:“景然学姐的水准不是这样的啊。”

众人一致点头。

而另一边的龙马在听到这边的对话时,一瞬间分神,啪的一声,球没接住,打在了自己身上。

“龙马走神,去,绕操场跑十圈。”龙崎教练指着操场下令。

龙马黑线着开始进行圆周运动。

“没事吧?”紫卿向景然走去。

“没事。”景然摇头,起身就跟着龙马一起跑圈。

“诶?”众人又是一阵怪叫。

“今天的然然有点不对,今天是4月14号。”紫卿看着龙马和景然跑步的身影思索着。

“4月14号啊,好像是李莎的生日,原来是这样。”

“跑完步后,有惩罚茶在等着你。”阿乾很是适宜的拿出一杯红红的液体。

“居然让我们喝那个。”龙马在看到乾汁的时候变了脸色,但瞬间又缓了过来。

众人只是一脸惊恐的看着阿乾那诡异的笑容,然后再看看景然和龙马。

“跑完了,来,越前,这是你的。”阿乾把一杯液体递到了刚跑完步的龙马手上。

网球部沉默中。

龙马接过那杯液体,抬头,一仰而尽,动作一气呵成。

“唔……”

龙马捂着嘴冲出网球部。

众人看见这情景,对那杯液体的恐惧感更是加深。

“来,景然,这是你的。”

阿乾晃着一口闪亮的白牙,把杯子递给景然。

“我替她喝。”

正当景然打算和龙马一样一仰而尽的时候,一只手接过了杯子,然后,抬手喝掉。

“紫卿?”景然惊讶的看着那个帮她喝掉惩罚茶的人。

“哇啊~”紫卿也捂着嘴向水龙头冲去。

“紫卿!”景然追着紫卿跑出去,而网球部的人则是觉得今天他们几个都不怎么对劲。

放学后。

景然走到一个角落讲电话,而网球部的众人已经离开了,只剩下了不二,手冢还有龙马,以及在教室做值日的紫卿。

“不二,有件事想要麻烦你。”景然挂掉电话,向正在等手冢的不二走去。

“呐,景然说吧。”

“帮我们拍张照片。”景然恳切的看着不二。

“没问题呢。”不二接过景然的相机。

“那不二先等一下。”景然望着远处的人。

“小姐,你要的东西我们带来了。”

为首的一个男人,从后面取出一个用黑布蒙着的纸板。

“恩,你先回去吧。”

景然走到那个纸板跟前取下黑布,一副李莎的自画像便出现在眼前。

“龙马——”

景然朝着一直待在一边的龙马招手,“和以前一样吧。”

景然站在左边,龙马站中间,而那个‘李莎’站在右边,动作摆好之后,景然朝着有点错愕的不二说:“不二,我们好了,拍吧。”

“恩。好。”不二调整好设置,按下快门。

“谢谢了,不二,我和龙马先走了。”

景然朝着不二挥挥手,然后走进活动室,从那个大背包里取出一身黑衣,穿好之后,和龙马一起离开了。

不二疑惑的看着离开的两人。

“不二。”

手冢回到网球场就看到不二一副困惑的样子。

“是手冢呢。”不二勾起一个笑容,“我刚刚看到了奇怪的一幕哦。。”

不二向手冢讲述了整件事。手冢微微皱眉,这到底怎么回事?

“如果想知道原因,就跟我一起走吧。”

紫卿一直从四楼就看着这一切。紫卿站在球场外朝着里面的二人喊道。

两人没有回答,但是却跟上了紫卿的脚步。

手冢他们和前面的景然保持着距离,紫卿突然开口,“李莎,是然然和龙马小时候的好朋友,我听然然说,她在美国的时候,被一个外国女孩从礁石上故意推到海里,差点淹死,是李莎救了她,而且,李莎还把那个女孩教训了一把,可是那个女孩的父亲派人开车去撞景然她们,李莎当时正好要过马路,所以…被车撞死了。”

紫卿静静的讲述着那件事。

气氛沉重的可怕。

手冢心里满是惊讶,居然还有这样的事。

“今天就是李莎的生日。”紫卿又补充着说。

话正说着,景然他们进了一家花店,出来的时候,景然怀中抱着红玫瑰,龙马的怀中抱着白菊花。

红玫瑰、白菊花。

红白相映,分外刺眼。

紫卿在看到景然她们离开后,也去那个花店买了一束花,然后和手冢他们快步跟上了景然。

东京陵园。

景然和龙马的脚步停在了一座墓碑旁,景然和龙马放下怀中的花,看着墓碑上那张快乐的笑脸一霎无言。

过了好久,景然才慢慢的拿出那张不二为他们拍的照片,放在了玫瑰花上,景然伸手摸着墓碑上的照片。

“莎莎,今天是你十四岁的生日,你说过,十四岁的时候,你想和我们一起再拍张照片,你看,我们把照片带来了。”景然哽咽的说不出话。

“莎莎姐,你最喜欢的红玫瑰我们带来了。”龙马沙哑着嗓子,使劲的拉着帽子。

紫卿他们在远处看着这一幕,只是无言,沉默。

景然抬头望天,试图把眼眶中的泪水给逼回去。

龙马在旁边一直咳嗽着,试图缓解喉中泛起的苦涩。

手冢看着这样悲伤的景然,紧紧地抿唇。

紫卿他们在看到景然与龙马离开后。从远处走到李莎墓前,紫卿放下怀中的花,几人鞠了一躬。

紫卿朝着身后的两个人说:“然然胃不好,不能吃太过刺激的东西,这也是今天的乾汁我帮然然喝的原因。”

手冢,不二点点头。

“好了,我们回去吧。”紫卿叹了口气。

手冢他们只是随着紫卿离开了陵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