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月下的关怀

“唔,我在哪?”

当幸村醒来就看到自己身在一片白色之中,自己不是在樱落无声画画吗?怎么会在这?幸村单手附上自己的额头,努力回忆着当时的情景。

“啊,精市哥哥,你醒了。”

景然把手中的苹果放到一旁,起身扑到幸村身旁,“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幸村看到景然,收起脸上的迷茫挂上一个清浅的笑容。

“呐,然然,我怎么在这呢?”

“你还说,你当时突然晕倒滚到湖里了。”景然轻轻给了幸村一拳,“你知不知道,我们很担心啊。”

“啊?我落水了,那是然然救了我吗?”

幸村欠起身,景然忙在幸村身后放了一个枕头免得硌的幸村不舒服。

“不是我,是…”

景然话没说完,病房的门在再一次被打开。

“啊,幸村,你醒了。”

进来的正是手冢,手冢的衣服上,头发上水滴正不断滴落。

“手冢?真是谢谢你了。”幸村看到手冢这个样子便明白了一切。

“啊,应该的。”手冢摘下眼镜擦了擦水。

“请病人家属来办理一下住院手续。”

门外一个护士探身进来,这三个人的气质实在是不能让众人忽略。

“我去吧。”

手冢看着病床上的幸村,幸村侧头浅浅笑着,像阳光一样温暖。

“那麻烦手冢了。”

手冢微微颔首,转身关上了房门。

手冢去办住院手续了,病房里只剩下了景然和幸村,幸村看着窗外,眼神也变得飘渺。

“精市哥哥?”

景然小心的唤了一声,现在的幸村真的感觉好陌生。

幸村没有回答,眼光依旧落在窗外不知道在看什么。

“然然喜欢什么样的天空?”幸村轻轻地抛出一个问题。

“我喜欢黑云压城之后的雨后彩虹。”景然怔怔的望向幸村,景然感觉这样的幸村仿佛下一秒就会消失一样。

“呐,为什么?”幸村终于收回眼光,转头看着景然。

“用勇气去战胜挫折,这是失败的终点,也将会是辉煌的起点。黑云之后的彩虹,必然预示着灿烂的明天。”

或许是经历过前世自己的死亡,也或许是经历过李莎在自己眼前死亡的无助,迹部景然一遍遍的提醒自己,要有坦然面对一切的勇气。

“然然…”幸村担忧的看着景然。

“啊,没事。精市哥哥真的连我都不能说吗?”

景然试探着幸村,幸村的病绝对不是一两天的事情,景然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幸村在听到景然的话之后,眼神默然黯淡了下去,过了好久才轻轻地回答:“疑似格里-巴利综合症,然然要答应我,谁都不能说,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

“好,我答应。”景然目光复杂的看着幸村,精市哥哥怎么会得这种病呢。

“然然和手冢快回去吧,天快黑了。”幸村笑着挥挥手,幸村当然看出了景然眼里的担心。

“我会打电话给真田的。”

“那好吧。”景然轻轻拉上门,朝着不远处的手冢走去,而幸村在房里却突然笑了,笑的意味深长。

“国光哥哥,你还穿着湿衣服呢,这样会感冒的,我们快回家。”

景然皱眉看着手冢,穿着湿衣服很容易感冒的,拉过手冢就朝着车站狂跑,再晚一点就赶不上公车了。

回去的时候两人一路无语,直到到迹部家,景然跳下车才轻轻说了声:“国光哥哥,再见。”

手冢不禁皱起眉,十分疑惑。

晚上。

景然翻着电脑上的资料,关于格里-巴利综合症的介绍让她看的心惊,景然疲惫的趴在电脑上整理着自己混乱的思绪。

“然然。”

迹部谨一推开门就看到自己亲亲女儿趴在电脑上,不禁正起脸色。

“爸爸?”景然忙收拾好电脑,拉过迹部谨一的手臂,“爸爸找我什么事?”

“然然,爸爸真的希望你不要这么累。”迹部谨一怜爱的摸摸景然的头。

景然一怔。

“身为迹部家的人,这些都是我和景吾哥哥该做的。”

迹部谨一摇摇头。

“您说的是念莎?”景然思考了一下,组织语言。

“这个是龙雅哥的,您也知道的,不过主要是我和工藤唯枫帮着龙雅哥。”

迹部谨一了解李莎的事,他也知道越前龙雅陪着自家女儿去了中国,他也知道越前龙雅创办了念莎,所以迹部家一直都帮着念莎的成长。

迹部谨一心疼的看着自家女儿,小时候李莎死亡的那件事对女儿的影响太大了。

“爸爸希望可以和你一起承担,爸爸希望我的然然可以好好的过国中生的生活。”

景然一阵沉默。

“爸爸,我是迹部家的人,迹部家的人没有逃兵,有些事是我和龙雅哥自己选择的,我们便会负责到底,该是我承担的我一定会做到。”景然坚定地看着迹部谨一。

迹部谨一一愣,他没想到景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爸爸,没有人能够一路单纯。”

景然笑笑,她比任何人都要珍视她现在拥有的东西。

迹部谨一只是心疼的让景然靠在自己肩上,“然然,爸爸想说,我们永远在这。”

景然心中一暖,这就是家人吗?但是我必须坚强,没有人会懂我到底有多痛,失去莎莎的痛,不管过了多少年,那种痛都是深入骨髓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