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与不动峰之战

“今晚睡我家吧。”景然收拾好书包,走到紫卿面前。

“好啊,反正我也不想去我那个地方,一个人住一点意思也没有。”紫卿拍拍景然的肩。

“你不是还要找不二吗?还不去?”紫卿看到不二一直在走廊里等景然。

“啊,糟了,我忘了。”景然嘟囔着就冲到了走廊外,“不二,对不起,我……”

“没关系呢,景然要问我什么?”不二靠在围栏上。

“国光哥哥的手臂,到底怎么回事?”在和手冢比赛的时候,景然就发现手冢的左臂有点不对劲。

景然收起笑容,眼睛里满是凝重,对于一个网球运动员而言,手肘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手冢国光却在这么重要的地方上受伤了,以手冢国光对网球的看重,他是不会自己弄伤手臂的。

不二沉默,景然也没有说话。

“手冢他……因为太优秀在一年级时被二年级的学长看不爽,就拿球拍打伤了手冢的左臂。”不二睁眼,一双冰蓝色的眸就呈现在景然面前。

“……”

景然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件事,左臂啊,国光哥哥最在意的左臂啊。

自己比不过别人,就肆意诋毁和报复,这是最让人看不起的行为。

“他是谁?”

“武居健史。”

“谢谢了,不二。”景然故作轻松地笑笑,“那我就先走了。”

不二看着景然离开的背影,嘴角挂起一丝浅浅的笑意,而这一切都被楼下的手冢看在眼里,他垂眸,背着网球袋离开。

晚上,紫卿顺着景然房间里的窗户对着花园里的玫瑰发呆,不是她没见过世面,是景然家的玫瑰花园也太大了吧。

“我家的玫瑰很漂亮吧,我哥哥特别喜欢玫瑰呢。”景然端过一杯咖啡走到紫卿身旁,房门这时也被人打开了。

“啊嗯,这个不华丽的女人是谁?”迹部看到有个女生站在自家妹妹身旁。

这个声音!

林紫卿冷静的回头,就看到慵懒的靠着门框的迹部景吾,那一瞬间林紫卿突然觉得秀色可餐这种事或许是真的存在的。

“我叫林紫卿,然然的好朋友,听然然说过,你的小提琴拉的很好,不过我却是有点不相信呐。”紫卿甩了甩黑色的卷发。

“哥哥,紫卿的小提琴可是得过国家级奖项的。”景然在一旁火上浇油。

“啊嗯?然然你是说本大爷会输?”迹部离开了景然的房间,转身向乐房走去,“不华丽的女人,到时候可别输了。”

“然然我们走,你在旁边看着我杀杀他的威风。”紫卿一手握拳,一手拽着景然跟着迹部去了乐房。

呃…这关她什么事?

以后还是不要火上浇油的好。

之后的生活就在紫卿当助教,景然做陪练的状态下进行,木之本希也和紫卿成了好朋友,当某天部活结束之后,英二突然叫住了正打算回教室的景然和紫卿。

“小然儿,小紫卿,明天就是我们与不动峰的比赛了喵,你们明天要给我们来加油喵。”英二挂在了景然身上。

“当然了,我们一定会来的。”紫卿摸摸英二翘起的红发,景然也点点头。

次日,比赛场。

“下面进行不动峰与青学的比赛。”

随着裁判的话,青学与不动峰的比赛开始了。

首先是双打的比赛,青学出场的是不二与河村,而不动峰派出了樱井与石田,比赛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一开始不动峰的默契配合领先了很多,可不二与河村也找到了感觉开始反击,而不动峰的那边为了比赛的胜利,石田要求使用波动球,而橘也同意了。

景然皱眉看着比赛,那颗球是朝着不二飞去的,可不二那纤细的手臂怎么能承受石田全力发出的波动球呢,不二,你要怎么做?

赛场上。

不二看着朝自己飞来的波动球,用力的握了握球拍,这颗球一定要接到,那一分一定要拿到,不二心想着。

“不二,不要接。”大石对着不二大喊,同时也喊出了很多人想说的话。

然而青学的天才也是倔强的,虽然听到了伙伴们的声音,但还是打算全力接下这颗球。

“不二——”

突然一声怒喝,不二挥拍的动作停了下来,河村站在不二身边,全力接下了这颗球。

“糟了!”景然紧紧盯着河村。

石田在看到河村打回球之后,又摆出了那个动作,那个是——连续波动球,但是,因为那颗球力量太大,石田的球拍破了。河村兴奋的挥舞着球拍,旁边的一年级也高兴的大喊让河村全力打败不动峰。不二突然走到河村面前,一把抓住河村的手腕。

“啊——”

河村痛苦的喊出声,让球场都安静下来。

“你是为了我才这么做的。”不二冰蓝色的眼眸里闪着不知名的光芒。

“那颗球,对手腕负担太重了。”景然依旧皱眉,阿隆,你太乱来了。

“裁判,我们弃权。”不二握着河村的手腕,对裁判说道。

青学众人脸上紧张的神情慢慢放松了下来,都露出了安心的微笑,景然皱着的眉头也慢慢舒展。

“可是,不二……”河村还想辩解什么。

“没关系的。”

不二看看身后的队友,扬起一个温柔的笑容,把球拍从河村手里拿了出来,河村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无力的答应了不二。

接下来是大石和英二出场,青学的“黄金组合”配合默契,轻松取得了比赛的胜利。

景然仰头看着灰色的天空,“好像要下雨了。”

“比赛应该要延迟了。”紫卿回答到。

“嗡——嗡——”景然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对不起,我接个电话。”景然拿着手机走到不远处。

“然然,爸爸妈妈回来了,快点来机场接爸爸妈妈。”迹部谨一握着电话,居然没见到他的亲亲女儿,这怎么可以?

“爸爸?你们怎么没坐私人飞机?”景然十分好奇。

“想体验生活,快点来接我们。”

“好的,马上来。”景然挂了电话,脸上是藏不住的笑意,

“紫卿,家里有事,我先走了。”景然走到紫卿身旁。

“啊?那好吧,我会把比赛录下来的。”紫卿从自己背包里掏出一架DV机。

“那我先走了。”景然拔腿就跑。

“然然去哪了?”手冢从刚才就一直注意着这边。

“哦,去接人了。”紫卿摆弄着DV机,手冢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看着景然拐弯消失,然后目光又重新落回赛场。

----------------------------------------------------------------------

【注:打伤手冢手臂的人叫武居健史是官方设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