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不二的意外晕倒

第二天。

“大家早安。”

景然来到了教室门口,朝教室里的同学轻轻一笑,尤其是朝木之本希笑的深不可测。

“早安。”众人也纷纷向景然打招呼。

“景然,立海大是不是很有趣?”不二微微笑,看着眼前自从到教室就笑的开心的人。

“嗯,简直是十分有趣。”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景然望着木之本希笑弯了眼。

“阿乾,你怎么来我们班了喵?”英二一个飞扑就蹭到了乾贞治旁边。

“英二,我来找不二。”阿乾说着走向不二。

“然然,我们去外面。”木之本希拉着景然走向操场,她实在是受不了景然一脸笑容的在后面盯着她,让她感觉有点发毛。

“喂,你到底一直盯着我干嘛?”木之本希不爽的问道。

“我应不应该叫你真田希呢?”景然脸上的笑意愈来愈深,“你居然是弦一郎哥哥的未婚妻。”

“咳咳,小时候订的…我…”木之本希无措的咳了两下,脸上有着淡淡的红晕。

“哈哈哈哈看来精市哥哥说的果然没错,你只要一提弦一郎哥哥就脸红。”景然笑的整个人都微微颤抖。

“喂,你再这样说,信不信我打你哦。”木之本希挥着拳头朝景然跑去。

“诶~”

校园里飘荡着女孩们的笑声,飞舞的发丝飘过浅浅的馨香。

当景然和木之本希回到教室的时候,阿乾已经走了,而不二却好像在吃什么东西,嘴巴有点鼓。

“木之本同学,班主任刚刚在找你。”

“诶?我马上去。”

刚回教室的木之本希风风火火的又跑了出去。

“不二,你在吃什么啊?”景然转过身看着一直在吃东西的不二。

“呐,我在吃糖。”不二因为在吃糖,说起话来也有点不清楚。

“景然,要上课了哦。”不二看看墙上的挂钟提醒景然。

“知道了。”景然吐吐舌头。

下一秒,化学老师便走进了教室。

“这道题……不二同学你回答一下。”

景然看着不二的那道题,小声说道:“有点难度呢。”

化学课是景然最爱的学科,可是那个物理……唉,不提了。

不二依旧保持着万年不变的微笑站了起来,低头看着手中的课本,景然也在这时向后一瞥,就看到不二嘴动了一下,表情有一瞬间凝滞,身体一歪向右倒去。

“不二。”景然一声惊呼。

周围的同学手忙脚乱的扶住不二,化学老师从讲台上赶下来将不二小心的平放在地上,整个班级乱成一团。

“不二,不二你醒醒喵。”英二慌张的摇着倒在地上的不二。

“怎么办怎么办?”英二声音里带着一丝慌乱。

景然微微皱眉,“英二,不二是不是吃过什么东西?”景然想起不二晕倒之前嘴好像动了一下。

“是啊,阿乾上课前给了不二几颗糖喵,可那是阿乾最新研制出的乾汁糖啊,不二对乾汁是免疫的喵,还很喜欢喝。”英二仰起头思考了一会,应该不是这个吧。

“就是这个吗?”景然捡起从不二口袋里滚出来的几颗糖,仔细的看了一下,撕掉包装袋,放进嘴里。

全场静默。

“景然?”

同学们惊恐的看着景然皱起一张脸然后晕过去。

“啊啊啊,然然,你怎么了喵?”英二惊恐的摇着景然和不二。可是倒在地上的两个人却没有一丝反应,旁边的同学神情都有些不知所措,现在应该怎么办?

今天班长正好请假,而学习委员——木之本希被班主任叫走了到现在都没回来。

“我去找手冢。”英二留下这句话就向门外冲去。

“菊丸同学——”化学老师在后面朝着菊丸喊。

三年一组。

“报……报告。”英二停在三年一组的门前,才发现三年一组并没有老师。

“啊,是菊丸君诶。”几个女孩小声讨论,手冢看向那几个女生开始散放冷气。

“手冢,你快去我们班喵,小然儿和不二突然晕倒了喵,叫都叫不醒的喵。”英二着急的冲向手冢的座位。

手冢的眉头皱了皱。

“铃木同学看好班级。”手冢向学习委员安排好,然后便和英二向三年六组跑去。

“什么,不二君晕倒了?”几个女生再次讨论起来,铃木站起来看向后面。

“不要说话了,安静。”

当手冢来到三年六组的时候,就看到不二的座位旁围了一圈人。

“对不起,让一下。”手冢沉声道。

“是手冢同学,快点让开。”众人慌忙让出了一条路。

“手冢同学拜托你了。”化学老师看着手冢。

手冢蹲下身,仔细的看了看景然和不二,对身旁的英二说:“菊丸,帮我把他们带到医务室。”

“好的喵。”英二背起离自己最近的不二,手冢则是公主抱抱起景然,手还贴心的压住了裙边。

---------------------------晕倒昏睡的分界线---------------------------

什么玩意?

这也太难吃了。

景然在昏睡中被惊醒,起身却看到熟悉的房间。

“我不是在学校吗?”景然抱着被子,一脸茫然。

“然然,你醒了。”迹部端着一杯水走了进来。

“还真是不华丽,居然会吃了乾汁做的糖,还是手冢送你回来的,啊嗯?”迹部放下杯子,抚了抚自己的头发。

“原来那东西叫乾汁。”

景然黑线,真的不是什么生化武器吗?一开始是奇奇怪怪的味道,咬开糖是极致的酸,里面的酸和外面的奇怪味道合在一起堪比生化武器。

“啊嗯?你还是先吃东西吧,不饿吗?”迹部说着。

“饿,我都快饿死了。”

“快下楼吃饭。”

晚上,景然穿着睡袍倒在床上,纤细的手臂搭在眼睛上,想起的却是幸村的那句话:

“然然感觉有些不一样了。”

“不一样了?”景然问着自己,“肯定是不一样了,自从莎莎走后。”

自己和龙雅哥一起去了中国,在中国龙雅哥就开始学习商业知识,龙雅哥创办了念莎公司,一开始也让她很惊讶,惊讶越前龙雅想要开公司的决心,也得多亏了迹部家的帮忙和合作投资,才让念莎步入正轨。

上一世的继承人栽培景然也只进行了短短几年,且异常反感。而这一世她是迹部景然,她有了崭新的生活。

“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

景然从床上坐起,打开电脑开始学习着各种商业知识,旁边的房间里,迹部景吾的电脑上也是同样的课程。

加油。

晚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