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恐慌②

“你们饿不饿?”李莎看了眼对面的蛋糕店。

“不饿。”这是景然。

“切,才不饿。”这是龙马。

“我饿了,你们先在这边等我一下,我去对面买个蛋糕。”李莎说完便向对面的蛋糕店走去。

龙马和景然面对面的说话,站在对面等着李莎,虽然在说话,但景然依旧盯着正在过马路的李莎,接下来,就目睹了她一生最后悔的画面:一辆大卡车忽然朝着路中间的李莎冲去。

“莎莎,快躲开!”景然声嘶力竭的呼喊着路中间的女孩,龙马也应声转过头去,李莎也看到了那辆大卡车,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砰!”一声刺耳的刹车声,李莎被撞飞了出去,生命抽离了身体,鲜红的血液将纯白的外套染红。

“莎莎!”

“莎莎姐!”

两人一起向倒在血泊中的少女冲去。

---------------------------在医院的分界线----------------------------------

到了医院之后,景然和龙马看着李莎被推进急救室。景然身体一软,闭着眼就瘫倒在墙边,龙马只是拼命压低帽沿,气氛凝滞的让人感到绝望。

景然起身,调整好自己的呼吸,睁开眼睛,慢慢的走到走廊的另一头打电话。

“秋山爷爷,开车的人是谁?”景然的声音冷冷的,不带任何感情。景然知道秋山管家会派人在暗地里保护她,所以,秋山管家肯定也查到了开车的人是谁。

“小姐,开车的人是史密斯·奥尼的人。”

“史密斯·奥尼?”

“小姐,他就是今天把你推下水的史密斯·凯瑟琳的父亲。”秋山管家在说到这件事的时候,自责涌上心头,今天那个场景太特殊,他们的人没有跟着景然上礁石,景然被推下去,他们也来不及阻止,心里只有深深的自责。

“秋山爷爷,麻烦你将这件事告诉爷爷和我父母,我希望史密斯家可以付出代价。”景然站在阴影里,声音冰冷,心里是止不住的愤怒。

秋山管家当然知道应该怎么做,小姐差点被淹死没命,现在又开车撞小姐最在乎的好朋友,迹部家的怒火,可不是能轻易承受的。

电话打完之后,景然又来到了急救室,那红红的三个字仿佛就是在宣判命运。她不知道迎接他们的会是什么,景然疲乏的闭上眼,今天发生的事太突然了,首先就是自己差点溺水,接下来就是李莎。

龙马在一旁看着景然沉默,可景然忽然的睁眼却着实吓了龙马一跳,因为那眼里没有了平时的柔和,只有无尽的伤痛与坚定。

“唰。”急救室的门开了,两人一下子围了上去。

“抱歉。”医生默默的摇了摇头。

这声抱歉打碎了两人心里的最后的一道防线,艰难的走进病房,躺在病床上的李莎易碎而苍白,小小的身影就蜷缩在那白色的床上。

“莎莎…”景然只觉得喉咙一阵苦涩。

没有回应。

两人走上前,那双漂亮的黑色眼睛是平和的情绪。

“我是要死了吗?”

“你不会死的。”龙马和景然同时说道。

“我不后悔认识了你们,给我唱首歌吧。”李莎艰难的说完这句话。

“好。”景然沉默了一会说道。

“Best Friend,Best Friend

大切な人…

口论なんかしても

仆は本気じゃないよ

やさしさなんて谁も见えないし…

素直にこの気持ち

うまく言えないだけ

分かっているよ仆を心配

してることは…

だけど…

〔思いをそっとつたえておくれ〕

Best Friend,Best Friend

大切な人…

いちばん身近な

仆のBest Friend

そんな悲しげな

颜しないでほしい

仆だってちょっと困って目をそらす

耳を塞いでも

ココロ闭ざさない

闻こえているよ信じて言いよ

ずっと仆を

だから…

〔思いをそっとつたえておくれ〕

Best Friend,Best Friend

大切な人…

とってもとっても

仆のBest Friend

今夜テーブルに

メモを置いておくよ

「ごめんなさい」って小さく书くつもり…

风が吹きぬけて

岚过ぎたあと

必ずきっといつも通りに

空が晴れるように…

〔思いはそっとむねまで届け〕

Best Friend,Best Friend

素敌な笑颜

明日は见せてよ

仆のBest Friend

Best Friend,Best Friend

大好きなひと

とってもとっても

仆のBest Friend

Best friend,Best friend”

【注:这首歌为SMAP的BEST FRIEND,推荐这首歌,很戳泪点。】

当景然和龙马唱到一半的时候,心率机“嘀”的一声划破长空,景然和龙马忍了很久的眼泪终于滴落,到最后忍不住放声大哭。

一个月之后,景然和越前家的人一一告别,没有一个人来挽留她,大家都知道景然去中国的目的,下午景然抱着李莎的骨灰踏上了飞往中国的飞机。

景然坐在靠窗的座位上看着窗外,突然一个人坐到了她的旁边,等看清楚那人是谁,景然只剩下了惊奇。

“龙雅哥?”

“虽然有管家陪着,但是一个人还是会孤单吧,我陪你去。”越前龙雅向景然扔过来一个橘子。景然也学着越前龙雅没剥皮就开始吃,一阵苦苦的味道萦绕在景然的舌尖。

“龙雅哥,要保护在乎的人就要有足够的实力,我一定要有这个实力。”

越前龙雅一愣,随即便说道:“好,我们一起。”

他也有自己在乎的人,李莎的这件事也让越前龙雅心受触动,围着他喊“龙雅哥哥”的女孩,就在一瞬之间离开了他们。

越前龙雅捏着橘子,或许真的应该做点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