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悲哀 被设计

“姐姐,今天下午我们去海边游泳吧,影哥哥也会去的。”

裴筱诺放下手中的书,抬起头看着眼前有着甜美笑容的女孩,点点头。

裴筱言高兴的去收拾行李了,筱诺微笑的看着她离开房间,低下头视线重新回到书本,却因此没注意到裴筱言关门时勾起的嘴角。

房间里只有沙沙沙指针走动的声音,筱诺合上书,平静地望着窗外洒下的光影,三年的时光仿佛一点儿也不真实,远离朋友,回到这个很早之前就离开的家。

前面出现的少女名叫裴筱言,裴筱诺是她的姐姐,她们的父母是NYF的董事长,NYF有个规定:无论男女,只要是长子或长女就要接手公司。

裴筱诺是裴家的长女,但在小的时候却被几个怀有异心的佣人在一次意外中遗失,在那段无人照料的日子里,一对善良的养父母收留了流浪在外的裴筱诺,自此,五年的继承人培训画上句号。

十年过去了,在一次偶然的兼职下,裴筱诺的管家才找到了她,接回家后立刻再次进行栽培,原因无他,只因她是裴家的长女。

其实在被收养的这几年里裴筱诺对继承人已经没有任何想法了,她只想好好的和养父母生活在一起,和自己的好朋友一起兼职一起学习,在裴家的时光是黯淡无光的,她只是觉得对不起妹妹,在被遗失之后妹妹就不得不开始进行继承人的训练。

如果她没有被遗失,妹妹是不是就能拥有一个快乐的童年。

家族之间需要联姻,洛影就是裴家安排给裴筱诺的联姻对象,筱诺不喜欢这种包办婚姻,她喜欢自由,刚回家族的时候她反抗过这段联姻,却被父亲狠狠的骂了一顿。

“你是裴家的继承人,不要像个小孩子一样。”

被遗失,被带回来,好像从来都没有人问过她的意思。

“姐姐,你在想什么呀?那么入神,我们已经到了,下车吧。”裴筱言笑着提醒道,筱诺看着眼前的甜美笑容有些愣神,仿佛刚从回忆的流溯中清醒。

“没什么,走吧。”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蔚蓝的大海,筱诺张开双臂,仿佛要拥抱住这蔚蓝的宁静,一杯芒果奶昔出现在旁边,她笑了笑,伸手接过了裴筱言递的奶昔,咬住吸管,但她却不曾想到,就是这杯奶昔害她离开了这个世界。

一切都准备就绪,洛影也不知何时到的在和裴筱言聊天,筱诺回头看了看在凉伞下聊的火热的两人,扬了扬手上的泳镜,准备下水游泳。

“姐姐,多游一会,好好放松一下。”

裴筱诺心中一暖,旁边的洛影淡淡的瞥了一眼,就又把头转过去和裴筱言聊天。

直接把那一瞥无视,筱诺带着泳镜潜入海底。

海水在太阳的照射下有着淡淡的温度,手臂上的小水珠在阳光下闪着细碎的光,忽然,一阵睡意猛然袭上她的心头,双臂也像灌了铅似的沉重无力。

“糟了,情况不对。”筱诺心里警铃大作,莫大的恐惧一下子充斥在心头,继双臂之后小腿也开始抽筋,苦涩的海水呛入气管,她视线模糊的看着远处的彼岸,挣扎了许久后,一切归于平静。

水,视线里都是水。

筱诺猛地睁开眼睛,大口大口的喘气,而身边的环境却让她更加惊异,她似乎是躺在大街上,而街上那么多的行人像没看见似地,从她的身上踏过,旁边的大厦显示屏正在播报新闻,播音员的话让她赫然打了个激灵:NYF的准继承人裴筱诺小姐,昨天在海域不幸溺水,抢救无效死亡,现在,裴天源董事长已宣布让二小姐裴筱言接手NYF……

“我…死了?”看着屏幕上哭的撕心裂肺的妹妹,一阵剧烈的疼痛袭遍全身,筱诺又再次晕了过去。

一道白光划过裴筱诺的眼眸,睁眼,一片纯白的世界。一道声音在脑海里盘旋,顺着指引,一栋白色的宫殿印入眼帘。

“你来了。”门里面传来一个和蔼的声音,没有一丝犹豫,推门而入,一个身着白袍的老人笑眯眯的看着她。

“你是谁?”

“我是神。”那位笑眯眯的老者开口吐出一个让人凌乱的答案。

我觉得我可能在做梦。

见筱诺呆愣了几秒,神继续说:“你死了,但是却不应该死掉,所以,最好的处理方法是把你送入异世界。”

“我怎么死的?”

“我想你应该明白了。”

“果然。”

心里多少有一点悲哀,一杯奶昔结束了对妹妹所有的愧疚,我的出现抢走了她的东西,即便那曾经属于我,她恨我。

不过可以去别的世界,但是到底要去哪还是有些迷茫。一个转盘出现在筱诺的面前,盘面蒙着一层白光,看不清上面到底写了什么。

“选一个吧。”神交给了筱诺一把飞镖,筱诺拿在手里掂量了一下,朝着转盘一撇,白光褪去,网球王子四个字出现在眼前,筱诺点点头,看来这就是今后要生活的世界了,既然可以重新来过,又有什么不好接受的呢。

“网球王子的世界。孩子,你还有什么要求吗?”依旧是神的声音。

“没有了。”养父母早在几年前去世了,除了朋友也没什么可留恋的。

神的手心出现一簇白雾,那白雾慢慢的朝筱诺涌过来,轻轻的包裹住全身,好累,好困,所有的一切走马灯似的在脑海闪过,眼皮越来越重,筱诺疲乏地闭上了眼睛。

-------------------------------------------------

前十一章是小时候的故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