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遭坏人设计,险象环生

  • 东胡之王者归来
  • 令狐达达
  • 2593字
  • 2022-05-23 13:45:49

两个人牵着马走到跟前,只见许多人围着一大块场地,中间有十来匹马。

有人正在打理马匹身上的毛发,有人在调教马匹。靓点是这些马的品种都不一样,放眼望去,匹匹健壮,匹匹都是好马。

白马,黑马,棕马,红棕,褐色……什么颜色的都有,匹匹马都好看,长鬃毛的,长脖子的,长腿的,长尾的,短尾的;不同品种的马,体型也有所不同。一般的马脖子是自然向前抬起,成一个较大的钝角,这里的好马有的脖子就是弧形的,……各种好马。

这里的马有的来自遥远的北方罗刹国;有的来自突厥;有的来自波斯;有的来自金帐汗国,有的就是本土的蒙古马。

它们大多来自额尔古纳以北。贝加尔马,蒙古马,盎格鲁诺尔曼马,盎格鲁阿拉伯马,这几种他能认出来,其他品种都不认识。他对马和刀剑还是很感兴趣。

在那时,位于古中国的中土地域的国家,一般与塞北以北的国家很少来往。因为那时,在中土的人看来,塞北以北的的少数人类是野蛮的。

尹永田看见一匹高大的纯褐色的马,像巧克力色,体型彪壮,马头高昂。脖子看起来很粗,鬃毛有一尺长,尾巴上的毛也很长,看起来特别美,估计体重也得一吨多。

有个肥头大耳,大胡子的老头,扯着洪亮的嗓子吆喝:“赛马,赛马,人人都可参加,胜者可得五十个银元!探花也能得二十元。赛马啦,赛马啦,快来快来。”

原来是赛马。草原的游牧民族非常热爱的一种比赛活动。

比快慢和马术。这是比快慢的比赛,交三个银元就可以参加。

尹永田正在欣赏那匹褐色的骏马,忽然一个穿白衣服的人出现在面前。“呦,正好,来,比一比!”定睛一看,正是刚才逛时见过的尖下巴白音。

“不是,我只是来看看。”看那匹马,他觉得自己肯定没有优势,再说他从来没有参加过此类活动。所以不想冒然冲动。

“既然来了就比一比,跑几圈!简单,跑就行了。”白音扯着公鸭嗓高声说道。眼中充满挑战的眼神。

草原人最好赛马了,即使跑不过也要赛一把。如果有人提出要和你赛马的时候,被要求的一方一般都要应战,否则会被视为胆小和不礼貌。

虽然白音品行不好,但是所有人还是遵守流行的风俗规定的。尹永田不懂,他看看莺儿,想从她那里寻求帮助。

这时白音笑道:“怎么,不敢呐!没钱我给您掏,呀——”他头一歪,露出不屑的表情。这一激,挑起了尹永田的好胜心。

“去吧,小心一点,用乌雅!”莺儿神色凝重地对尹永田说。

她本来不想让尹永田去,但是架不住白音用激将法挑衅。虽然有点担心,但是她希望尹永田勇敢,至少在气势上压倒尖下巴的白音。

“嗯!”尹永田明白莺儿的意思,所以他决定参赛,杀杀尖下巴的嚣张气焰。

他从莺儿手里接过乌雅,用手掌轻轻地抚摸乌雅黝黑坚实的脸。

乌雅用嘴轻轻地在他的肩膀上蹭了两下,仿佛告诉他:放心吧,我可以!其实,乌雅三年前参加过这样的活动,阿哈骑着他参加过,还拿过第一名。所以莺儿还是有信心。

尹永田把它牵到场子里,乌雅比尹永田要淡定自如。它抬了几下后蹄,仿佛摩拳擦掌准备冲锋陷阵,还打了个响亮的响鼻。

跟白音的马比起来,同样强壮。那匹褐色的马,背部平直一点,乌雅的背部看起来到屁股的地方有起伏,更好看,更自然。

乌雅在那匹马前高高昂起自己的头。白音似乎看起来他的马比乌雅逊色一些,他眼角闪过一丝诡异的笑容。

比赛的赛程是,沿古城墙转五圈,最先到达起点者就是头马——冠军。古镇一圈是五里地。

在这里出发,从北门出去,绕城墙外边的路,一直向东北方向,最远经过大昭寺后面。转到城南边的路,再从南门进来回到这里。规则简单,不许恶意攻击别人,一个骑手一匹,中途不许换马。

场内有二十来匹马准备比赛的马。旁边有两个麻袋装着切碎的草料和几桶水,用来供参赛的马匹使用。参赛的骑手不能使用马鞍,只能骑在马的光背上,这对于每个骑手来说都有难度,尤其对于尹永田,他毕竟是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但这是规则,它不管个人是什么情况。

一位穿白色长袍,头戴着华丽银饰的妇女,手拿一把红色的绸缎,给骑手每人一条,系在脖子上,这是参赛者的标志。

完了她又抱来一个紫铜色的马奶桶,手拿一个短把的木勺,走到赛马的起点,舀了一勺马奶洒向天空,又舀了一勺洒到地面。

敬了天地后,一个提铜锣的长胡子老头站到一边,口里悠长地吆喝:“大家准备……,咚……”,他重重地敲了一下铜锣。

还没等铜锣声响完,二十几匹马就如离弦之箭,弹射而出。顷刻间跑出十来丈远,吆喝声此起彼伏,马蹄响处,阵阵黄土漫天飞杨。

没有马鞍骑马时需要高超的技巧,对骑手掌握平衡能力要求高。没有马鞍,没有脚蹬,脚没地方踏,所以全靠两腿的力量夹住马背,尽量稳固着。

当马跑的很快时,如果平衡掌握不好,很容易坠马。轻则皮外伤,重则骨折,但草原上的游牧民族个个都是骑马好手,早已习惯马上生活。骑马就像吃饭一样平常。

好在这段时间,尹永田跟着莺儿学了不少骑马的技巧。他好学,所以掌握的很熟练了。但是要跟生在草原上的人比起来,还是有差距的。

赛马时技术占一半,马匹的优良也占一半。不过综合下来,尹永田还是有赢过白音的优势。他尽量伏低身体,减少阻力和身体摇晃。

一个个骑手飞奔在绕城的路上,虽然紧邻额尔古纳河,但是这里地势较高,水分极易被风带走,所以地面干燥。

虽然杂草丛生,但露出的地面较干,马蹄所到之处,地面土块飞溅,尘土飞扬。骑手们有拿长鞭,有拿短鞭的,俯瞰赛马场,人们就像在一块巨大的绿色的毯子上,驾着一条尘土滚滚的飞龙在飞。

蓝蓝的天空,天边飘着少量的云朵,骑手脖子上系着的红色绸带十分醒目,他们个个表情兴奋,眼睛睁大紧盯着前方和对手。

不管是白马,黑马,都拼命地狂奔着。尹永田跟白音两个都在前面,领先其他骑手。

三圈以后,跑的快的和跑的慢的马就拉开距离了。

白音的马领先,后面跟着尹永田。他后面还紧跟着三四匹,有两匹白马和一匹棕色的马,看起来都是健步如飞的好马。

有的马儿在奔跑时张着嘴喘气,有的马闭着嘴。不管什么样的马都跑的很卖力。

乌雅那英俊的体型和黝黑的身体,就像一股黑色的风。步伐明显比其他马更大,动作更矫健。

白音所骑的褐马,脸中间有一道白的马,也是很好的罗刹国品种马。但是跟乌雅比起来,跑的步伐略显急促,有点不稳。

说话间,尹永田就赶上了白音,乌雅的步伐稳健,跑的不慌不忙,显的更有耐力。

这条绕城的路,经过大昭寺后面的部分比较窄,而且是高地的边缘,底下不远就是额尔古纳河,地势陡峭,有些险峻。

那里又是拐弯处,往回折返的必经之路。由于视线受阻,所有骑手到了那里都得减速。

尹永田不知道,危险正在步步逼近。

……

(本章完……恳求各位大神推荐、收藏、留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