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邪不压正

  • 东胡之王者归来
  • 令狐达达
  • 1719字
  • 2022-05-23 13:53:48

雨渐渐停了。

草叶上凝结着最后无处可逃的雨珠。

寂静的空气中弥漫着湿润的薄雾。

偶尔几声蟋蟀的叫声,打破宁静。

微风吹拂,天空的乌云渐渐散去。露出干净的蓝,直到完全变蓝,无边无际的蓝。太阳也出现在西边天空。

大地一片白雾的景色,慢慢变成黄昏的暮色,蟋蟀的叫声稠密起来,间或参杂一些蛙鸣,此起彼伏连成一片。

额尔古纳河曲曲折折,经过脚下的土地,一直延伸到遥远的北方。

它被丰美的草原拥抱着,静静地流淌着,它一直向东向北,流向寒冷的俄罗斯大地。

夜幕来临前的草原泛着淡淡的黄,洁白的羊群在人和牧羊犬的驱使下,缓缓向家的方向行进。

望着辽阔的草原,行进的羊群,骑着马的莺儿,一种豪迈包含爱恋的情愫油然而生。

眼前的风景,一切似曾相识,仿佛上辈子来过这里,像梦到过此地。

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冥冥似乎有神安排着。一向不信宿命的他,不断在心里追问,不得而解。

此时的莺儿是另一种心情,她已把尹永田当做上天赐给她的礼物。

除了阿布,阿哈,尹永田便是这世上最亲近的人。

西边的晚霞将尽,美好却才刚刚开始,每一天,每一刻都很有意义。

回到家,往羊圈里圈羊,喂马等,还有修理被羊挤坏了围栏。

这些事,尹永田已经干熟练了。

以前尹永田到远处旅游,必然需要服一阵子水土,适应适应。

但是在这里他没有不适应的感觉。

羊肉,马奶酒,酸奶酪,他都喜欢;清理羊马粪,他都愿意做。

莺儿就像给家人准备晚餐一样,她已把尹永田当成家人,给他准备的食物要精心挑选一些好的。

连给他倒的奶茶烫不烫,都要亲自试试。这些点滴,逃不过巴图的眼睛,他有些窃喜。

特古勒德日.巴图,他已年逾古稀,深感一天天衰老。

莺儿需要有人陪伴和保护。

尹永田的到来,他虽然深感意外,但看他是个不错的小伙,又觉得似乎有神奇的力量在帮助他一家。

莺儿的母亲,在怀莺儿的时候中了风,草原上没有好医生,医术低劣,治了好久也没有改善。

生下莺儿后病情加重,两年后,便撒手人寰。

莺儿的成长过程异常艰难,他既要放羊,还要照顾莺儿兄妹俩,又当爹又当妈。

好在莺儿哥特古勒德日.朝鲁比较懂事,帮他放羊,干杂活。

等莺儿哥成家后,他便觉得了却一桩心事。

原本就打算给莺儿找个好人家,把莺儿嫁出去。

自从尹永田出现后,他觉得事情有了新的解决办法,他真舍不得女儿远离自己。

眼前的大事变得容易了,所以他的心情十分地好。

他每天在心中感谢草原之神“玛鲁”,趁两个年轻人不在家的时候,还偷偷给“玛鲁”焚香,叩头。

感谢“玛鲁”,感恩特古勒德日家族的祖先。

……

额尔古纳这片肥沃的土地,早前属于契丹。

契丹太祖阿保机英勇神武,在马上统一天下,起国号“天朝”。

后来成吉思汗铁木真又把契丹和周边几个部落统一,建立蒙古汗国,改国号“大朝”。

太祖在时,率领一众彪悍猛将,与各种邪恶势力战斗,保护北方各族人民。

阿保机推行了一系列管理轨制。其中有一项比较残忍,若有人犯法,罚为奴隶,编入“瓦里”为奴隶主无偿劳作,生产器物等。

“瓦里”原本是专门管理犯人的一个组织。

天朝后期,因为管理体系内部腐败,一些管理组织产生分化,“瓦里”很多人中饱私囊,本应上交天朝,但他们将钱财纳为己有。

有这么一个叫阿拉坦的人比较理性,贪污了许多财富后,觉得这样做官终非长久之事。

于是从天朝辞退,隐居额尔古纳民间,做些贩卖牛马的生意。

因为在天朝当奴隶主时,对奴隶苛刻,时常也有奴隶逃跑,销声匿迹藏于民间。

所以他怕被报复,改名换姓,为达木丁.巴拉。

在草原上,姓达木丁的人家大多勤劳善良,所以阿拉坦借此隐藏过去的经历。

巴拉隐姓埋名,小心翼翼地过了一些年,起初做生意还讲公道。

平平淡淡地过了些年,但后来他娶妻纳妾,生了几个儿女后,家里人口越来越多,

早年贪污的财富渐渐花光,贩卖牲口挣的钱捉肘见禁,他又动起了歪心思,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到了他儿子达木丁.白音这辈做生意时,更不厚道。

偷偷在秤上做手脚,强买强卖,调戏良家妇女,凡是一般人不干的事,他都干。

草原上的人,人尽皆知。有门路的人不与他家买卖。

有的宁愿舍近求远,寻找厚道的生意人买卖牲口,也不愿与他家来往。

巴图一家每年也卖不少羊,换取钱财和生活用品。

以前也跟巴拉家做过买卖,后来断交。没来往好几年了。

阿哈朝鲁英勇威武,达木丁.白音不敢造次。

……

(本章完……恳求各位大神推荐、收藏、留言批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