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草原的雨

  • 东胡之王者归来
  • 令狐达达
  • 2636字
  • 2022-05-23 13:44:31

在这融洽的气氛下,尹永田晕乎乎的。

蒙古男人的谈话,他也插不上嘴,这时倒可以仔细观察毡房的结构和摆设。

地上铺着厚厚的毡布,一圈墙上有很多柱子——一细木棍搭成网格;

头顶圆顶的龙骨漆着红色油漆,与白色毡布红白呼应——跟伞骨一样均匀分布,指向中间的天窗;

天窗也是毡房顶的最高处,圆形,一个大圆套小圆,中间是个大十字。四根短木对称连接,并且带有花型的木角。

天窗就像古时木船的方向舵,蒙古人崇拜太阳与火,它象征着太阳。

火炉的烟囱从天窗边伸出去,偶尔可以看到它冒出的白烟,在幽蓝色的天空。

莺儿看尹永田东瞅西看,也不知在看什么,她自顾手托下巴无聊地坐着。

她猜尹永田醉了。

跟很多草原上的男人比起来,他温文尔雅,喝多了也不会发酒疯。

只是看起来有点呆,不会傻吧?她忽然一笑,为自己的想法可笑。

吃完饭,阿哈起身告辞。巴图,莺儿,尹永田三个人屋外相送。

临走前,阿哈问尹永田:“吃饱了没有?”

尹永田发自内心说:“饱了,非常棒,大哥一家对我太好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使唤我,随叫随到。”

莺儿听到笑了,心想他还会说几句好听的话。

“你很不错!”阿哈拍了拍尹永田的肩膀。

听到这句话,尹永田感到惭愧,他也没有做什么,自认为只是一个普通人。

连忙说:“我就是个普通人。”

阿哈否定了他,说:“能看出来,好人能看得出来!”

巴图叮嘱他路上小心。

阿哈飞身上马,别看他魁梧的身材,动作非常利索。

不愧是马上民族,骑马就跟玩一样。

那马比莺儿的马更健壮一些,毛色乌亮,动作矫健,一阵马蹄声疾驰而去。

消失在傍晚的草原上。

回到屋里,巴图和莺儿稍作收拾,三人便各自休息。

……

住了几日,尹永田了解到,原来放红线是草原上的规矩。

红线是不可逾越的意思。

陌生男人与自己的女儿住在一起,是一种待客方式,但戒律不可触犯。

否则会被主人惩罚,驱赶。

这几日尹永田渐渐习惯这里的生活了。

他脸上的伤好的很快,他每天坚持陪莺儿放羊。

抽空又骑了几次马,很快掌握了骑马术。莺儿对他赞叹不已。

牧羊犬老麦和莺儿的马乌雅跟尹永田也熟悉了,使唤起来,都很听话。

尹永田来这以前,莺儿都是跟着阿布放羊。

尹永田来了后,莺儿就改成和尹永田一起放羊了。这是巴图的安排。

尹永田虽然没有草原男人强壮,但他天资不错,学的很快,几天时间就都掌握了赶羊的窍门。

自从尹永田出现后,莺儿的重心就变成了他。

阿哈朝鲁结婚成家后,就和妻子合答安.齐齐格搬出去,有了自己的生活。

一年四季在外放牛牧马,很少回来了。巴图毕竟虽是长辈,又是男人。

女儿有什么心事有时无法跟他说。

但女儿的心事,他还是能猜得出八九分,自尹永田到来后,他看到莺儿的笑容比以前多了。

家里突然多了个男人,顿时一扫往日的冷清。

虽然使唤起来不如朝鲁(儿子的名字)方便。

但是尹永田看起来忠厚老实,也勤快,家里活儿都抢着干。

主要是莺儿喜欢,所以巴图高兴。

以前,莺儿干很多活,现在大部分都被尹永田包了,清理羊圈,马粪等,他比之前也轻松不少,所以他高兴,都比以前抽水烟少了。整天乐呵呵的。

又一天下午,像往常一样,尹永田跟莺儿放羊。

天气不好,灰色的天上有些乌云。

尹永田惬意地躺在草地上,欣赏周围的风景。

草原上地广人稀,方圆几里地都没有一个其他人,感觉天都是自己的。

这几天,莺儿心情也特别好。

对她来说,就像从天上掉下来一个大礼物。

她采了一把野花,六个舌头形状的花瓣,叶子跟兰花的叶。

跑到尹永田身边坐下来:“送你一束忘忧草!”

“哦,这不是金针菜吗,面条里放的菜。”

“你们叫金针菜,我们叫做黄花菜,也叫忘忧草。”莺儿说。

“原来这就是忘忧草啊”他哼起《忘忧草》的歌:“忘忧草,忘了就好,梦里知多少,某天涯海角……”

“好听,教教我!”她听尹永田唱的好听,也跟着学。

于是,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唱起了周华健的《忘忧草》:“来来往往的你我与他,相识不如相望淡淡一笑,忘忧草忘了就好……”

西边轻轻吹来一阵凉风,天上有一团乌蒙蒙的云渐渐压过来。一会儿,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尹永田问莺儿:“下雨了,羊和马怎么办?”

“不要紧,一会儿就停了。这里的雨一会儿就停了。”

抬头望去,灰色的天空并不阴暗,风把有云的雨吹的散开了,整个天空是那种浅浅的灰。

雨下的急急忙忙,抬头睁不开眼。

莺儿从马鞍下拿出来一卷皮子,打开两个人披上,坐在一起看着羊群。

羊只都任劳任怨,静静地站在雨中。

在灰色的天幕下,像一个个白色的毛线团,待在草地上。

老麦静静地爬着,高高地昂起头,监视着它的羊群。

此刻,他俩并排坐着,两只胳膊撑着羊皮。

这是由三四块羊皮拼凑,缝在一起的一大块皮子,散发着淡淡的羊膻味儿。

两个人挨的很近,肩膀贴着肩膀。

他头一次和女孩这么近,躲在一张羊皮下避雨。

他想起高中的时候。

一天晚上下雨。他约了同班一个女孩,站在废弃的食堂,屋檐下聊天。

低低的屋檐,落下的水珠掉在台阶下的水坑里,溅起水花。在教室窗户射出的灯光下,泛起晶莹的光。

那时候,两个人只是站着,只是有一句没一句地尬聊。

在那时,他以为那就是爱情了。

现在跟那时的情景相似,但两个人距离更近。

他能闻到莺儿衣服上的香味,头发上的香味。

当他沉浸于回忆里,出神地看着莺儿。

莺儿察觉到他的目光,一回头,炙热的目光与尹永田相对,顿时,她脸上羞满红云。

“看什么?”莺儿尴尬地问:“再看,罚你去淋雨。”她不知该说什么,随便迸出一句。

“唔,看你跟我的高中同学很像。”其实,莺儿比他同学漂亮多了。他只是想解围。

“同学,是你的朋友吗?她长得跟我像吗,你们怎么认识的?”

如果你在一个女孩的面前提起另一个女孩,接下来,大多时候,你恐怕要面对一连串的刨根究底的问题了。

“哦,只是有点像。就是同学,普通朋友。一起上学时的同学,普通朋友。”

他觉得还是把问题简化了好,否则解释不清。

“好,罚你淋雨。”莺儿拖着顶着的羊皮跑到乌雅的肚子下去坐。

“喂,我不是给你说了吗,怎么还罚我?”尹永田不解地说。

女孩子吃醋,生气的时候,什么都可以成为惩罚对方的理由。

尹永田也跑过去,躲到乌雅的肚子下。“乌雅不怕雨淋吗?”

“怕,那你替它挡着雨。”莺儿撅着小嘴说。尹永田接不上话。

“乌雅会踢人吗?”尹永田问道。

“会,专门踢像你这样的陌生人!”莺儿笑着说道。

过了一会儿,乌雅低头用嘴轻轻咬住他俩头顶的羊皮拖拽。

“哈哈哈哈!它生你的气了。”

“生我的气,为什么呀,不让我在它肚子下避雨?”他问道。

“不是,这块皮子以前是给它遮雨的,它现在有意见了,哈哈哈哈!”

“啊,原来这样,咱们用了它的东西。乌雅,抱歉,但是谢谢你啊!”

莺儿笑他对乌雅说的一本正经的呆话。

……

(本章完……恳求各位大神推荐、收藏、留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