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当羊倌

  • 东胡之王者归来
  • 令狐达达
  • 3287字
  • 2022-05-29 12:01:38

莺儿在他的对面。昨天下午站房内光线昏暗,没有看清她的模样。

今天近距离,觉得莺儿明眸似水,柳叶眉。两腮略施粉黛,嫩如蜜瓜。好身材,蜂腰,臀部圆润。不能说美若天仙,也是美丽动人。

她坐下那一刻,他忍不住盯着她多看了几眼。

看的发呆,莺儿给他敬酒时,他才回过神来,连忙端起碗迎上。

莺儿与他四目相对,两腮飞红。

她抬头想说什么,忽然又闭口不语,低头用筷子去拨弄自己的饭。

尹永田也感到她尴尬了,他低头吃饭。羊肉太香了,他吃了两碗,喝了三碗酒。第三碗是他回敬巴图的。

马奶酒的后劲上头了。加上美味的羊肉汤,肚子又暖又饱。在酒精的作用下他有点兴奋,他尽力克制少说话,怕话多了招人厌。

莺儿撤走了餐具和酒壶,然后跟尹永田说:“一会儿你帮我个忙!”

“好的”。

“帮我看一会儿羊群,不要让它们乱跑。”莺儿说。

“我行吗,我可是没放过羊,不知道能不能看得住。”他不自信地说。

他从小到大,家里只养过猪,而且是圈养的。他只见过别人放羊,但没干过,一点儿也不了解。

“你可以的,你只要看着它们吃草就行,不要大声吆喝,把它们吓跑了。”

“好的。”他答应道,但心里还是没底。

“我家的羊一般不会乱跑,它只要在你的视线范围内,就没事。即使偶尔走远了也会走回来,已经养熟了。”

“嗯,好吧!”

巴图先出站房,赶了一群羊走了。

在蒙古包东边,有一大一小两个用木头围起来的羊圈。巴图骑着马,赶了一大群羊走了,约有三四十只,浩浩荡荡。

“咩咩……”地叫着,跟着巴图走了,后面还跟着一只长毛的牧羊犬守护着。

小羊圈里有二十几只羊。

莺儿麻利地打开羊圈的门,到了吃草的时间,一只体型较大,像领头的羊往外走,其他的羊跟着往出走。

这时又一只牧羊犬摇着尾巴跑过来,莺儿用手一指,对着牧羊犬吆喝道:“老麦,这边。”

牧羊犬很听话地跑到领头羊的右侧,“汪汪”两声,头羊就向左边走。

莺儿从木桩上解下马绳,把绳头递给尹永田,让他上马。

尹永田摇摇头,说:“我不会骑马。你上,我走着。”

莺儿一笑:“你别后悔啊,一会儿得跟上!”

“好的。”尹永田想,让我骑我也不会呀,摔下来那不丢人嘛。

羊群快速地前进,牧羊犬一会儿跑到前面,一会儿跑到后面,比人都会管理羊群。

莺儿骑着马跟在后面,尹永田小跑着。

草原上地广人稀,像一片绿油油的大海一样。一阵风吹过来,羊身上的膻味和一些尘土的味道扑鼻而来,尹永田气喘吁吁。……

眼见追不上羊群,尹永田被落下一大截了。

莺儿吆喝一声:“老麦,停下,到了!”

牧羊犬很听话,高高仰起头,“汪汪”两声,羊群像听到命令的士兵缓缓停下来。

有个别不听话的羊还往前走,老麦奔跑过去,朝那羊叫几声,那羊就吓得转身停下来。

羊群散开,低头吃草,偶尔欢快的甩一下粗短的尾巴。

尹永田跑过来,累得额头上出了些汗珠子。不过,稍后刮来的风一吹,马上就挥发了。

莺儿的脚踩着马镫子,她两个小腿在马肚子上一夹,打马来到尹永田跟前:“有时间我教你骑马,帮我看一会儿羊群!那边高,你到那边歇一下。”

“你确定我能看得住吗,我可没放过羊?”

“不确定,但是必须有人看,放心,一般没事的,有老麦在呢!”

老麦是一条强壮的黑背牧羊犬。它低着头伸着舌头,在羊群边缘走来走去。如果有一只羊离群,走的远了,它就上前把羊赶回来。

它的头部和背部是黑毛,肚子上,腿上都是黄毛。

黑背狼狗就是一种聪明的犬类,能听懂人的话。

他喊了一声:“老麦。”老麦听到立刻小跑着走过来,先走到莺儿跟前,然后又走过来,在尹永田的面前转了一圈,在尹永田的脚上闻了闻。

“看,它很听话,不会乱咬人。”

“好吧!”

“我一会儿就来,时间不长。老麦听话!”老麦好像听懂了似的,跑过去看它的羊群。

莺儿一拉缰绳,双腿一夹,喊一声“驾!”马儿载着她飞快地离开了。

她的马,深棕色,身体强壮,头部和腿精瘦,浑身全是腱子肉。跑起来动作灵敏。眨眼间已经跑的没影了。

早饭间,巴图已问过尹永田的年龄,他说莺儿比他小一岁。

望着绝尘而去的莺儿,心想:草原上的姑娘真能干!做饭,骑马放羊,样样都会。

这块草是个斜坡,向阳。

因此草长得丰美,羊儿在一个地方就可以吃到许多鲜嫩的绿草。

放眼望去周围都是一片绿色,很远的地方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别的毡房。

这样辽阔的天地间,只有蓝天和无尽的绿,羊群,狗和他自己。世界很简单,安静。

凉风吹来,心旷神怡。

草原上环境干净,这些羊儿比他在农村见过的羊儿干净。农村里养的羊大都是圈养,地方小。

羊的粪便不及时清理掉的话,羊儿卧到地上休息,就沾到身上了。所以羊身上一般比较脏和臭。

草原上就不同了,羊圈大而四面通风,羊排泄的粪便很快被风干。

况且羊吃的是天然野草,没有那么大臭味,身上也没有那么多泥巴丁。

过了一会儿,羊儿好像吃饱了,有几只嬉闹起来。老麦马上过去维持秩序,像个人儿一样。羊儿温顺,都怕老麦,马上安静下来。

有的羊儿站累了,卧在地上慢慢咀嚼,像牛一样。

天空偶尔飞过几只鸟儿,风景如画。他躺在草丛里,感受草原的风。

仰望蔚蓝的天空,高高飞过的鸟,此时连碎片的云也没有,纯净的蓝。

他爱这风景。昨日失恋的痛,也烟消云散。

是啊,这竟然是另一个世界。

他不清楚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但却切切实实地感受到正在发生的一切。

这时,传来“哒哒”的马蹄声。他轻轻抬头。

远远地,看到莺儿骑着马来了,她仿佛一团紫色的云,轻盈美丽。仿佛从画中走出来。

他决定不动,探一下莺儿的表情。

这草高于人躺下的高度,躺下还真看不见他。

他也躺在一个凸起的土堆旁,从莺儿来的方向有遮挡。

“田哥,田哥,田哥——”她的声音甜美。

来到羊群跟前,停下马,四处寻找。

“田哥,田哥……”她似乎有点焦急。

“我在这里!”他坐起来笑着说。

她吸一口气,腮帮子鼓了一下,然后又觉得似乎被人发现了她的小秘密似的故作镇定。

莺儿头上包了一块浅紫色的绸缎,两边的辫子上绑了几颗红色的玛瑙珠。

太阳已升起一杆子高,灿烂的阳光照耀下,彩绸发着莹莹的光,玛瑙珠也晶莹剔透闪闪发光,显得莺儿百般妩媚。

风景和人都真实。

她从马鞍上拿下一个棕色的小包袱,一个盛酒的皮囊,说:

“哦,原来你藏在那里呀。你饿不饿,我带了些吃的!”

“我在这里欣赏美景,有点饿,你带的什么?”

她把包袱和酒囊放到地上,坐下打开包袱。

里面有两个用软羊皮包着的两个包,用绿草捆着。两个都是食物包裹,她解开草绳,一个是粗细不匀的肉干,红褐色、半干;一个是小方块状的白色奶酪。

以前,他吃过袋装的牛肉干和奶酪,都是机器加工的,形状和大小匀称。

这种牛肉干是手工的,用手撕和蒙古刀简单切割,块的大小不一。

奶酪没有机制的白,白黄相间。但闻起来很香。

“这些是你自己做的吧,真香!”

“嗯,是我亲手做的!”莺儿拿起一根大的肉干,递给他。

她的手指长而粗细匀称,就是瘦的骨节明显。

手指肚因为常年骑马抓缰绳,或者劳作,因而有一点细细的皱纹,但手形好看,在那喇叭袖口的衬托下,更灵巧纤细,像弹钢琴的手。

她要是生在现代,这是一双适合弹琴的手,一个适合跳舞的身体。

“好不好吃?”说着又拿起一块奶酪递给尹永田。

“好吃,而且好咬,我以前吃过,但没有你做的好吃。”

“嗯,这是比较软的,也有干的,我专门挑软的拿了一些。再尝尝酸奶酪。”

“好啊,我也喜欢吃奶酪。”尹永田问:“你们平时都是吃的这么好吗?”

“我们只有这些,听说过中土(中原,内陆)的人吃各种蔬菜,我们这里没有,也不会种。”

尹永田觉得她就像他见过的,节日里穿着舞蹈服跳着舞的姑娘。

以前在大学里见过的,排练舞蹈的同校生;或者什么庆祝晚会时,在台上演一下,活动结束了就看不到了。

他从来没有机会仔细看过。现在这样娇艳穿着打扮的女孩就坐在他的身旁,如此接近。

不是表演,眼前的姑娘是活生生的。举手投足美丽动人,她和风景都令他陶醉。

他再看看自己,牛仔裤,夹克服,系带的高腰圆头皮鞋。

觉得自己就是个外星人,虽然一向觉得自己的穿着像西部牛仔。在这个时空里,他觉得自己很不和谐。

他有点儿懊丧地低下头,嚼着奶酪。

莺儿看着他问:“难吃吗?”

“哦,不,挺好吃的,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奶酪。”

“那你为什么皱眉啊?”莺儿疑惑地问道。

“我是想我的家人了,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什么时候能回去。”

“哦,好吧。”她说:“跟我来,我告诉你在哪里。”

“哦,好。”尹永田跟着她来到刚才小斜坡的顶上。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