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情歌美景英雄归来

  • 东胡之王者归来
  • 令狐达达
  • 3009字
  • 2022-03-26 21:20:09

草原上的夜是浩瀚的星海。

漫天的星辰一清二楚,天际的四边都紧挨着大地,幽蓝的夜空镶嵌着无数闪耀的宝石。

秋天的蚊子大多已经死了,少数的蛐蛐在低吟着,偶尔一两声田鼠的叫声打破静谧的夜。

草原上的风,掠过草尖,假如躺在草丛中,感觉是很暖和的。一躺下,风就小了。只听见草丛发出“沙沙”的风声。

草原上的日出,格外的壮观。

当太阳刚探出头时,千里视野里没有任何建筑的阻挡。

太阳一点一点从地平线上升高,好像要把这无尽的草原点燃。紧接着,红色的草退变成银色照亮草原。

一轮红日从一望无际的草地上诞生,脱离,缓缓地将暖意洒到人的脸上。

在这晨光下的一片绿色中,莺儿雪白的肩膀裸露着,她和尹永田两人盖着一张羊皮被。

在粗糙的羊毛衬托下,她细腻的肌肤就像白玉;她的头发细而柔软,像褐红色的丝线,那么的轻柔;她鲜红的朱唇,就像花瓣中的花蕊,娇嫩欲滴。

眼前的这位美人,跨时空的尤物,他不知道自己能拥有多久。他想如果可以永远拥有,他就永不离开。

尹永田先起来,他开始继续打理昨天没有打理的羊只。

他把羊身上的脏毛一点一点削下来,在河边给羊洗干净,再把羊赶到火堆旁,边烤火边晒太阳。

他和莺儿这一天原地未动,回家一天的路程,走成三天了。

莺儿起来,她先在河边叩首,拜过河神,然后在河边洗脸,梳头。

她对尹永田说:“水对于我们来说其实很宝贵,因为对河很敬重,所以要拜河神。”

绑着头发的莺儿和披散着头发的莺儿有不同的美。

头带饰品的莺儿有庄重华贵的美;不带头饰,披着头发的莺儿有种自然,亲近的美。

她柔美的秀发和娇嫩的皮肤让他深深爱恋。

他们之前带的肉干早就没有了,尹永田喝了些马奶酒。

离开大昭寺的时候,僧人师傅给他们带了一些烤饼,莺儿拿出来一些放在火边烤热。

他们坐在一起,开心地吃。

烤饼里的油很少,但是面发酵的很好,闻着有股淡淡的粮食香味。

莺儿高兴地唱起歌:

“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她边唱边跳。

她的嗓子比不过专业歌唱家,但对他来说,是草原上最动听的声音。

她的声音单薄而清澈,像一个十六岁少女的声音。

两匹马和一群羊也静静地听着,马儿大大的眼睛,似乎能听懂她唱的歌,乌雅抬起嘴巴,专心地看着莺儿。

它在审视眼前这位陪它度过了十几年的美人。

在她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它就来到了她的身边。那时,她拿着细细的皮鞭,轻轻地抽打它结实的背部。

她长大后,一直对它倍加爱护。

马对主人是很忠诚的,一匹马的一生虽然可能会易主,但是它能记住对自己最好的主人,也能记住对自己不好的人。

她那曼妙的身段,轻盈而柔软。

尹永田也站起来跟她一起跳舞,他笨拙的舞姿和莺儿轻盈的步伐形成鲜明的对比。

莺儿脸上有笑容和自信,还有游牧民族的坚强。

他跳了几下,将莺儿的杨柳腰揽入怀中,两人相拥在草原的微风中。

羊只的毛在晾干后,显得蓬松雪白。

羊儿的心情似乎也比以前好,“咩咩咩咩”地叫着,好像在说:“很开心呐!”,又像在欢快地歌唱。

下午,他们收拾启程。

他们走到太阳快下山,走了不到三十里路,然后到了有个小土丘的地方,风小一点。就地休息过夜。

明天就到家了。

想想这几天的经历,不由感慨。

坠崖,杀死坏人,惊心动魄的事历历在目。

跟做梦一样,只有胸口肋骨处的抽痛,可以让他觉得所经历的,都是真实的。

伤口竟然恢复的很快,可以骑马,弯腰干活,都比以前还灵敏。

晚上睡觉也不瞌睡,总觉得身体有用不完的精力。

莺儿躺在身边,因为疼爱她,所以他白天不她干脏活,给羊洗澡的活儿他都包了。

明天就要见到阿布了,尹永田竟然特别想快点儿见到他,他已把阿布当成亲人,父亲。

他也想牧羊犬老麦,它威武的雄姿,想起来倍感亲切。

莺儿特别珍惜回家前的,两个人独处的夜晚。

想起尹永田受的伤,她心里难过。眼泪止不住流下来。在篝火中,泪珠一闪一闪。

尹永田用大拇指拭去她的泪,又有两颗泪珠滚落出来,来不及拭去,他吻去她的泪珠子。

两颗心紧贴到一起。

……

第二天一大早,他们就起来了,归心似箭。

尹永田好好洗了把脸,衣服整理的整整齐齐,他想精神地出现在阿布面前。

莺儿帮他整理衣服,两个人已不分彼此,谁都是谁的另一半。她觉得这辈子爱上尹永田很幸运,她一定会幸福。她也要全力爱眼前这个男人。

经过一片洼地,又爬上一段凸起的草地,走了许久,到达一块广阔的地面,距离家就只有两里路了。

在很远的地方,有连绵的山脉笼罩在云雾之下。

近处的草地一片嫩绿,远山则是一片青黑色。

青山,白云,广袤的草原。

秋风缓缓地吹动莺儿漂亮的珊瑚和银珠,风中带些凉意。

阳光下,莺儿看起来就如仙子下凡,和他坐在一匹马上的仙女。

尹永田觉得他就像董永一样运气好,放牛娃遇上了七仙女。

不过,他也不差,自信还是有的。

其实之前的情感对尹永田有些打击。

从来到巴图家到与莺儿相恋,杀死恶人,让他重拾自信。

莺儿的衣服上有桂花的香味儿。

地上的草儿轻轻摇摆,莺儿的细腰也跟草儿一样柔软。

尹永田的手搭在她柔软的腰上,这有温度的温柔让他感动不已。

在高地,坐在马背上,俯视着已经熟悉的草原,犹如自己的故乡。

确切地说是第二个故乡。

巴图的蒙古包,象一颗饱满的蘑菇,远远地出现在一片青翠中。

他们加快了脚步,莺儿手里拿着一根约有两米多长的杆,上面系着细细的皮鞭。

这是专门用来驱赶羊群的,是甘珠扎布“慷慨”赠予的。

她挥动长鞭,羊儿加快了脚步。

家就在眼前了,忽然一个黑影急速地奔来。

近了,象一匹凶猛的野狼。那熟悉的身影,是牧羊犬老麦。

它远远地跑来迎接它的主人。到了马跟前,兴奋地“汪汪”叫了两声。

莺儿说:“老麦,不要大声叫,你把咱们的羊吓跑了。这是咱们新买的羊!”

羊儿害怕的时候就会往羊群中间躲,除非受到攻击,否则不会远离羊群。

老麦的到来,让羊群有片刻的混乱,即刻又恢复秩序。

老麦天生就会放羊,它左窜一下,右窜一下,把走歪了路线的羊只给赶回到正道上。

不久,到了家门口。

老麦还是兴奋地“汪汪”地叫两声,巴图早已听见外面的动静,站在门外迎接。

莺儿迫不及待地跳下马,扑倒阿布的怀里,像个小女孩似的冤枉地说:“田哥和乌雅都受伤了……”

一句话没有说完,流下委屈的泪水。

尹永田称呼了一下:“阿布!”巴图点了点头。

尹永田便去拴马,巴图抚摸了一下莺儿的头发,轻轻地在她的肩膀上拍了拍,示意莺儿回头再说,他先去把羊只和马匹安顿好。

巴图是话不多的人,他走过来问尹永田:“你的伤怎么样?”

“不要紧,快好了。”他不想让巴图知道自己伤口愈合的那么快。担心巴图不相信,所以撒谎道。

“好的!”他也拥抱了一下尹永田。

这种拥抱,对于他来说是对亲人才有的打招呼行为。

他也早已把眼前这个青年当成家人了。他去查看乌雅的伤,他在乌雅的身上摸了半天,仔细地检查它的脊椎,若有所思了几分钟。

然后他把羊儿赶到羊圈内。

增加了新成员,羊圈出现短暂的骚动,片刻又恢复了平静,大部分羊儿是很温顺的。

巴图宰了只羊,炖了个大锅。

大铁锅里大块大块的肉,热气腾腾。

莺儿煮上了浓浓的奶茶。蒙古包里的空气中飘扬着羊肉和奶茶的香味,外面的烟囱冒出一缕缕青烟。

尹永田躺在那里,望着天窗露出的天空,感受着这安宁静谧的气氛。

巴图坐在那里,烟袋锅里燃烧着莺儿新买的烟丝。毡房里飘着新鲜的香烟味儿。

莺儿把这次赶展灯节所经历的事,详详细细地给巴图讲了一下。

巴图时而皱眉,时而神色凝重,时而露出微笑。

讲到尹永田坠崖,他长长叹了口气;

讲到白音行刺尹永田反而被尹永田杀死,面带惊讶和赞许;

讲到甘珠扎布找尹永田卖羊,情不自禁地笑出声来。

最后,他露出平静满意的表情。

……

(本章完……恳求各位大神推荐、收藏、留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