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大昭寺夜惊魂

  • 东胡之王者归来
  • 令狐达达
  • 2715字
  • 2022-05-23 13:46:47

自从把尹永田撞下高地后,白音一直想知道尹永田死了没有。

可能死了,但不确定。他想:不死也是半残。

派人打听尹永田坠崖后的情况:没死,重伤。

目光露出邪恶,心里又窜出一股坏水来,他想彻底弄死尹永田。

他打听好尹永田所在,盘算须亲自行动,杀害尹永田。

养了三四天的病后,尹永田身上的疼痛减轻了点。能勉强下地如厕,索达吉上师建议他暂时不要活动,五天以后再下床。

莺儿休息的房间和他的房间中间隔一间屋子,毕竟在寺庙里,两人没有成婚,所以分而居之。

这两天寺里的香客比较多,中间的屋子已经住上别的香客,所以并不相邻,倒是距离数尺,并不远。

莺儿有时照顾尹永田和他甜蜜说会儿话,白天大多时间都在尹永田的屋里。晚上服侍尹永田睡下,就回自己屋内休息了。

这一天晚上,天上没有月亮,夜格外的黑。

寺院的红墙在黑夜里都分辨不出颜色来,山野里只有额尔古纳河没有静眠。

奔流不止的水流“哗哗哗”地永恒流淌。高高在上的大昭寺内,除了风吹动飞檐上悬挂的铜铃,铃铛心轻轻地撞击摇摆,发出有韵律的音乐。

其他四野寂静,所有人都沉入了梦乡。

一个全身黑衣服的人影,骑马来到寺外约有二三百米的地方,悄悄地下马,把马拴在一棵树上。

他来到寺庙的后面,走到墙的拐角处。那里正好有棵树距离墙有一尺,他借树爬上高墙,翻墙而入。

黑衣人从后院悄悄穿过,通过虚掩的角门,来到前院。

一路摸到尹永田的房间外,看来早已摸清这里的情况,知道他所在。从怀里拿出一根细管子,戳破窗户的纸,嘴对着管子往里吹了一股白烟。

尹永田没有睡着,正在想心事。

忽然听见窗外窸窸窣窣有响动,他竖起耳朵仔细听,眼睛盯着屋里的窗户和门。

他隐隐约约看到有个黑影靠近窗户,伸手把自己的蒙古刀攥在手里。

那黑影站在窗外有五六分钟,用什么东西刺穿了窗户。他在电视剧和小说中见过这种情况,多是要放迷烟了。

他马上用被子捂住鼻子和嘴。又过了约有六七分钟的时间,就听见门栓有撬动的声音。

他悄悄地从刀鞘中拔出刀,把手藏在被子下。一动不如一静。

他想来个将计就计,于是另一只胳膊垂下床,假装昏迷状态了。

门“吱”地一声缓缓地开了,尹永田的心跳这时已经很快,但是他告诉自己一定要沉住气,冷静。

一个黑影猫着腰摸进来,蹑手蹑脚地摸着走到尹永田的床前。顿了一下,黑影伸出双手掐向了尹永田的脖子。

就在尹永田的脖子被这双魔抓掐住的同时,他抬起藏在被子中的手,将准备好的匕首朝黑影用力刺去。

“噗”的一声,那蒙古刀非常的锋利,三十多厘米长的刀刃,深深地刺进了黑影的身体。

这一招黑衣人没有料到,他的手还没有从尹永田脖子上松开。尹永田拔出刀,又朝黑影连刺了两刀。“噗,噗!”热血喷出。

只听“啊——呀!”一声惨叫,黑影捂着胸口,逃出房间,踉跄奔寺院的北墙而去。

这人脚步却渐渐慢下来,嘴里发出呻吟声,腰弓的越来越低。

到了墙跟前,已无力爬上去,蹭着墙倒下去,墙上留下一道血迹。黑暗中,一股股黑漆漆的带着体温的液体他的身体里冒出来。

寺里有人听见刚才的惨叫声,亮起了灯,几个僧人师傅提着马灯寻声跑过来,见尹永田的门开着,进来问怎么回事。

“有人要杀我,一个蒙面人逃走了,我把他扎了几刀”,尹永田指着地上的血迹。

“哎呀!”僧人师傅一看,尹永田左手里还握着一把带血的尖刀,地上有血。连忙问道:“施主怎样,可否受伤?”

“没有,我不要紧,我听见那坏人要进来做了防备!”

众人沿着地上的血迹一路追到寺院北边的墙根下,在跟前的草地上,蜷曲着一个蒙面黑衣人,身体抽搐着。

身下有一大滩血,血液还在缓缓地从黑衣人的身体上往外流着。面对躺着的蒙面人,众人不知道如何是好。

有一个僧人找来了寺内长老,长老命徒弟揭开蒙面人脸上的布。只见那人下巴尖,腮帮宽,高颧骨。

围观的人群中有个香客认出此人来:“那不是马贩子白音吗!”

有几个见过或者和白音打过交道的人见他穿着夜行服,七嘴八舌说道:“这马贩子,怎么还做起害人这勾当来了!”

尹永田参加赛马跌下悬崖的事,大家都怀疑有人搞鬼,只是没有证据能证明是白音干的。

这次他进大昭寺暗杀尹永田,事情败露在众人面前,大家纷纷啧啧嫌弃。

“自食恶果”“坏事干多了终于栽跟头了”“活该自找的……”不吭气的也是摇头晃脑,没有一个同情的。

白音被尹永田刺了三刀,其中两刀都刺在了心脏上。

众人围观的片刻,由于失血过多,他已没有了动静。佛爷也救不了他了。

长老向尹永田问了事情的经过,尹永田一五一十地给他讲了一遍,完了还把赛马时发生的事详细地说给长老。

长老听了双手合十,连连说:

“喇嘛钦,喇嘛钦!一切皆有因果。人无善恶,善恶存乎尔心。

作恶之人已转往他世,怨长久,请施主放弃一切积怨,仇海无边,自此多行善事。”

尹永田听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觉得长老说的很有道理。连忙说道:“好的好的!”

这位长老就是大昭寺的住持,智通上师。

他吩咐僧人们把尸体抬至寺院正殿前的地上,用一堆干草垫在尸体下。

非正常死在寺庙里的人,要经过高僧超度,才能入土为安。否则对佛,对众生都不净。

上师一边命人天亮去通知死者的家里人来寺里领走尸体,一边命几个道行高的僧人准备一场超度法事。

这边莺儿刚刚睡着,当外头响起嘈杂的脚步和人声时,她也醒过来。

本就是和衣而睡,一是为了服侍尹永田方便,二是在陌生的地方投宿。

她听见有声音好像是来自尹永田的房间那边,一个激灵坐起身来,拖着鞋子就朝尹永田的房间跑去。

只见尹永田的房门大开着,她大惊失色,喊道:“田哥,田哥!!”

尹永田在黑暗里答应道:“我在,莺儿别怕!我在。”

莺儿一下扑到床前,她双手抓住坐在床上的尹永田,问道:“田哥,你怎么样,是不是有坏人害你”

尹永田单手抱住莺儿,他说:“走了,有个蒙面人进来想要掐死我,我捅了他几刀,他逃走了,我手上还有他的血。”

莺儿惊慌未定地问:“你有没有受伤?”

“我没有,放心。”尹永田淡定地对莺儿说,其实他现在的心跳也“突突突突”地跳的很厉害,没能平静下来。

用刀杀人还是第一次,就算是自卫,无论在哪个时空的世界里,都是第一次经历。

莺儿点亮灯,这时智通上师和众人就过来询问事情经过了。接上刚才长老对尹永田说佛语那段……

众人走后,莺儿趴在尹永田怀里哭上了。

她“呜呜”地边哭边说:“吓死我了,田哥,你可不许再受伤了,你赶紧好了,咱们离开这里……呜呜……”

尹永田安慰她道:“好了好了,我不是没事吗,坏人已经死了,不用怕了。”

“不行,我怕他们再有人来报复,咱们还是赶快离开这里。”

莺儿担心的也不无道理。白音死了,他还有家人,万一他家里来人报复,到时候就不好应付了。

第二天,白音潜入大昭寺暗杀尹永田反被杀死一事就被传开了。

有人说他作恶多端终于遭了报应;有人说他遇上克星了;也有人说草原上来了个厉害的人物,白音想害人家没成,反被人家一刀结果了。

……

(本章完……恳求各位大神推荐、收藏、留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